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追擊者

154. 追擊者

若不是因為魂燈束縛住葉空的靈魂,別說那名小BOSS了,就算是整個沉棺古境,葉空也完全不放在眼裡。

不過眼下的情況……

「希望地戮那邊不要出什麼意外才好。」葉空無奈的低聲輕喃。

此時的他,自然不會知道,地戮與鬼戕在玄州雲霧山莊聯手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西陸。

不僅是玄州黃家震動,甚至就連池州沐王府也同樣大為震動。

有傳聞,池州沐王府甚至已經調動了人手開始往玄州這邊趕來,試圖狙殺鬼戕。

整個西陸,幾乎是伴隨著地戮與鬼戕現世的這一消息,而徹底陷入錯愕與震蕩之中。

或許那些年輕一輩的人,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兩個名字所代表的含義是什麼。

畢竟,地戮已經避世超過四千年。

而鬼戕的最近一次消息,也是千年以前的事了——以九州盛典的標準而言,那也已經召開十屆了。

可是對於老一輩的修道界強者,乃至曾經有幸目睹過千年前鬼戕與人屠禍害池州的那一場戰鬥的修士而言,卻絕不會忘記這兩個名字所帶來的那種恐懼感。

尤其是,那些知曉地戮這個名字真正含義的那些老一輩強者,更是驚愕萬分。

當世七王之一,武王.尹靈竹的三徒。

五千年前以一己之力,橫壓五大劍修聖地所謂的天才妖孽數個時代,直到中州驚天之戰後,被武王強行拘拿鎮壓,整個修道界才從此失去了他的消息。

一千年前,人屠與鬼戕聯手,西陸池州幾乎被打爛。

一千年後,地戮與鬼戕聯手,那麼西陸玄州又會是什麼樣的結果呢?

只要一想到其中的可能性,整個修道界的人就沒有誰能夠平靜下來。

不過這些,葉空此時還並不知曉。

因此他自然不會知道,正是玄州黃家的出手,才使得地戮無法在約定的時間內趕往蘇府幫他解決關於魂燈的事。

眾人略微休息了片刻之後,便又急忙繼續上路。

因為被對手攆趕的緣故,葉空不得不帶著蘇琳和蘇娜娜、何振興三人繞一圈趕往秘境的出口。

在秘境之中,他們根本就無法與外界聯繫。

只有出了秘境之後,那些與家族、宗門的秘密聯繫手段,才能夠用得上。畢竟只要是完整的秘境,其法則規矩都是完善的,這就已經相當於是另一個世界了。而兩個不同的世界,自然會有許多差異性,所以很多聯絡手段,甚至是一些特殊的記錄手段等等,都會無法生效,這也是為什麼很多時候,秘境傷亡率極高,可那些大宗門大世家也依舊無法追查到兇手的原因。

換句話說,如果在這個世界里,蘇琳、蘇娜娜、何振興等人都死了的話,那麼蘇、何兩家甚至都無法查出他們是死在哪裡,又是因為什麼事而死的。

一路上小心翼翼,儘可能不留痕迹的潛逃著,除了必要的休息之外,葉空等人從不在任何一個地方停留超過半小時。甚至哪怕就算是迫不得已的休息,也都是選擇一些氣味紛雜和濃郁的地方。

儘管這些地方的味道不怎麼好,但是對於沉棺古境的遺民而言,卻是能夠有效的避免他們通過氣味來追蹤。反正事後他們只需要利用凈衣符和凈身符,就可以很好的清理乾淨自身。

如此一追一逃的相持了兩個多月後,葉空等人終於成功的在繞了整個沉棺古境大半圈后,潛逃到了距離出口只剩兩、三天行程的地方。

「只要翻過前面那座山,就可以看到我們之前進入時的那條河流了,順著河流往北再走一、兩天,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總算可以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了。」聽到葉空的話,何振興不由得振奮起來,「等我離開這裡之後,我一定要潛心修鍊,到時候再回來報仇!」

「你這想法很好,但是很可惜,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實現的。」蘇娜娜在一旁說道,雖然聽似在潑冷水,但是看她的神色倒也顯得有些放鬆,「這裡面的時間流速是外界的十倍,而且靈氣還如此濃郁,幾乎是無窮無盡。不說別的,這幾個月的逃跑中,你應該見到這片大山中,有不止一處的靈氣泉了吧。」

聽到蘇娜娜的話,何振興也不由得有些沮喪:「我也不知道,這不是說說嘛。」

靈氣,本是無形無質之物。

但是如果靈氣過於濃郁的話,那麼就會形成靈霧,從無形無質變成無形有質。

這樣的靈霧,實際上已經具備了洗滌人體雜質的效果,對於凡人而言,經常吸收這樣的霧氣,是能夠起到延年益壽的效果。而修士們,更是更容易將這樣的靈氣轉化為真氣真元,在修鍊速度上也是大有裨益。

而當靈氣所形成的霧氣更進一步時,就會變成以液體的形式存在的靈氣液。

如此一來,就是有形有質之物。

如果某處的靈氣液太過密集濃郁的話,那麼這些靈氣液就會匯聚成充滿靈氣的水源。之後經過長時間對地下水的滲透,甚至就會形成靈氣泉眼。

神州上,每一處靈氣泉幾乎都被各大世家、宗門牢牢把持著。

如果憑空出現哪一處是無主之地的靈氣泉,那幾乎就有可能引發這些頂尖勢力的戰爭。

但在沉棺古境里,葉空等人卻是發現了不止一處的靈氣泉。

甚至不說這些靈氣泉眼,光是整個沉棺古境里瀰漫著的靈霧,再加上十倍的時間流速,何振興離開這裡之後,只要超過一年的時間,當他下次再進入時,他的修為早就被沉棺古境里的遺民遠遠的摔在後面了。

想要報仇,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當然,蘇娜娜說這話,其實還有另一個含義。

那就是這個秘境,可不是他們何家所有,而是屬於她們蘇家的。

「行了,別說這些了,我們趕緊趁現在還沒被追上,離開這裡吧。」葉空開口發話。

何振興對於葉空此刻所扮演的蘇明月身份,那已經是到了言聽計從的地步,因此自然不會有什麼反駁。而蘇娜娜對此也不置可否,她更多的是站在蘇家的利益來考慮問題,只要蘇家的人沒意見,她自然也不會有其他問題。

幾人略微收拾了一下,並且快速的清理了周圍的痕迹后,便立即走人。

這段時間以來,和那名緊追不捨的化胎境高手之間的爭鬥,也早就讓他們養成了足夠警惕的習慣,基本上是不會留下任何線索。但哪怕如此他們卻依舊無法擺脫那名化胎境的高手,具體緣由除了葉空之外,其他人並不明白,因此也只能歸咎到這是化胎境高手實力較強的緣故。

只有葉空,從未放鬆過絲毫的警惕。

因為作為的設計者之一,他實際上很清楚,這個沉棺古境里的遺民都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更不用說,之前蘇家三房和四房更是毀了對方一個村落,這牽扯到的血仇,絕不可能化解。

沉棺古境是一個山林地貌非常多的秘境。

這裡除了擁有非常濃郁的靈氣之外,土、木兩種屬性之力也非常的濃郁。

出了山林之後,呈現在眾人面前的,就是一條蜿蜒的河流。

這條河流,就是整個沉棺古境所有遺民口中的母親河。

它從沉棺古境的出入口誕生,橫穿了整個沉棺古境,並以此分出三十六條並不交錯,卻又圍繞整個秘境的支流。

恰好符合天罡之數。

但若是從高空中俯瞰的話,並且將整個秘境內的山林地貌都移除的話,那麼便可以發現,這些支流與那條主流,實際上是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法陣。正是這個法陣,維持住了整個秘境不讓它崩潰,從而讓所有的遺民能夠在這裡生活。

「水!」何振興看到河流的時候,臉上也流露出些微的興奮之色。

哪怕有傷在身,他還是堅持著朝著河流走去。

其他兩人的臉色,也同樣有些欣喜。

「小心!」但就在何振興靠近河流的時候,葉空卻是突然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抓住他的衣領后,就直接將他丟向後方。

前方的河流中,猛然發出一聲驚天的爆破聲。

一道水柱,衝天而起。

水柱中,一道人影破空而出。

他殺機凜然,身上的氣勢更顯得無比渾厚。

沒有人看到他究竟是如何出手的,可剛才何振興站著的那塊土地,就已經徹底變形。

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巨手將那片區域抓空一樣。

若不是葉空先一步將何振興丟走的話,沒有人能夠想象得出,此時他的下場會是如何。

這名突襲者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緊追葉空等人的那名化胎境三層的修士。

這是一名滿臉絡腮鬍的漢子。

他那極具侵略性的目光先是掃了一眼蘇娜等三人,眼神極具輕蔑不屑之意,最後才將目光鎖定在葉空身上。

「你,很不錯。」他的聲音有些沙啞,聽起來就像是沙鐵在摩擦的聲音一樣,刺耳。

「你們先走。」葉空一臉凝重的望著眼前這個追擊上來的人。

雖然早就知道對方有非常特殊的追擊手段,只是葉空本以為他之前所做的那些起碼可以爭取到一天的時間差,讓他們得以逃離這裡。但是現在看起來,顯然還是有些低估了對方的應變能力。

「不,我……」

「你留下來只會是累贅而已。」葉空聽到何振興的聲音,就非常冷漠的直接打斷了,「以你目前的實力,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還是別給我添麻煩了。」

「我……」何振興還想說什麼,可是看著葉空頭也不回的背影,他張嘴動了幾下,卻始終還是沒有說出話來。

「妹妹……」蘇琳也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

「我有瘋魔丹。」葉空開口說道,「我可以給你們拖延兩天的時間。只要你們走得了,我自有其他辦法。」

「我明白了。」蘇琳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頭。

「姐……」

「別給明月拖後腿!」看何振興都開口喊姐,蘇琳冷聲喝道,「如果不是我們,她早就走了。這幾個月以來,一直是我們在給她拖後腿,難道你還沒看出來嗎?」

「我……明白了。」何振興雖然心有不甘,但是看眼下的情況都如此了,他也只能認命的點了點頭。

「我姐就拜託你了,娜娜。」葉空背對著蘇娜娜,開口說道。

「我知道了。」作為四人中,傷勢最輕、體能最好的一位,蘇娜娜自然明白接下來她的責任是最重的。

眼見三人就要逃離,那名絡腮鬍漢子冷哼一聲,就要動手抓人。

可是這一次,他才剛抬起手,他的面前就陡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威脅感。

這使得他根本不敢動手抓人,只能一個頓足,強行在自己面前豎立出一道由大地隆起的石牆。

下一刻,爆炸聲轟然響起。

「你現在的對手,是我呀。」葉空的聲音,伴隨著爆炸聲響起。

絡腮鬍漢子猛然轉過頭,盯著葉空的眼神,滿是兇狠的冷意:「區區破境修為,以為有瘋魔丹,就敢阻攔在我面前?既然你那麼急著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師父駕到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師父駕到目錄 師父駕到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54. 追擊者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