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9章 我沒有愛上你

第3319章 我沒有愛上你

符媛兒尷尬的抿了抿唇,她小心翼翼試探著問,「我害他丟的,也就這一件事吧……」

「你猶豫什麼?」符爺爺冷笑,「我覺得你完全可以再大膽點,好好的回想一下。」

她現在想起來的也就兩件事,一個「富豪晚宴」的參與權,一個出國學習的機會,當時季森卓也在候選人名單裡面,她單純的就想讓季森卓得到機會,甚至沒在意過名單上的其他人是誰……

但畢竟是自己做過的事情,回憶一下還是全都想起來了。

「你知道當時子同被你攪和得有多可憐嗎?」符爺爺嘆息,「他本來就不被人待見,爭得頭破血流才得到一個機會……你倒是把機會攪和給季森卓,最後他珍惜了嗎?」

是啊,當時季森卓得知機會是她幫忙爭取的,說什麼也不肯要。

氣得她差點把自己給弄死。

這也就算了,她在弄死自己的時候,還被程子同看了笑話。

「對不起。」她低下頭。

「別跟我說,跟子同說去吧。」符爺爺往外看了一眼。

符媛兒一愣,立即轉過頭去,只見程子同已經趕到了門外。

他很著急的樣子,還微微喘著氣,兩人四目相對時,她卻看到了他眼中很明顯的,鬆了一口氣。

他很緊張她嗎,是確定她在這裡平安無恙,所以鬆了一口氣嗎?

「子同來了。」符爺爺溫和的說道,「你進來吧,公司里有些事我跟你商量一下。」

說著他又看了符媛兒一眼,「你出去等著。」

話音剛落,符媛兒的手已被程子同握住。

「爺爺,公司里的事沒什麼秘密。」他說。

符媛兒好笑的抿唇,他是在程家演習慣了,忘了這是她的爺爺嗎?

符爺爺瞧見她嘴邊的笑容,再一次冷哼,「丫頭,你要將眼睛瞪大一點。」

符媛兒不禁撇嘴,她怎麼覺著自己不像爺爺親生的。

程子同更像一點。

「符家還有一塊地,開發權授予你吧,」符爺爺開始說生意了,「你可以找人合作開發,那塊地位置還是很好的。」

聞言,符媛兒更確定自己剛才的想法,程子同才是爺爺親生的呢。

「程子同,你對我爺爺灌了什麼迷魂湯?」走出病房后,符媛兒問他。

「就那塊地吧,我姑父想要很久了,爺爺說什麼都不答應,這回倒主動給你了。」

這讓姑姑知道了,且得跟爺爺鬧騰呢。

程子同淡聲回答:「爺爺只會將東西給他信得過的人。」

切,他倒挺能往自己臉上貼金。

**

夜,已經很深。

符媛兒躺在床上,睜眼看著窗外的夜色。

程家花園有幾棵年頭特別久的大樹,夏初的季節,大樹枝繁葉茂,既生機勃勃又沉穩寧靜。

連帶著整個程家都有一種特別的安靜之美。

在窗戶邊坐著的時候,她很容易就靜心。

這也是程家唯一吸引她的地方。

「在等我?」這時,程子同的聲音響起,他洗了澡,來到了床邊,渾身上下只有腰間裹著一條浴巾。

她看了他一眼,便將目光撇開了。

不能讓他看到自己臉紅。

「我有話想跟你說,」不過,「請你先把衣服穿好行么?」

「準備睡覺了還穿什麼衣服?」他反問一句,人已經到被子里了。

他渾身熱氣裹著沐浴露的香味,馬上撲到了她的鼻子里。

「想說什麼?」他問。

「……要不還是明天早上再說……」她發現自己腦子有點打結。

「你不應該跟我道歉?」他忽然湊過來,鼻吸間的熱氣就噴在她耳邊。

「道歉?」她愣然抬頭,他的臉就僅在咫尺,此時此刻,他深邃的眸子里只映出了她一個人。

她莫名感覺心慌,卻又捨不得將目光撤開。

「下次再要去哪兒,先打個招呼?」他挑了挑濃眉。

哦,他是說她趁著他去買水,偷偷跑去找爺爺的事。

她的確不對,但她沒想到他會那麼著急。

「你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她問。

「你有心偷跑,還會接我的電話?」他反問。

「你不也猜到我跑去爺爺那裡,很快就到了。」

這話說完,兩人都默契的沒再出聲……

對啊,他為什麼能猜到她跑去爺爺那裡,他不但猜到這個,之前他還猜到了她好多的想法……

嚴妍說,不管那個男人對你做了什麼,他對你做得越多,越表示他對你的關注就越多。

她對季森卓關注得太久了,才知道被別人關注,心裡會感覺這麼暖。

她這樣想著,眼裡忍不住流下淚水。

他又往她面前湊了點,是奇怪她為什麼忽然流淚吧。

她苦澀的笑了笑,「為什麼呢,為什麼他一點兒也不理我……」

「我那麼喜歡他,他為什麼回頭看一眼都不願意呢……」他為什麼沒有感覺心裡暖暖的。

程子同的眼底浮現一絲痛意,他伸臂將她摟入懷中,硬唇在她額頭印下柔軟的親吻。

「不準再想他。」他在她耳邊說道,以命令的語氣。

緊接著親吻落下,吻去了她的淚水,她的傷心。

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躲開,不知道這樣對不對,而她的身體已經提前替她做了選擇。

輕輕閉上了雙眼,任由自己在他懷中沉淪。

「程子同,對不起。」過了好久,夜色中響起她的聲音。

「什麼?」

「以前我做的那些,害你失去了好幾個機會。」

「補償我就行了。」

「怎麼補償?」

「……」

她真累得不行了,閉上雙眼的這一瞬間,她想,他剛才這句話一定是開玩笑的。

明天早上起來,一定要跟他強調一下,他們約定好的時間,只剩下兩個月多一點點了。

然而,第二天早上,她是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的。

她抱歉的看了程子同一眼,昨晚她忘記把電話調成靜音了。

還好他睡得正熟。

「子吟?」她疑惑的接起電話,卻聽那邊傳來一陣哭聲。

「子吟,你怎麼了,你別哭啊,發生什麼事了?」她著急的問。

「小姐姐,保姆偷走了我的兔子。」子吟一邊說一邊放聲大哭。

「怎麼了?」程子同也醒了。

符媛兒搖頭,電話里說不清楚,看樣子得過去一趟。

程子同跟著起來了。

「你也去?」符媛兒隨口問道。

「你能處理好?」

她本來準備換衣服的,聞言她把衣服塞回衣櫃,回到了被窩裡。

「你一個人處理就夠,我再睡一會兒。」

那天子卿像小老鼠溜走以後,她想明白一個問題,子吟的事幹嘛要他們兩個一起上。

子吟又不真是他們的女兒。

嗯,應該說她才根本不可能跟他生孩子。

他卻一把將她從被窩裡拉了出來,直接抱起,到了衣帽間才放下。

「幹嘛非得兩個人去,子吟是你的員工,你處理好不就行了。」

「因為你是程太太。」

「誰要當這個程太太……」

他的目光忽然沉下來,變得好可怕,她馬上閉嘴了。

直覺如果不閉嘴,他大概會用她沒法抗拒的方式懲罰……

上車后,他往她手裡塞了一瓶牛奶,還是溫熱的。

剛才下樓后他往廚房拐進去,原來就是去拿這個啊。

她將牛奶拿在手裡,感受著它的溫暖一點點傳入心頭,心頭卻有一點惴惴不安。

昨晚上她沒拒絕他,因為她情感上軟弱了,他不會誤會,她愛上他了吧。

「程子同,我……謝謝你關心我,」她決定還是要說出來,「但我沒有愛上你。」

她說出這話,自己都覺得好渣,但不說,是不是更渣。

程子同瞥了她一眼,「我關心的是程太太。」他淡淡的說。

她心頭微愣,接著鬆了一口氣。

他的意思是,不管誰是程太太,都會得到他的關心。

跟程太太是誰,沒有關係。

他要真能分得這麼清楚,她心裡也就輕鬆了。

兩人來到子吟家裡,子吟正坐在地板上哭,瞧見符媛兒和程子同,她立即跑過來,把兩人都摟住了。

這場面,像極了孩子受委屈后,撲入爸媽的懷抱啊。

「沒事了,子吟。」符媛兒只能柔聲安慰。

聽子吟說了一會兒,才知道保姆要給她做兔子肉,然後把兔子殺了。

子吟當然接受不了,而保姆怕承擔責任也跑了……

符媛兒也很納悶啊,保姆是她選的,明明各方面都很優秀。

但她真的沒想到,保姆竟然會宰兔子。

「子吟別傷心了,」她安慰子吟,「我再給你買兩隻兔子。」

子吟紅著眼眶懇求:「小姐姐,你能帶我去你家嗎,我不要住這裡……我害怕……」

對子吟來說,這隻兔子的意義非同小可。

符媛兒看向程子同,他們現在住的是程家,子吟的請求她沒法做主答應。

「我會很乖的,小姐姐……」子吟像一隻被丟棄的流浪小狗。

符媛兒輕嘆一聲,說道:「要不你和我媽媽先住一段時間?」

「我不認識你的媽媽。」子吟失落的低頭,「我不要和陌生人一起。」

「去程家。」忽然,程子同拿了主意,「程家保姆多,照顧子吟的日常起居沒有問題。」

他都這麼說了,符媛兒當然,沒問題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陸少的暖婚新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陸少的暖婚新妻 陸少的暖婚新妻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19章 我沒有愛上你

9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