1844 番外

1844 番外

五年後。

佛照寺。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慢點。」凈心跟在一個小娃娃身後,生怕他摔倒,小心呵護著。

而被他呵護著的小娃娃不管不顧,一路亂沖,直把院子逛了個遍,讓凈心渾身酸痛。

凈心心中幽怨不已,帶孩子這活誰愛干誰干,反正他再也不幹了!

就沒有這樣為人父母的,孩子生出來不管事,天天膩歪在一起,可苦了他這個做師傅的,完全淪落成帶孩子的老媽子。

「師,師……」

小小的孩童還不會講話,朝著凈心張開懷抱,似在求抱抱。

凈心立即樂了,也不管剛才心中多麼埋怨,直接把小人抱了起來。

他等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

可小人太過調皮,除了父母之外,連他這個師公抱都得看他喜好。

「父,父……」

孩童又朝著凈心身後伸手,凈心又樂了,哎呀呀還是他的陪伴有效,你瞧連父親、母親都叫不完整的小人兒,居然叫他「師傅」,師傅欸。

「小乖乖,你可不能叫我師傅,否則你和你娘的輩分不就亂套了。你得要叫『師公』才對。」

「父,父……」孩童還是不斷張開手臂,凈心剛要糾正,卻聽背後傳來聲音。

「凈心師傅,給我吧。」

鳳焱的聲音隨即傳來,凈心轉身,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

「父,父。」懷中的小人見到鳳焱,拚命要進他的懷中,又把凈心氣得不行。

「哼,又是個沒良心的小東西,師公我陪著你玩了這麼久,還想著你爹。給給給,拿過去,我不要。」

凈心一賭氣就帶著孩子氣,鳳焱拿他沒有辦法,可傾城卻有辦法。

「師傅。」傾城從鳳焱身後鑽了出來,拿出一壺酒,遞到凈心面前。「您猜猜這回是什麼酒?」

與凈壇的修身養性不同,凈心最喜肉食美酒。

什麼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乃是他一直標榜的要求。

好歹傾城只是俗家弟子,否則又要和他那樣,心中對佛祖總有愧疚。

「是雪蓮香!」

凈心鼻子微微一動,就知曉其中何酒。

「是啦,您猜對了。」傾城說著把酒交給凈心,凈心哪裡等得及,交代了一句好好照看孩子,一溜煙跑去品嘗他的美酒去了。

傾城和鳳焱相視一笑,果然沒有美酒搞不定的師傅。

「母,母……」鳳焱懷中的小人兒又朝著傾城伸手,儼然一副母親比父親好的樣子。

他那般急切,傾城忍不住好笑。

「還真是個小沒良心的呢。」她點了點兒子的額頭,一顆心軟到了極點。

自她與鳳焱成親以來,無論哪一世,從未留下過孩子。

本以為這一世也是如此。

可等待她與鳳焱恢復記憶后,卻猛然發現他們有了屬於他們愛情的結晶。

兒子出生,他們的愛情好像更加完整了。

如今三年過去,兒子卻不會說話,不過鳳焱倒不緊張,只因他當初十歲了才會說話。

誰又能想到,叱吒風雲,無所不能的紫陽真君,居然十歲才學會說話。

傾城想要抱過兒子,鳳焱卻抱著兒子躲開。

「現在不行。」

他很堅決。

傾城嬌嗔地瞪了他一眼,在兒子咿咿呀呀的鬧騰聲中耐心安撫:

「寶寶,你乖呀,媽媽肚子里懷了小寶寶,等小寶寶出生就可以抱你啦,小寶寶還可以陪你玩呢。」

已經三歲的鳳澈懵懂地看著自家母親,他似是聽懂了母親的話,葡萄似的大眼睛看了眼傾城的肚子,立即不要要抱抱,若是乖巧地趴在鳳焱懷中。

鳳焱因這母子的互動,而滿臉笑容。

曾經,他有傾城。如今,他有了傾城和孩子。

屬於他和傾城的孩子,這般乖巧,這般可愛。

蕭啟來的時候,便看到了這樣如畫的一幕。

他想要加入,他渴望加入,可終究還是晚了。

做神仙時,他晚了一步,做凡人時,他還是晚了一步。

每每都是他先遇到了傾城,可最終能夠陪著傾城一起風花雪月的卻是鳳焱。

愛情,真的沒有先來後到。

這一次,他沒有上前。

咬了咬牙,轉身離去。

歷經了這多事,他早已看開所有,心中對傾城的眷戀,多是喜歡,更多的則是因為她的身份吧。

他從一開始便因傾城是天帝的小女兒而喜歡上了她,後來感情越發濃烈,但他始終存著暗暗的心思。

她做傾城時,是文韜武略,樣樣精通,而他被父皇不喜,終日活在惶恐之中。

他喜歡的,是她能夠帶給他的安穩。

哪怕是在仙界,他回到了作為蕭啟的身份。他喜歡傾城,亦是因為她懷有巫力。

誰都不知道,被萬人敬仰的「逍遙門」大師兄,竟然隱藏著這樣的心思。

若不是記憶恢復,若不是他找尋到了自己,只怕也不會相信,曾經的自己那般齷齪。

是了,他是不堪的。

而鳳焱呢?

他做紫陽真君時,她只是一朵小花,他陪著她一步步長大,看著她結了仙緣。

後來,他做戰王時,她不過沐家不得寵的女兒,他擁有著千軍萬馬,她卻一無所有。

而到仙界,那就更明顯了。

鳳焱擁有的是這世間最純碎的巫力,是「長天宮」的宮主,傾城不過下界飛升而來,毫無根基。

鳳焱喜歡的,終究是傾城這個人。

而不是她背後的勢力,以及她所能帶給他什麼利益。

雪花漫天,蕭啟恍若回到了那一日的南海之濱。

少女清脆的笑容猶在耳畔,她笑靨如花,一步步朝他走來。

「城兒。」他低語著,卻見她沒入另一個人的懷抱。

「要幸福。再見。」

蕭啟再也沒有轉身,亦沒有再在幻境中駐足。

從一開始,他就輸的徹底。

院中。

鳳焱看著蕭啟離去的背影,淡雅的眉峰輕輕鬆開,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目光迴轉,落在傾城和孩子身上。

就如凈壇所說,前塵往事如過眼雲煙,該放下的,始終要放下。

珍惜眼前人,無論你想的多麼久遠,眼前的人和事才是你最該珍惜的存在。

(全文終)

【作者題外話】:完結啦!

一本書寫了兩年多,今天完結了,感謝陪我一起走過兩年的讀者們,沒有你們,就沒有這本書的完成。

溫柔的布丁,敬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廢后歸來:嫡女狠角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廢后歸來:嫡女狠角色目錄 廢后歸來:嫡女狠角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844 番外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