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3章,(番外)若有來生

第4343章,(番外)若有來生

C市,天氣晴朗。

陽光溫柔的透過窗子,灑在室內。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坐在輪椅上,他的雙腿上搭了一個羊毛毯子,面上是慈祥的淺笑。

在他的旁邊的沙發椅上坐著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人,一頭長發,手中拿著話筒。

在他們的對面攝像機對著兩人。

「白家主,很高興您能接受我們這次訪談。」女人面帶淺笑說道:「眾人皆知您的一生是十分傳奇的,在您接任家主位置之後除了開展白氏固有的工作領域也一直致力於發展慈善事業。」

「恩。」白家主嘴角微微揚起。

簡單的寒暄過後便是幾個問題,白家主一一回答。

在採訪的最後,女人說道:「白家主,其實我們都知道您終身未婚,現在白氏的繼承人是您的長姐過繼給您的外子,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冒昧的問您一下,關於您的感情生活……」

「……」白家主微微一愣,倒是沒有想到會提及他的感情,還以為只是會問一些慈善方面的事情。

「如果您不想回答也沒關係的。」這位女記者怕白家主為難便開口說道。

「無妨。」白家主微微垂下眼眸像是陷入了回憶中,過了約摸數十秒才緩緩抬起頭淺笑說道:「我這一輩子為兩個女人心動過。」

「兩個?」那女記者眼睛一亮看向白家主。

「她們……有著同樣的面孔,性格卻天差地別。」白家主看著女記者說道。

「啊?」女記者也是一愣,還是同樣的面孔?

「今天就到這裡吧。」白家主說道:「我有些累了。」

「好的。」女記者立即點了點頭說道:「今天打擾您了,非常感謝您願意給我們這一次採訪您的機會。」

攝影師比了一個大拇指,關掉了攝影機。

自家家主累了,管家便上前頗為禮貌的將這位女記者和攝影師請出去了。

整個被陽光沐浴的書房就剩下白家主一人。

他的身子微微靠在輪椅上,目光看向明亮的窗戶,那扇窗沒有關,微風徐徐吹進來,窗外的綠化上午剛剛修剪過,這陣風吹進窗戶伴著夏日特有的花香和青草的香味。

【嘩嘩嘩……】看到一半的書攤在書桌上被風聲吹亂了頁數。

微微閉上眼,白家主覺得這感覺似曾相識。

似乎是在很多很多年前的一個午後,他也聞過這樣的味道。

明亮的教室,溫熱的風,同桌的女孩抬手將鬢髮掖到耳後,她的頭髮很香,比那窗外的花香還要香的多。

白家主的腦海中浮現出這樣的情景,女孩專註的看著書上的內容,她的側臉,在他的回憶里如同一幅畫。

腦海中的畫面交織著,又是同樣的陽光下,場景卻變成了他的書房,一抬頭,他就瞧見了一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孩無聊的翻著桌邊的書,沒一會兒就懶洋洋的打了一個哈欠,像只貓兒似的懶散,陽光落在她的身上渡上了一圈淡淡的金色光邊,空氣中飄著淡淡的花香。

那並不是什麼名貴的花朵,而是不知名的野花,帶著露珠,雖不嬌艷卻很清新。

……

管家將人送走之後才回到書房中:「家主,午餐您想用些什麼?」

「……」白家主沒有回聲。

管家見狀走向白家主,瞧見他輕靠在輪椅上面帶淺笑,便也露出了一個笑容。

家主怕是在夢中夢見了什麼吧。

將白家主膝蓋上的毯子拿起搭在白家主的肩上,管家這才發現不對勁。

遲疑著將手置於白家主的鼻息下,管家突然變了臉色。

白家主……去世了。

白氏家主去世的事情很快便被各大新聞媒體報道刊登。

白家主出殯這一天陰雨連綿,天陰的厲害。夏天,本就是多雨的季節,但是好在這雨不大。

這白家的祖墳墓地是幾十年前修繕的,之前的墓地出了事情遷址於此。

所有來送白家主最後一程的人皆是男士身著黑色西裝,女士身著墨色裙子,撐著的雨傘也是黑色。

陰沉沉的天空,更是為此籠罩一層濃郁的悲情色彩。

四四方方的墳墓,白色的墓碑被細雨打濕,墓碑上面的照片是白家主生前的照片,面上帶著淺淺的笑。

眾人低著頭,面上儘是哀傷的神色。

這時,一輛黑色的私家車停在了墓園門口,車內一位一身黑色西裝的老者看了一眼車窗外面:「下雨了,打把傘?」

「不是什麼大雨,算了。」他的身邊一位端莊的婦人,一頭白髮盤在腦後:「你不去?」

「最後一程,他最不想見的大概就是我了。」老者自嘲的笑了笑:「你去送送他就好。」

「不吃醋?」婦人看向身旁的老者。

「來都來了,吃醋你還願意跟我回去不成?」老者略帶調侃的問道。

「沒個正經。」婦人白了他一眼便下了車。

保鏢在她的身旁撐起雨傘,婦人抬手攔了一下便一步步走向墓園的人群。

「那是誰?怎麼一身白裙子?」一個男人瞧見老婦人突然開口問道。

他的聲音吸引了眾人,所有人向老婦人看去。

這婦人一步步走向那塊墓碑,走到人群時,眾人紛紛讓開一條路,一臉疑惑的看著老婦人。

像是一汪墨池中那優雅的白色睡蓮,她的步伐不快,卻每一步都踏得很穩,她的胸前一枚胸針樣式精巧,看起來似乎有些年頭了,金屬沉澱出一種歲月的韻味。

「龍家主母。」站在最前面的人是剛剛當上白家家主的白祁安。

「恩。」婦人應了一聲微微仰頭看向白祁安:「上次見你,你也不過到我肩膀。」

「您是來送父親的么?」白祁安是白氏前家主的長姐過繼給他的兒子,一直跟白氏前家主以父子相稱,感情很好。

「恩。」婦人應了一聲看向那墓碑上的照片:「歲月不饒人,我們都老了。」

「……」白祁安沒有接話。

婦人走到墓碑邊上注視那張照片,嘴角微微上揚。

她記得,他極喜歡她穿白色。

時間恍惚,曾經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卻已然是陰陽兩相隔了。

【若有來生……】

當年C市一別,她記得他曾經對她說了這樣的半句話。

若有來世。

多美的願望啊。

兩世為人,她原本已不奢求更多,但是思及現在,她好像確實欠了他些什麼。

「若有來生……」婦人呢喃著這個字眼,目光看著那墓碑上的照片,好似又看見了他一般:「若有來生,定不負相思意。」

一陣風襲來,眾人皆是緊了緊衣領,只有這婦人從這風聲中聽見了一個聲音。

「好……」

嘴角微微揚起,婦人面露淺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生之復仇女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重生之復仇女王 重生之復仇女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43章,(番外)若有來生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