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先生學生

第八十七章 先生學生

當初君澤玉孤車入中州,留給蘇小凡的錦囊妙計有許多內容和謀划。

這其中包含天下會分庭抗禮雙方陣營的面孔以及七爭布陣排兵乃至勝負,例如小聖人王亭集惜敗藏地書魂、斷千一勝秋北雪、情思萬千的蕭別戀輸給冰冷絕艷的梁冰、阿遙劍砍大妖重夔、連城訣和牧雲劍城戰平……當然也包括莫七難破境、布衣樓搬山,可以說事無巨細,算無遺策。

就連提兵山主江滿樓得到錦囊細細端詳后,都不由衷感慨一句:「君澤玉到底還是君澤玉!這算盡人心的本領,毛骨悚然呀……」

當然,冰凍三尺千秋之功絕非君澤玉一人之力蹙就。先決條件在於,洛長風和連城訣君子所見略同。

二人眼裡,黎民蒼生性命勝過天下共主名聲。他們不願內耗,便托君澤玉想了個古往今來未曾開先河的法子,名為搬山。

神兵第二天機盤擁有空間傳送的能力,當年天機閣頒布天闕地玄榜,以及第五策兵臨兩界山都曾令天下見識過這非凡神通。而所謂搬山,則正是物盡其用。

趁著群雄共聚帝皇陵七爭之戰定天下共主之際,莫七難破境入神引巔峰,然後聯手布衣樓些許個年歲悠遠的化劫尊者重開天機盤,將整座帝皇陵連根拔起,無視空間界壁限制,搬山入天西砸入那此時戰火燎原的中原城。

一者可制止群雄內耗,二者那憑空而降搬山畫卷里河畔兩岸諸強好叫化外異魔瞧瞧此間天下是否欺得。

……

帝無淚登天破空,勢要打破這畫卷天地的禁制,阻擋莫七難和布衣樓二十七位化劫聯手搬山的瘋狂舉動。因此比起和洛長風交手的相互試探三分攻勢七分自守,虛空之上的白衣白髮貴公子神通迭出不窮,俱是聲威浩蕩的九重手段。

不消數招,頭頂那座青海長雲暗雪山的山體便出現了裂痕,寬丈許,長不見盡頭,猶如蛛網雜駁交錯觸目驚心,更有無數山石雪堆滾動砸落。

似流星飛火,落向河畔。

這般動靜,自然被河畔雙方對峙的諸雄盡收眼底。甚至連其餘數重山水之間七爭之戰正自刀劍相見的連城訣、牧雲劍城等人都受其所擾,不得不各自修為斂藏氣機雲淡,或翩翩立於樹梢崖畔,或高處頂著風寒遙望這突如其來的變數。

「發生何事?」

此時此刻,群雄心中皆有此問。帝無淚堂堂一盟之主,又有氣吞天下的雄心壯志。這會兒正是七爭之戰關鍵時刻,怎的擺脫了對手洛長風,發瘋似的要爭破這畫卷牢籠?

女神龍歐陽慶許心生隱憂。境界實力於百尊譜中列八十名開外,對帝皇陵方圓山腳莫七難攜手二十七化劫搬山之事,她同樣未察覺異常。

然而作為帝王盟左右軍師之一、與潛龍軍師齊名的她卻敢斷定,盟中或者說腳下這座都城甚至十五月關變數陡生,而且動搖根基,以至於盤天伏地的那兩位鎮守前輩都無力回天。

一時,歐陽慶許腦中浮光掠影,閃過許多猜疑。

「是異族來犯?」

「還是十三王城外的東楚鐵騎,天北十閥軍連同妖族兵馬開始攻城?」

「難道人間算君澤玉落子後手?」

「亦或天機閣隱秘部眾金鱗出水?」

「莫七難即使破境,也不過神引上境。盟主修為如今蒼天之下人間之上,莫七難不懼威脅才是。」

「天涯渡來歷不明的紅衣女?」

「……」

「原來是你!」

自然是洛長風。

落子布局,局既已啟,勝負未分就再沒有收官的道理。

搬山一事迫在眉睫。莫說是那帝無淚一人仗劍阻隔,即使當今半座天下千萬人在前,洛長風亦往矣。

只見那一襲黑袍流光溢彩,數不清的神紋朝虛空四方激射遊走,好像六字門三千道藏的古老經譯文字蝌蚪,遨遊周身。

洛長風乘風而起,似羽化登仙的仙人。

他雙眸充溢著白焰般的輝澤望著渾身戰意和殺意灼烈燃燒的帝無淚,朗聲說道:「擊潰我,你才有機會阻止搬山。」

浣花洗劍圖背懸身後,圖中萬千神劍躍躍欲試隱隱作鳴,似在等帝無淚的一聲令下便可劍出如虹。

一手掌托造化混元圖的帝無淚轉身冷嘲:「你找死。」

洛長風輕笑:「帝無淚,痛痛快快,來戰一場!」

洛長風聲音未散就已出手。

抬手間,十指匯聚三十六道神紋,根本看不清結印的指法與順序,那三十六道神紋便凝為通體如白焰的狹刀一柄。

洛長風搭手一握,如屠刀在掌。身形一閃而逝,再出現時已在帝無淚身後,狹刀辟斬。

這是軒轅神錄圖神通,丈山河。

……

當日頭蓋過山頭,蒼穹之上清清白白。四野山川水澤,青青綠綠。

南山禪師李星雲剛開始有些訝異,沒想到異族居住的化外天竟也有這般如畫景緻。不過很快便抹去這縷思緒,想著兩座天下各自家鄉,誰規定那赤橙黃綠青藍紫只能是自家天下的斑斕色彩,而異族化外天註定只有黑白灰?

這也太沒道理了。

畢竟美之一字,無正無邪,無善惡,更無是非。仿如眼前千帆圍孤山,若拋去生死立場不談,倒真是一副別樣畫景。

「以日月星辰為被,以青山大澤為塌。李先生今日遭遇圍殺,半座天下殺你一人,聖隕此地不辱賢名,也算死得其所了。」千帆之首半聖修為的異族至強是位天醒神將名翦,擁有一副不俗的皮囊。他雙手附后,眺望李星雲道。

深陷化外天,李星雲不敢言代表一座天下。整了整衣襟,他遙遙向著那位千帆之首執了一禮,算是見過招呼。

李星雲說道:「承蒙這位先生瞧得起。這一身修為倘若能拖住閣下和千帆圖騰軍一時半會兒,李星雲死便死了。」

半聖修為的天醒神將翦露出幾許讚賞目光,惺惺相惜地回了一禮:「生死無畏,李先生令人敬佩。」

李星雲雙掌合十,宣了一聲佛號。

那千帆之首胸前圖騰驟然點亮,無數奪目的光線隔著衣物將青山綠水大地天穹瞬間穿破。

遠近四周空無一物,李星雲眼中只剩填充天地的極光之白,茫茫無盡。

周身寂靜地沒有一點兒聲音。

書生李星雲立於原地,處變不驚。

忽而他眯了眯眼。

於無盡白芒之中瞧見一粒黑色芥子,如水墨染白雲,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驟然放大。

他見一劍自西來。

劍氣長如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鈞天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鈞天圖 鈞天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七章 先生學生

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