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這個季節過去 (終)

第一百零八章 這個季節過去 (終)

易少丞冷笑,手頭一動,狄王杖槍舞成了一個圓,旋即猛地一握,捅向罡震璽。

「如今你體內已再無武魂之力了吧?」

「強弩之末都算不上,宰你綽綽有餘。」

兩人轉瞬交擊在一起。

嗤!

易少丞的槍頭捅穿了罡震璽的心臟,罡震璽的戰斧砍在了易少丞肩膀上,一半陷入骨肉中。

「呵呵……」罡震璽反而笑了「沒用的……就算我有一絲絲的神人氣息,你都無法殺死我。更何況,你根本就不懂狄王武器的奧妙。」

易少丞也笑了,手頭一擰,杖槍之上,那紅黑色雷霆之力爆發頓時將天果包圍,一股似電非電的能量湧出。

瞬間,罡震璽心口處半邊身子便被攪成一個大窟窿。

「你……在隱藏實力。你怎麼可能懂得使用這武器?」罡震璽睜大眼睛,看著神器一樣的巨大杖頭,抽搐了兩下,才不甘的倒下去。

「我忍了你們十六年,忍了你們每一次因為權謀而導致的無辜殺戮。我還差這時一刻?」易少丞拔掉肩頭上的圓月戰斧,狠狠劈向罡震璽腦袋。

就在這一刻,罡震璽眼神猛地一獰,面露兇相,聚集出全身最後一點力量打出一掌。

啪!

砰!

戰斧將其腦袋劈成兩半之時,易少丞也扎紮實實吃了一掌,身體倒飛出去。

「咳咳咳……噗……」落地之後易少丞邊咳邊吐,直到猛地嘔出一大口污血,方才平復。

只是平復之後,他的眼神開始模糊,全身力量都散掉了。

易少丞已經不能的凝聚任何的力量。

難道是幻覺,還是……還是……氣穴全破?

但此時的易少丞已經不再擔心,他漸漸的感到寒冷。

這種冷的感覺,竟已是多年未有。

就算是若干年前,湖畔鎮的飄飄大雪,那無情的雪雨,遼闊的冰凍大河,置身其中也不曾有過這樣冷入骨、冰入髓的感覺。

「呵呵……誰會想到,我追求的武道,竟止步於此。好,真是好……」

易少丞臉上的笑容,不知道是解脫,還是釋然。

也不知道多久,直到那迷茫的天空中,淅淅瀝瀝的下起了雨。

易少丞仰望著天空,默默的堅持著,他知道只要睡過去,自己就會死,真正的死。

模模糊糊中,一張戴著鐵面的臉出現在了他眼帘之中。

當那一隻手摘下鐵面,露出了一張堅毅冰冷的臉……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十年,但是,這張臉易少丞是不會認錯的。

「原來是你……」

「是我。」鐵甲侍衛摘下了鐵面,這時候的他才能擁有「魂」這個名字。

魂雙手握著大劍,眼神死死盯著躺在地上的男人,目光複雜到了極點!

十年之前,南源河畔,霜雪連天……

他羌族王族侍衛江一夏,堂堂界主境,修羅戰譜舞出鬼神驚泣,卻被當時不過王者境的此人殺死,這事情是誰都沒料到的。當時那人破碎的身軀,冷酷的眼神,殺完江一夏,竟然還有餘力殘殺其他人,最後將自己的生父……殺掉。

這個男人,他從第一眼見到就佩服,就敬畏,遠勝過界主江一夏。

但是,從這個男人殺掉自己父親后,就成了他的夢魘。

十年來,日日夜夜被焱珠折磨,忍著辱母之痛的他,每每都在承受不了時,想到當年被江一夏虐得血肉淋漓的這個男人,曾有一雙多麼冷酷的眼神,桀驁奔騰的眼神,堅韌隱忍的眼神。

這些,都都來自於他的瞳孔,來自於他這雙眸。

魂知道,如果自己無法牢記這雙眼神所擁有的意志,那麼……他縱然僥倖活下,也永遠無法報殺父辱母之仇!

而這雙眼神,更是他十年來,參悟所有武道的唯一精神支柱。

「十年……大仇終於得報……」

魂呢喃著,雙手倒握著霜絕大劍,劍尖對準易少丞的頭顱,揚天長嘯,狠狠劈下。

幾乎就在同時,另一個紅色身形瞬間閃到劍下。

然而還是晚了一步,劍重重落下。

嗤!

血花飛濺,天空飄揚。空中似有聲音呢喃,細聽,卻並無任何聲音。

只有徹骨的寒氣,將整個世界凍結住。

……

滇國王宮,鐸嬌寢宮內。青海翼、曦雲和鐸嬌,這三個堪稱滇國最強的女人,同時也是顏值最高的美人,齊聚一起。

鐸嬌閉目盤坐榻上,雙掌掌心上下相對,虛虛握著。

在這兩掌心之間,那顆六眼幽牝天果正散發著幽幽光芒,緩緩旋轉。

若是細看,就會發現,這些光芒乃是從這天果的六個孔眼之中散發而出,正絲絲沁入鐸嬌的手指之中,順著她手指經絡,絲絲往上,融入體內。

最終,這顆天果光芒逐漸暗下,變得尋常而普通。

但也只有同為巫師的人才會發現,這顆天果光芒雖然淡去,卻多了更多靈性。

這便是滇國巫師參悟天果之法。

參悟完天果,鐸嬌睜開眼,神色露喜,連忙下了床榻,打開了門。

「這麼短的時間……你參悟了?」

守在門口的曦雲不可置信。

「這是自然。」沒等鐸嬌回答,青海翼便說道,眼神之中,隱隱有一絲驕傲。

青海翼的目光看鐸嬌變得欣慰,這無關自己徒弟擁有多麼強的天資,進步有多神速,而是此行之中,她終於看到了鐸嬌的成熟。

當年的小鐸嬌啊,終於長大了。

「這還得多謝師父平日里的教導。」鐸嬌自信一笑。

青海翼也笑了,然而笑容剛起,她的面色忽然變得煞白,整個人毫無預兆地,忽然軟軟倒了下去。

「師父!」

「師姐!」

青海翼從手心到手臂,密密麻麻遍布宛若藤蔓般的經絡。

「怎麼會中毒?」

……

青海翼倒下的同時,一行衣袍神秘的人馬忽然從西而至,進入了雍元城西門。

這些人約莫有上百,大部分身著墨袍,十幾人身穿青袍,還有兩人,一人便裝一人黑袍。

這身穿黑袍的不是別人,正是滇國鶴幽教之中,身份崇高至極、與青海翼這左使孑然相對的右使。

右使的神秘,遠超過左使青海翼。

據說,他曾一人在極地懾服狂猛凶獸,也曾一人憑藉巫法北入寒海取得海璣,實力的強大似乎無人能及,不過更關鍵的是,這世上,從來沒有一個人見過的他的真面目。

至於另一個穿著便裝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少離。

一行人有了少離的存在,進入城內,暢通無阻。

一直到了皇宮門口,少離與右使點了點頭,右使手一揮,所有的墨袍便消失在了原地。

遠遠看才能看到,這一刻,整個滇國皇宮的各處角落,已經多了不少影子,不少眼睛。

隨後,少離才走在前面,與右使並肩而行,走入了這皇宮之中。

身後十餘青袍緊緊護衛左右。

少離消失了一段時間后回來了,這次回來,與往日大不相同,他就像變了個人。

……

「站住,閑雜人等,不得進入。」

正值雍元城宮變不久,城門戒備還頗為森嚴。

守衛的士兵當即攔下了兩個衣衫襤褸、渾身血污的「乞丐」。

這兩人其中一人背著另一人,另一人好像只有一口氣,瀕死的模樣。

這語氣之中,充滿官老爺的威嚴,彷彿這城門地頭,他就是王。

這時候,背著人的「乞丐」抬起了頭,風吹過他灰濛濛、亂糟糟的頭髮,露出了他年輕充滿野性的臉孔。

這守衛嚇了一跳,周圍守衛連忙持槍過來圍住。

哪知道還沒擺出陣勢,這背人的乞丐手疾如電,粗大的手掌狠狠落在這守衛臉上。

啪!

這守衛被打得凌空幾個翻轉又砰一聲撞在了牆上。

「瞎了你狗眼。」

聲音響起,守衛當下認出了此人是誰,連忙個個跪下,噤若寒蟬。

「無涯將軍饒命……」

無涯不理這些人,背著易少丞繼續前行。

易少丞咳嗽了兩聲,虛弱笑道「沒想到我的弟子也有那麼大官威了……咳咳咳……」

無涯也無奈笑了笑「都是師妹教的,師妹說必須這樣,您在忍忍,馬上就到皇宮了。」

「這丫頭,咳咳……」

兩人都笑了,不禁一同回看向了遠處,那裡是一座山巔,滇國皇宮就在那上面。

此時此刻,一大片烏黑的雲朵遮天而至,緩緩蓋住皇宮上空。

一陣混著沙子的濕風吹向了兩人臉龐,這季末風裡還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味道。

兩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

滇嬌傳應該有多部,耳根只是負責第一部,第一部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滇嬌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滇嬌傳目錄 滇嬌傳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這個季節過去 (終)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