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52大結局(終章6000字)

番外二 52大結局(終章6000字)

短短的兩年內,李翠花不僅頭髮全白了,整個人也消瘦的沒有了人樣。再加上長期吃不飽穿不暖,還有病在身,如今也只剩下一口氣勉強撐著了。

聽了李盛的話,勉強睜開眼睛,眼裡閃出亮光:「大哥,你說的是真的?」

李盛狂點頭:「真的,真的,街上的人都這樣說,你快起來,我們趕過去,去的晚了,便見不到他了。」

頂著一頭亂蓬蓬的頭髮,李翠花想站起來,無奈全身一點兒力氣也沒有,掙扎了好幾下,也沒起來。

「你們幾個還不趕快過來幫忙!」

李盛攙扶幾下,沒有攙扶起來,扭頭著急的呵斥自己的媳婦和李老二家的,李老三家的。

李盛媳婦撇了撇嘴,不情不願的走過來,嘴裡嘟囔著:「這就是個喪門星,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多姿態,還當自己是有有錢的富家太太呢。」

李盛恨不得一腳踹過去,這都什麼時候了,這個拎不清的還在這說這種話,等一會兒李翠花見到清兒,清兒看到她的慘狀,心軟,再給幾萬兩銀子,他們這一大家子人馬上又可以過那種吃穿無憂的日子了。

可他不敢說,自從他們哥三敗光了所有的銀子,搬到這裡來住以後,這三個娘們就像是長了膽,每日不但對他們哥三冷言冷語,還時不時的要挾他們,如果敢對她們甩臉色,她們立刻帶著孩子們走的遠遠的,再也不跟著他們受罪。如今這種情況,李盛哥三哪還敢對幾人橫眉冷目,每日小心哄著還來不及呢。

但現在是什麼時候,是他們翻身的好時候,李盛瞪了自己的媳婦一眼:「我們能不能從此過上和以前一樣的好日子,就在今日了,你少說幾句行不行。」

想到以後的好日子,李盛媳婦總算是住了嘴,上前來,猛的一把將李翠花攬在自己手裡,使力想要拽起她,拽了幾下,沒拽動,氣的又將她扔在地上,不解恨的踹了兩下:「每日比我們吃的還多,裝什麼死,快起來!」

「哎,你……」

見她的動作,李盛急忙阻攔,卻還是沒攔住,李翠花挨了兩腳,不由的悶哼了兩聲。

李翠花的娘看著心疼,但不敢過來,她如今的腿腳不好了,不能出去要飯,每日等著這幾個媳婦施捨一口,要是她出聲幫助自己的女兒說話了,說不定以後的三天里,她一口飯也別想吃到。

李翠花頭腦發昏,腿腳發軟,是真的動不了了,被李盛家的扔在地上,就那麼趴著,艱難的抬起頭,氣若遊絲的說道:「大嫂,我是真的沒力氣了,麻煩你們快扶我去見清兒,等他給了銀子,我全給你們。」

這還差不多,看在銀子的份上,就幫她一把,李盛家的招呼招呼自己的兩個妯娌:「二弟妹,三弟妹,你們過來搭把手。」

兩人平日里以她為首,她說什麼便是什麼,現在聽到她的話,立刻過來,拽起了李翠花。

李盛媳婦瞪了一眼李盛:「北城在哪,還不快領我們去!」

李盛慌忙在前面領路,李盛媳婦拖拽著李翠花快步跟在後面。

他們幾人披頭散髮,穿著破爛衣服,渾身還散發著臭味,一看便知道是乞丐,所有大街上的人就算是看到了她們拖拽個人,也沒人理會,反而給她們讓開了一條道路。

幾人到了北城門的時候,差點累斷了氣,李盛家的氣的又踹了李翠花兩腳:「今日你要是要不到銀子,便死在這兒,不用回去了。」

李翠花眼裡含著淚花,只有悶哼的份,想當初,她有銀子的時候,就是這個大嫂巴結她的很,每日里巴結她,奉迎她,從她手裡騙取銀子,如今淪落到這種地步,卻又把所有的怨恨都發泄到了她的身上。

北城門前人山人海,所有的精衛和作坊里傷殘的兵士,全部被調了過來,每人手裡拿著一個簸箕,裡面裝了不少的銅板,準備給過來圍觀的百姓們發放下去。

嗩吶聲遠遠傳來,翹首以盼的人們自動讓開了一條道路,好讓迎親的隊伍過去。

孟清騎著高頭大馬,滿面喜色的在前面領路,後面一頂八抬大轎穩穩的跟在後面,再後面是一眼望不到頭的嫁妝。

迎親的隊伍緩緩走來,眼看就要到了城門口,忽然一個身影從旁邊跑出來,確切的說被扔了出來,正好扔到了孟清的馬前。

偌大的城門口,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望著這一幕,就連鼓樂手,都忘了吹自己手中的嗩吶。

孟清的臉沉了沉,勒住了韁繩,等看清是一名乞丐時,銳利的眼光朝著她剛才被人認不出來的方向看去,有幾名乞丐立在那兒,正咧著嘴對他笑。

眯了眯眼睛,孟清收回目光,抬眼看向一名精衛,示意他將人拖下去。

猛然出現這一變故,精衛也是嚇了一跳,沒有及時反應過來,接受到孟清的目光,心裡一個激靈,急忙上前想要拖拽走這名乞丐。

沒想到乞丐竟然對著孟清伸出了手,凄慘的喊出了聲:「清,清兒!」

孟清身體頓住。

精衛心裡一驚,拖拽的動作頓住,急忙抬眼看向孟清。

「清兒!」

李翠花又喊了一聲,這次聲音提高了,圍觀的眾人也聽到了,駭然的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

孟清抿緊了嘴唇,高坐馬上,死死的盯著李翠花的臉龐。

李翠花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蹣跚的上前走了兩步,將擋在自己面前的亂髮撥去腦後,露出她那張消瘦的臉龐,眼淚流了下來:「清兒,我是娘啊。」

孟清死死的抓緊了韁繩,剋制住自己下馬的衝動,冷著聲音問:「你來做什麼?」

「我……」

李翠花的嘴張開又合上,合上又張開,反反覆復了幾次后,只說出了一個字。

孟清心裡湧起滔天的憤怒,當初為了李家人從自己這個親生兒子手中拿走了五萬兩銀子,如今怎麼會落成了這個凄慘的模樣,還在自己成親之日,以這樣一種方式出現,她這是想再一次用自己的可憐,騙取她的同情,還是說又想來給他要銀子。

「清、清兒……」

好半天以後,李翠花終於發出了聲音:「以前是娘做錯了,求求你,看在娘十月懷胎不易的份上,再原諒娘這一回吧,娘給你保證,以後會好好的聽你的話,再也不理會李家人。」

吃了這麼多的苦,受了這麼多的罪,李翠花終於明白了,她當初有多麼傻,除了她娘以外,所有的李家人沒有一個真正心疼她的,包括她那個自私自利,冷眼旁觀的爹。

李盛幾人離得近,聽到了她說的話,李盛媳婦氣的恨不得上去再踹她幾腳,這個忘恩負義得東西,這麼長得日子,要不是她們要了飯給她吃,她能活到今日?此時此刻,已經完全忘了是她們讓李翠花到了現在這個境地。

「當初我給你銀子的時候,便給你說清楚了,以後我們再無瓜葛,今日你在我大喜的日子,以這種模樣出現,是想博取我的同情,還是讓我迫於眾人的議論,重新認回你?」

孟清冷著聲音問。

李翠花不住的搖頭,眼淚都隨著飛了出來:「不是的,清兒,不是的,娘今日是迫不得已,娘……」

孟清冷聲打斷她:「不論你有何迫不得已,都不再與我有關,請你讓開道路,別耽誤了我成親的吉時。」

看著他決絕的臉龐,李翠花知道,今日要是就這樣讓他過去了,以後便再機會了,心裡湧起了壓制不住的恐慌,不知哪來的力氣,伸出雙手擋在他的面前,歇斯底里的大叫:「我不讓,我不讓,我是你的親娘,你若是不答應認回我,今日我就撞死在你的馬前。」

「轟」的一聲,人群炸開了鍋,兩年前,孟清當著全城百姓的面給了李翠花五萬兩銀子,買斷了他們的母子之情的情景出現在眾人的腦子裡,那可是整整的五萬兩啊,平民小戶幾輩子也花不完的銀子,沒想到短短的兩年內,便被她揮霍光了,不但如此,還在孟清大喜的日子,威逼著要撞死在馬前,天下哪有這樣的親娘。

李翠花情急之下嚷出了這句話,嚷完以後就後悔了,急忙解釋:「清兒,娘不是那個意思,娘是生病生糊塗了,你別往心裡去,娘現在不求別的,只求你將娘接過去,能吃飽穿暖就行……」

「要多少銀子?」

孟清再次冷著聲音問。

李翠花沒有聽清:「什、什麼?」

「我問你這次打算要多少銀子?」

孟清重複了一遍,聲音里已經有了火氣。

李翠花這次聽清了,慌亂的擺著自己的雙手:「我不要銀子,不要銀子,你沒聽到我剛才說的嗎,我只要吃飽穿暖就行。」

「自從你選擇了李家,收下我那五萬兩銀子開始,我們已經斷絕母子關係,今日是我成親的日子,我不想做的太絕,你如果想要,我便給你五百兩,自當看在我們同鄉的份上接濟一下你,如果你不同意,那便讓開,別誤了我的吉時。」

五百兩銀子也是銀子,見李翠花還站在孟清的馬前不動,李盛急了,撥開自己前面的人就要走出來。

一名精衛看到,眼光一閃,快速移動身形到了他面前,呵斥李盛:「大膽,再敢往前走一不,打斷你的腿。」

剛才是他們不察,才被李翠花鑽了空子,若是再讓這個乞丐過去,世子回頭還不收拾死他們。

李盛嚇的出了一身冷汗,趕緊頓住腳步,點頭哈腰:「不敢,不敢,我不動,不動。」

李翠花卻沒心思理會這邊的動靜,她心裡清楚,孟清要是不接她過去,別說是五百兩,就是五千兩,五萬兩,到頭來她也不會落下一個銅板,這樣想著,竟然噗通一下跪在了孟清的馬前,哭泣著請求:「清兒,千錯萬錯都是娘的錯,娘求求你,你就收留娘吧,娘真的沒有別的要求,只要吃飽穿暖就行。」

圍觀的人們被她這突然的動作驚呆了,偌大的城門口沒有一絲動靜。

孟清額頭上的青筋都冒出來了,極力剋制住下馬來掐死李翠花的衝動,她是自己的娘不錯,可天底下哪裡這樣做娘的,在萬人的注目中如此逼迫自己。

孟清翻身下馬,一步一步走到李翠花面前,居高臨下,仿如一個陌生人般的看著李翠花。

看他下馬,李翠花心中一喜,急忙跪著前行了兩步,心喜的呼喚:「清兒!」

孟清面無表情的靜靜看她半晌。

李翠花的心裡發顫,這個眼神,就和孟小鐵當年給她休書時的一模一樣,她恐慌急了,哆嗦著嘴唇開口:「清、清兒」

孟清彎腰扶起她,在她驚愕的眼神中跪了下去,在她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時候對她磕了三個頭,然後在一片驚呼聲中,什麼話也沒說,轉身上了馬,吩咐:「走,如果有人再敢攔轎,殺無赦!」

李翠花的身體一震,愣愣的看著他騎馬從自己身邊走了過去,直到轎夫撞到她身上,撞得她一個趔趄摔倒在地,在反應過來,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爬起來,追著跑了幾步,凄厲的大喊:「孟清,你當真不管娘了嗎?」

孟清頭也沒有回,騎著馬繼續遠去。

李翠花咬呀,瞥眼看到城牆,再次咬呀怒喊:「好,好,好,你既然跟你爹一樣無情,拋棄了娘不管,娘就讓你後悔一輩子。」

說完,發了狠一般的瘋狂的朝著城牆撞去。

人群發出了一片驚呼聲,有那膽小的已經不忍的閉上了眼睛。

李盛在心裡哀嚎,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他李家再也沒有翻身之日了。

李翠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撞牆的,這一下用了力氣很大,可她忘了,自己已經生病多日,又好幾天沒有進食,渾身沒有力氣,剛衝到城牆邊上,便身子一軟,癱倒在地上,那還有力氣撞牆。

人群發出一陣唏噓聲。

李盛慌忙跑了過去,焦急的詢問:「妹子,你怎麼樣?」

李盛媳婦隨後也跟了過去,看李翠花像一堆爛泥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用腳踢了幾下解恨:「你這個下賤的玩意,五百兩銀子都不要,是不是看我們一家人餓死你才高興?」

李翠花獃獃的躺在地上,任由她打罵,一聲不吭。

「行了,行了,今日不成,還有以後,清兒總歸是小妹的兒子,他不會真的不管她的。」

李盛勸解,順手扶起了李翠花:「咱們先把小妹扶回去,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呸!老娘辛辛苦苦的把她拖來,一個大子也沒有得到,還想讓我扶她回去,做夢!」

李盛家的說完,對自己的兩個妯娌道:「走,咱們一起去排隊,說不定還能領幾個銅板。」

說完,大步朝著人群後走去,李老二家的和李老三家的,急忙跟在她的後面。

李盛無法,只得自己費力的將李翠花扶起來,半脫半拽的往回走,沒走出多遠,便累的滿頭大汗,手腳發酸,停下腳步大口的喘著粗氣,忍不住的埋怨:「小妹,你說你,五百兩銀子你怎麼不收下,這下可好,我們……」

話沒說完,後腦勺挨了一下,身子晃了晃,昏了過去。

李翠花連驚叫聲都沒有發出,也被打昏。

三天以後

一個破舊的尼姑庵內,李翠花幽幽醒來,還沒來得及打量眼前的環境,一道聲音在她身邊響起,

「醒了?」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李翠花禁不住渾身打顫,連看向孟倩幽的勇氣都沒有。

「你不是想要吃飽穿暖嗎,這裡最適合你,放心,我一切都給你打點好了,餘生你將會從這裡好好度過。再也不用擔心會過忍飢挨餓的生活。」

「這是哪兒?」

李翠花終於忍不住了,沙啞著聲音問。

「距離京城兩百里以外的尼姑庵。」

李翠花瞳孔急劇的收縮,差點沒有跳起來:「孟倩幽,我是清兒的親娘,你怎麼敢……」

孟倩幽看她一眼,眼神凜冽,李翠花嚇得將後面的話咽了回去。

「你若不是清兒的親娘,憑你三日前的所作所為,你能活到現在?」

李翠花的身體又抖動了一下,再也不敢說一個字。

孟倩幽懶得再理會她,站起來,吩咐:「她就交給你們了,好好教導。」

一名穿著灰色道袍的尼姑雙手合十,對著她行禮:「世子妃請放心,貧尼一定會悉心教導她。」

孟倩幽點頭,走了出去。

李翠花絕望的癱在床上。

同一個時辰,京城的郊外,一隊官差吆喝著幾名乞丐快走,這些乞丐不是別人,赫然是除了李翠花的娘以外的李家人,他們雖然沒帶鐐銬,可是也不敢停歇,因為官差手裡的鞭子隨時會落到他們身上,會疼的他們痛不欲生。

將近一個月後,官差將他們押解回了李家村,什麼話沒說,掉頭就走了。

看著熟悉的村莊,熟悉的房屋,擔驚受怕了一個月的李家人全部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村裡人聽到動靜,急忙跑出來觀看,看到他們的慘樣,全部大吃一驚,不是說李翠花認回了兒子,他們這李家人都去京城享福了嗎,怎麼會這麼狼狽的回來?

這件事如長了翅膀一樣傳遍了整個村子,傳到了同樣狼狽不堪回來的王財主的耳朵里。

家裡的田產和房屋都被賣了,王財主回來以後,又重新置辦起來,可這樣一折騰,他攢了大半輩子的家底全折騰光了,如今只是比一般的人家稍微富裕一些,雖不至於吃糠咽菜,但想和沒進京以前那種大魚大肉的生活是沒有了,正憋悶著有氣沒地發呢,聽到李家人回來的消息,當即惱怒的掀了桌子:「他們還敢回來,看我怎麼整死他們!」

十天以後,驚魂未定的李家人終於鬆懈下心來,睡了一個安穩覺,可沒想到半夜家裡突然著起了火,也許是睡得太熟了,絲毫沒有察覺到火勢,等到感受到灼烤的熱意時,火勢已經將房屋全部包圍了,一家人驚叫著往外逃,李老漢驚慌之下腿腳發軟,摔倒在地上,被掉下來的木頭正好砸中,活活燒死在屋中。

其餘的人倒是都跑出來了,可看著轉眼間被大火吞滅的房屋,全部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火滅了,李老漢也燒成了一把灰,哥三個來不及給他發喪,便匆匆忙忙的修整房屋,可能是太著急了,有可能是心裡害怕,李老三搭建房頂的木頭時,一不小心頭朝下從上面跌了下來,當場腦漿迸裂,沒了氣息。

剩下的所有人都嚇傻了,村裡人也覺得這事邪氣,不知是誰說,是李老漢被燒死了,哥三個卻不給他發喪,怨氣太重,來給他們索命來了。

這話傳到李家人的耳朵里,他們又是一陣恐慌,有心不要這棟房屋了,可他們又沒有地方可去,只能是戰戰兢兢的再次修整房屋,這次倒是平安無事,他們全家也住進去了,可窘迫的沒有一文錢的李盛和李老二在去鎮上找零工的時候,倒霉的碰到了劫道的,那領頭的從兩人身上一文錢也沒有翻出來,氣壞了,當場將兩人的腿砍斷了,兩人昏死過去。醒來后,強撐著一口氣爬到家門口,已經只剩下一口氣了,李盛依偎在自己媳婦的懷裡,斷斷續續的說了一句:「趕緊帶著孩子回娘家,免得也遭了意外。」便頭一歪,徹底沒了氣息。

李老二則是一句話沒有來得及說,便死在了自己媳婦懷裡。

幾天之內,李家父子幾個全部死光了,村裡人個個驚恐的同時,王財主卻還是不解氣,吩咐管家:「去,找人將他們家人的腿都給我打斷,我要看著他們所有人跟狗一樣的生活!」

只不過他晚了一步,管家找來的人悄悄潛入李家時發現,早已經人去屋空了,至於人去了哪裡,連他們各自的娘家人也不知道。

(番外完)

------題外話------

推薦新文《田園紈絝妻》/晗路

一場陰謀,「百媚」殺手顧雅箬死於同伴之手后,卻意外的穿越到了古代。

既來之則安之,即使做個小村姑咱也是快樂的,擺個小攤,開個小館,買點小地,發點小財,帶領家人走上個小富之路。

名有了,財也有了,

可……

相識第一年,看著眼前的翩翩美少年,某女戲謔的問:「看到我什麼感覺?」

話音未落,少年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掐住她的脖子,惡狠狠道:「掐死你。」

相識第二年,看著越發英俊的少年,某女試探的問:「看到我什麼感覺?」

少年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語氣溫柔:「快點長大。」

相識第三年,看著眼前魅惑的少年,某女咽著口水,艱難的問:「看到我什麼感覺?」

少年伸出手,迅速的抱起她,沙啞著嗓音:「吃了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田園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田園佳婿目錄 田園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二 52大結局(終章6000字)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