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扭轉乾坤

第478章 扭轉乾坤

一場春雨,風也再也不像冬日那樣帶著透骨的寒意了,窗外的柳樹抽了新的枝椏,帶來一片生機。

立冬的時候,御醫曾說元樂帝怕是熬不過立春。但是立春之後,元樂帝的病情一直昏昏沉沉的,全靠藥物支撐著。

儲君,元樂帝依舊未立,誰也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朝野上下分為兩派,一邊支持離王李離,一邊支持小皇子李宸煜,亂糟糟的一片。

縱使是深宮中,有些消息自然而然的也傳了進來。

「小姐,你說皇上會將皇位傳給誰啊?」墜兒好奇的問一旁正在看書的顧衣道。

顧衣的目光從書上移開,有些懶散的問道:「那你希望,皇上將皇位傳給誰?」

「當然是王爺了。」墜兒絲毫沒有任何停頓的說道:「如果王爺登基了,那麼小姐是不是可以不用在這裡待著了。」

她的話音方才落下,卻見顧衣臉上的表情微微的凝了凝,似是聽見她輕輕的嘆了口氣道:「不會的,他不想要這皇位的……」

顧衣知道,元樂帝是想將皇位傳給李離的,無論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儲君遲遲沒有定下來,那是因為李離不願意!

墜兒方才想說什麼的時候,卻看見李宸煜進來了,只好將剩下的話吞了下去。這些時日她們也同小皇子玩熟了,但是憑心而論,小皇子性格雖沒有傳言中那般驕縱,但卻也不適合做皇帝的。

今日李宸煜來明顯有很多心事,顧衣曾在李宸煜身邊那麼些年,自然察覺到李宸煜的心事,並不單單是因為擔心元樂帝病情的緣故。

李宸煜在顧衣身邊吞吞吐吐半天,狀似無意問道:「顧卿,你說皇叔和母后……」

似乎又察覺到自己的失言,煩躁的將素日里最愛吃的點心戳了幾下又沒吃了,很快擰著眉又跑開了。

但是聞言,顧衣心似是漏跳了一拍,表面上風輕雲淡,但是內心早就已經驚濤駭浪。

這樣的神情,何其的相似,多年以前,他道:「顧卿,朕應當如何處置皇叔?」

而後,奪了他的兵權,將他軟禁在鄴山行宮當中,一壺毒酒,斷送了他的性命。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短短數月之前,她還試探過他,沒有李明淵的蓄意挑撥,他對李離並無一分敵意。

怎麼在這個時候,他還提及了周后!

顧衣心中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叫來了李宸煜身邊伺候的小明子——那是李宸煜身邊的貼身太監,也是顧衣安插在他身邊的棋子。

重生之後,顧衣隱隱預料到這一天會比前世早到來,便有備無患的買通了李宸煜身邊的人。前世,最終登基的是李宸煜,無論如何拉攏他不是壞事。

如同顧衣所預料一般,有人在李宸煜面前挑撥什麼了。他們在李宸煜面前所言之話,就連顧衣也忍不住心中駭然。

李宸煜並非是元樂帝血脈,而是李離的血脈!

那樣的謠言,說的有鼻子有眼,將周后的身世、李離的關係都說了出來,真真假假,若非是她知道所有的真相,怕也是會信了。

能將所有的真相知道一清二楚的人沒有幾個,能夠編造出這樣彌天大謊的人也沒有幾個!

太后……在臨死的時候,還設下了這樣的一個局!讓他們叔侄二人,不能掙脫的局。

她忽然知道,前世李宸煜的殺意從何而起。沒有誰能夠忍受得了,自己的母親身上有這樣的污點,而他曾經多麼的敬愛李離,而後就多麼的恨他。

好毒的計謀啊……

因為周后,李宸煜對李離的心結永遠都不可能解開。元樂帝駕崩,李離不可能會稱帝,李宸煜登基之後,就算是李離對他再忠心耿耿,也將視其為眼中釘肉中刺!

顧衣心中一陣陣的發涼,真的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了嗎?

立春之後,元樂帝時而昏迷時而清醒,他一直在等,在等著窗外的桃花開。

三月鶯飛草長,一場春雨後,勤政殿的桃花開了,粉色的花瓣,重重疊疊還帶著晶瑩的水珠,淡粉的顏色,若二八少女羞紅的面容。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這一日天氣晴好,元樂帝來了興緻到外面賞花,宮中的樂師也都伺候在一旁,元樂帝想聽箜篌,顧衣也被召了進來。

顧衣彈了一曲,元樂帝將她留在了身旁。

元樂帝的容貌沒有生的像李離那般扎眼,但是李氏皇族的男子容貌都是生的極好的,清俊的面容,那一雙眼十分溫和,他看向顧衣的時候,似乎透過她看向另一個女子的面容。

那一年,春花錦繡,碧桃紛紛,誰在花樹下落紗一笑,從此驚艷了浮生,這滿園春秀,山河萬里,都失去了顏色,只為了那一襲天水碧。

琵琶聲中,元樂帝忽然笑了,緊接著捂著胸口不斷的咳嗽,顧衣看見,他指縫間溢出的血……

所有人中,或許元樂帝的結局是最好的。縱然這一世都處於騙局中,卻最終還是沒有接觸到那樣殘酷的真相。

是李離,幫他維持住了這樣盛世江山,現世安穩的謊言。

元樂帝病逝,傳位給李離。

或許,身處於這個位置的他隱隱的知道些什麼,但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慾與執念,不能夠沒有戳破這個謊言。到了最終的時刻,到底是覺得虧欠於李離,所以早就擬好了傳位的聖旨,無論是李離接受,還是拒絕……

這一日,對於長安以至於整個大祁來說,都是極其不平靜的一天。

元樂帝突然駕崩,未立儲君,只留下遺詔,李離是最先到的勤政殿,卻遲遲不肯公開遺詔。

朝中大臣,皇室宗親都在勤政殿外,等著次日早朝,天下易主。

這樣的情形何其的相似,只是前世的時候顧衣也是那些大臣的一個,冒死將聖旨篡改,最終扶持李宸煜登基。

那時,李明淵本想添一筆賜死李離,但是怕逼反了他,最終只能作罷。

這時的宮城裡,似乎空氣都凝滯住了,只等著次日早朝的到來。只有顧衣……這一次,這一次她不一樣,不過是個局外人罷了,只要她想……

回到燕池宮的時候,卻見燕池宮邊上的那兩株杏樹已經打了花骨蕾,這個住了將近一年的地方,顧衣心中竟然隱隱的有些捨不得……

越是看起來薄情的人越是戀舊,無論經歷過什麼,顧衣永遠不能剋制住那一種軟弱的情感。

顧衣握了握拳,指甲刺入到掌心的痛感足以讓人清醒。

「都已經準備好了嗎?」

「小姐,都已經準備好了,宮外有吳陽在接應我們,等出了宮,便一早跟著章家的車隊出城,只要出了長安城,就沒有人能攔得住我們。」遠書做事素來仔細道。

遠書知道,小姐是不會留在宮中的,卻沒想到,小姐竟然要離開長安。

在這樣的時候,元樂帝駕崩,新帝尚且未確定的時候。

小姐是鳳命女子早就預言在外,無論是誰登基,小姐必定是皇后。小姐這一次,已經不敢再賭了,賭離王……會為了小姐,放棄自己的諾言,奉遺詔登基為帝!

早在年後,小姐便開始準備了。如何的離開皇宮,安排人在宮外接應,離開長安之後,便一路向著漠北的方向去!

那裡,曾是沈家流放的地方,沈家在那處又許多的人脈,更為重要的是,那裡沒有離王的軍隊人馬。

小姐,是想要跟離王徹底斷了聯繫。

在遠書心中還在為顧衣感到惋惜的時候,卻見顧衣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當喪鐘敲響之後,開口道:「去請小皇子來……」

遠書以為自己聽錯了,再問了顧衣一遍,得到回答之後,饒是沉穩如遠書也不由得道:「小姐……皇上駕崩,小皇子肯定是在勤政殿的,怎麼會來咱們的燕池宮……」

她沒敢說,如今那邊局勢不明,皇位是落在小皇子或者離王誰的手上都不一定,這個時候,小皇子怎麼可能會來。

顧衣淡淡的說道:「只需同他說,我跟他說的事情,與周後有關……」

遠書見顧衣這般說,只好應了下去。

片刻之後,便見到李宸煜過來了,臉上掛著淚痕,像一隻懵懂受傷了的幼獸。一進來,便撲到了顧衣的懷中。

顧衣見他這般模樣,心似乎是被什麼抽痛了一下,有些不忍心,但是……不能再重蹈前世的悲劇了,縱然沒有李明淵,但是周后與李離之間的關係,終究會成為李宸煜心中的刺。

無論是那白澤之命也好,還是出於對於兄長的愧疚和這大祁的責任,李離是不可能會登基為帝,一如前世一樣。

若是,李宸煜登基,李離不可能會有生路,只是時間的問題……

太后既然在臨死之前,依舊留下這樣的一個局……她無力可化解李宸煜與李離之間的矛盾,那麼她只能這樣做……

顧衣輕柔的擦拭著李宸煜腮幫的眼淚,動作輕柔,那般模樣像極了他的幕後,讓李宸煜的眼圈更紅了。

顧衣寵溺的摸了摸他的頭髮,道:「好了別哭了,你不是說想要出去看看吧,姐姐帶你出去好不好玩……」

李宸煜?

尚且未曾反應過來,便覺得眼前一黑,待他醒來,卻已經不在九重宮闕中,也遠離長安,數千里之遙了……

縱使是李離,也不會想到顧衣會想出這樣釜底抽薪的辦法,直接將李宸煜在元樂帝駕崩當日劫出宮去,逼他不得不登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嫡女權謀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嫡女權謀天下 嫡女權謀天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8章 扭轉乾坤

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