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1章 你還差的遠呢!

第1441章 你還差的遠呢!

盛會舉辦的地點是在藥王城的中心廣場,那裡早就建起了十座高達十米、寬有百米的高台。

這次舉行盛會的方式是比武的方式,參賽者必須是骨齡不得超過二十且修為不得超過天人境的年青一代。

楚恆趕到中心廣場的時候,這裡早已經聚集了大量武者,數以十萬記,聲音都震耳欲聾。

「都給我仔仔細細的盯著。」金崇煥的目光在人群之中不斷掃視,同時對著身邊的金族強者低語:「只要此人一出現,一定要趁著藥王谷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拿下!」

「明白。」聞言,金族的幾個長老的眼中都露出了一抹凌厲的寒光,他們就算是暫時捨棄了太陰聖族也要抓住楚恆,可見對楚恆的恨意有多麼深?

雷瀑同樣在人群之中不斷掃視,他已經在人群之中布下了天羅地網,雷族的強者也混跡在各處,只要那天的那人敢出現,絕對會第一時間拿下。

顧夕顏給自己易了容,今天並沒有披黑色的斗篷,畢竟披黑色斗篷太過顯眼了。

顧鷹沒有跟在顧夕顏的身邊,不知道藏在何處。

顧夕顏的目光環顧四周,像是在尋找著什麼。

在金族大張旗鼓的搜尋著楚恆的時候,顧夕顏便對比了兩個水晶記載的畫面,更加確定這兩個人就是楚恆。

除了這些人之外,風族和冰雪神宗等各大宗門的人也在暗中注意著。

不過,無論是擊殺孔元凱的那個人還是擊敗金浩森的那個人好像都沒有來。

「你竟然還敢來這裡?」楚恆來到顧夕顏的身邊說道,他在看到顧夕顏的一瞬間便認出了顧夕顏,雖然顧夕顏易了容,但依舊沒能逃過他的眼睛。

「你不也來了么?」顧夕顏轉過身看向楚恆,但映入眼帘的卻是一張陌生的面孔,但依舊第一眼便認出這是楚恆。

「正好無聊,過來見識一下中玄域各大宗族的天才。」楚恆笑著說道。

「難道你就不怕輪迴道和金族的人抓住你?」顧夕顏問道。

「我要是怕就不會來了,對吧?」楚恆說道。

「各位,我是藥王閣閣主葉鴻淵,這場盛會也將由我給大家當裁判。」就在這時候,一個中年男子衝上擂台,喝道:「關於盛會的規則我就不多說了,但要強調一點,不準使用聖器,每個擂台最後的勝出者進入決賽。」

「再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雷劫丹由一開始的一顆增加到了三顆,也就是說,前三名都會得到一枚雷劫丹。」葉鴻淵繼續說道:「而第一名在得到雷劫丹的同時,還會獎勵一枚九轉金丹。」

四周所有人頓時傳出一片喧嘩,一些人更是暗暗摩拳擦掌。

「不僅如此,前十名每人也會得到一枚太清丹。」葉鴻淵再次說道:「太清丹的功效我就不用多說了吧,只要是天人境,在服用太清丹之後都會突破一個小境界。」

聞言,楚恆都不得不感嘆藥王谷的大手筆。

「各位加油吧,不進入前三,前十也可以。」緊接著,葉鴻淵宣佈道:「現在比賽開始!」

聞言,大量武者嗷嗷叫著衝上擂台,他們像是餓極了的狼群,要撕碎自己的對手。

誰也沒想到藥王谷會在這個時候放出這樣的消息,這對這些人簡直有致命的吸引力。

「小心點,能不暴露身份就盡量別暴露身份。」楚恆叮囑了顧夕顏一句后,同樣縱身衝上了擂台。

盛會第一場是混戰,誰最後站在擂台上,誰便是最後的勝利者。

楚恆選擇的是八號擂台,當他踏上擂台的時候,擂台上已經有七八十人在等待了,這些人修為最低的都在元嬰境四重,高的甚至有天人境。

所有人都在警惕著身邊的人,因為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對手,楚恆剛上來便被幾個人盯住了。

「我給你你們三息時間選擇,要麼自己下去,要麼我送你們下去。」就在這時候,擂台上突然響起一道無比猖狂的聲音。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被點燃了心中的怒火,看向了聲音的來源。

只見那裡正站著一個身著黑色長衫的男子,而在身邊還跟著五人。

「暗靈族,傅遙!」有人認出了傅遙的身份和來歷。

聞言,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頓時都變得凝重了起來。

傅遙是暗靈族這一代比較傑出的幾大天驕之一,修為早就已經邁入了天人境五重。

尤其是傅遙三個月前在體神宗內更是得到了一件寶物,淬鍊了他的靈根,地位在暗靈族內再次提升了一個檔次。

「你們是自己下去,還是我送你們下去?」傅遙臉上掛著不屑的神情,連同他身邊的那五個暗靈族男子都冷笑的看著眾人,彷彿已經主宰了整個擂台。

傅遙的話徹底刺激到了擂台上的所有人,上百人對傅遙紛紛怒目而視,更有幾個天人境的人率先沖向傅遙六人:

「哼,暗靈族又如何?」

「想要我們下去,也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沒錯,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他們六個人嗎?」

「一起出手,先淘汰了他們!」

「以為自己是暗靈族就可以目中無人了嗎?動手!」

......

「不自量力!」傅遙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殘忍猙獰的笑容,身上湧出一股恐怖的黑暗,頃刻間籠罩了整個擂台。

黑暗無聲侵襲吞沒了光和聲音,讓所有人眼前瞬間一黑。

「啊!」突然之間,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驟然響起來。

這道慘叫聲在此刻顯得無比刺耳和突兀,像是拉開了這場屠殺的序幕。

接連不斷的慘叫聲響起來,每一次響起都有一個武者被淘汰,每一次響起都會讓人心神一顫。

有人試圖用聲音辯位,但黑暗裡除了慘叫聲什麼都聽不到。

也有人試圖胡亂的出手,但迎來的卻是更加恐怖的毀滅般的打擊。

濃重的血腥味開始瀰漫擂台,甚至順著擂台流了下去。

「我不要了,我認輸,放過我吧!」僅僅幾息之間,便率先有人控制不住心裡的恐懼,顫抖著大叫。

不過,黑暗之中沒有任何回應,只有一聲聲慘叫昭示著殺戮還在繼續。

在三息過後,黑暗終於消退,擂台上彷彿成為了一個修羅獄場,斷肢殘骸鋪滿一地,鮮血染紅了檯面。

看到血腥的場面,人們忍不住心生恐懼。

「啊!」不知道是誰先叫了一聲,緊接著那些倖存下來的所有人都大叫一聲,然後瘋狂般的衝下了擂台。

瞬息之間,擂台上便只剩下了幾個人,一個是楚恆,另外幾個則是傅遙他們。

「還真有一個不怕死的。」看到所有人都下去了,就唯獨楚恆還留在擂台上,傅遙身邊的一個男子不由得冷笑一聲。

就在這時候,擂台上的楚恆突然消失了,下一刻徒然出現在了六人的面前,沸騰的青火凝聚成了上百顆人頭大小的青色火球,隨後猛地炸開。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青色火潮在擂台上徒然爆發,恐怖的場景宛如決堤的江河,在瞬間籠罩整個擂台,翻騰洶湧的火浪撞在傅遙六人的身上,將六人瞬間轟飛了出去。

傅遙六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胸口前變得一片血肉模糊,散發出一陣焦糊的味道。

看到楚恆竟然傷到了傅遙等人,下方關注著八號擂台的人頓時傳出一聲驚呼。

與此同時,四周一些沒有關注八號擂台的人,也紛被八號擂台的戰鬥所吸引,將目光轉投八號擂台。

楚恆當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閃電般的出現在了傅遙的面前,青火凝聚成一條足有手臂粗細的長鞭,蘊含恐怖的威力,抽碎空間,像是一條呼嘯的青色火蟒,極盡狂猛之勢,朝著傅遙而去。

「啊!」在青火長鞭來襲之際,傅遙爆吼一聲,身後出現一頭猙獰的黑暗狼魂,狼魂猙獰的獠牙閃爍寒光,和他在瞬間融合在了一起。

傅遙右手握拳向前轟出,磅礴的黑暗凝聚成了一頭猙獰的狼頭,和青火長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剎那間,一股恐怖的能量在擂台上爆開,黑暗狼頭硬生生崩碎了青火長鞭,而青火長鞭也強勢抽碎了黑暗狼頭。

不過,能量爆炸所產生的餘威轟在傅遙和那五個暗靈族人身上,將他們掀飛了出去。

有三人被這股餘威震落了擂台,還有兩個幸運的抓住了擂台沒有掉下去。

傅遙則是穩住在了擂台邊緣,面色變得一片蒼白。

就在傅遙剛剛穩住身體的一瞬間,楚恆再次來襲,身上涌動著無比恐怖的寒潮,在頃刻間席捲整個擂台。

「冰神訣,死亡冰輪!」楚恆體內的冰靈瘋狂的傾瀉著,湧出了一重重的寒冰之力,形成一隻足有上百米大小的恐怖冰輪。

死亡冰輪從天而降,三十六道冰齒破開空間,所過之處空間全部崩碎。

人群震撼,所有人的臉上都露出了一抹難以置信之色:

「好強大的武技啊!」

「前面是火,這又出現冰,此人是誰啊?」

「掌控冰與火這兩種極端的力量毫無壓力,這是絕世妖孽啊!」

「看他的修為,才是天人境一重吧?」

「中玄域什麼時候出現這麼一個天才了?」

......

「想擊敗我,你還差的遠呢!」傅遙怒嘯一聲,狂的催動自己的黑暗狼魂,一重重黑暗能量像是潮水一般湧出,在他的手上凝聚成一柄重斧,猛地對死亡冰輪進行轟擊。

轟隆一聲巨響,無數冰屑疾馳,空間大幕像是玻璃一樣瞬間支離破碎,一道道裂縫像是蛛網一樣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下一刻,傅遙竟然以強勢的姿態劈開了死亡冰輪,穿過寒冰風暴的阻攔,出現在了楚恆的面前,重斧捲起一重無比恐怖的黑暗大潮,以力劈華山之勢劈向了楚恆的面門。

無數武者倒吸了一口涼氣,太快了,太兇悍了。

暗靈族的人臉上則是露出欣喜的神情,甚至有人叫囂著讓傅遙活劈了楚恆,展現暗靈族的威勢和姿態。

「仙王印!」楚恆沉著冷靜,手上凝聚出了一尊金色的大印,一股恐怖的威能瀰漫高空,仙王印向前和重斧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剎那間,傅遙手中的重斧全部崩碎。

楚恆去勢不減,手中的仙王印以無匹之威砸在了傅遙的身上。

傅遙身上的大量骨頭被震碎,噴出一口鮮血,身體狠狠的砸在了擂台外面。

「輸了?暗靈族的傅遙居然輸了!」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一抹難以置信之色。

尤其是暗靈族的人,臉色難看之極,他們廢了好大力氣將一百多號人弄下擂台,結果到頭來卻成全了楚恆?

他們連個前十都沒有拿到。可謂是憋屈至極。

「你們是自己下去,還是我送你們下去?」楚恆落在暗靈族最後那兩個人的身邊,面色平靜的說道。

「混賬東西,你知道你得罪的是什麼人嗎?」兩人臉上都是憤怒之色,甚至眼神之中還有幾縷殺機在迸射。

「不知道。」楚恆搖了搖頭道:「你們是什麼人?」

「你得罪的是暗靈族,八大宗族之一!」其中一人說道。

「哦,然後呢?」楚恆淡淡的說道。

「小子,你現在自己廢掉修為跳下擂台,或許還可以保住性命。」另一人說道:「要不然,你就算得到了太清丹,你也保不住!」

「腦殘!」楚恆不屑的說道,隨後果斷將兩人扔下了擂台。

隨著擂場上只剩下楚恆一人,葉鴻淵頓時宣布了楚恆的勝利,並且將一枚太清丹交給了楚恆。

而楚恆也是第一個勝出的,在楚恆結束之後,其他的擂台都還在繼續如火如荼的打著。

「小子,你手上的太清丹賣嗎?」就在楚恆剛剛從擂台上跳下來的那一刻,有人上前詢問著楚恆:「我花十萬上品靈石買。」

「不好意思,不賣。」楚恆搖了搖頭,雖然這枚太清丹的品質差了些,但只要他回爐重新煉製一番,還是可以達到丹紋級別的。

「三十萬上品靈石。」那人不死心,又再次加了二十萬上品靈石。

「不好意思,你就算出再多的靈石我也不會賣的。」楚恆再次拒絕道。

聞言,那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

與之同時,很多和此人打著一樣目的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也紛紛息了念想。

看著楚恆,暗靈族那邊則是爆發出了一陣陣森冷的殺機,可謂是毫不掩飾。

「能看出什麼嗎?」金崇煥手裡拿著一顆記憶水晶,裡面是楚恆和金浩森交手的那段畫面,雖然兩者之間完全不是一個人,但卻感覺兩者之間有一定的聯繫。

「除了戰鬥風格之外,最後那一擊也很像,但還不確定。」聞言,金族長老說道:「畢竟,那個人之前沒有展現出冰火的力量!」

「其他的擂台有沒有發現?」金崇煥說道。

「目前還沒有發現。」金族長老說道。

「不僅是擂台,觀看的武者也仔細盯著。」金崇煥說道:「說不定,他就在人群裡面呢!」

「明白。」金族長老點頭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霸佔諸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霸佔諸天 霸佔諸天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41章 你還差的遠呢!

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