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好一對父女的心機啊!

第一百零六章 好一對父女的心機啊!

「嬌兒,不如我也去。」

女人的直覺果然厲害。青海翼看著那離開的人馬,總覺得有些不放心,也不知是為什麼,心裡隱隱有些不舒服。

鐸嬌思索再三,又搖搖頭,拿著手上武魂,看著青海翼。

「師父,這個東西,是我們拿命換來的,不能再出岔子。」

「只是他一人……那罡震璽……」青海翼攥著韁繩的手,骨節微微發白。連她自己都沒注意到,一絲墨點狀的黑線,正延著手指的螺心朝手掌中蔓延著。

「他會回來的,師父你就放心吧,畢竟……」鐸嬌看了看武魂,眼神不經意掃過沈飛,沒說下去,但意思已經讓青海翼完全明了。

……

幾天後,雍元城,皇宮一角。

這裡原本是鐸嬌所住的地方,後來一戰盡毀。最近在王子少離掌權后,將此地修復,恢弘大氣之餘,更有一絲漢朝江南建築的味道。

「唉……獨在異鄉啊……」

一聲嘆息,沈飛目光從閣內探出,看著外面一片竹林,眉頭深鎖。

他所能看見的地方,卻並非竹林,若是你順著他的目光細細看去便不難發現,這些地方都有滇國皇宮精銳侍衛巡邏著。他也問過為何宮廷變得草木皆兵,回答是最近宮裡出事之後,王子擔憂宮中安全,故而如此,可是他後來才發現,也只有他這裡才是這樣。

這些情況,讓他越想越不對勁。

是,那「驍龍」確實離開了,沒帶走武魂,可是武魂所在的地方,何嘗不是那驍龍的「手」中?

「好一對父女,好深的心機啊……如今雖只是軟禁我,若是萬一……他或許會命人把我殺了,到時候再由滇國推脫之一切,這驍龍豈不是能帶著武魂逍遙法外?驍龍啊驍龍,昔日焱珠雖然名為攝政王,可焱珠一死,你才是滇國最大的掌權者,恐怕只要你三言兩語,就能舉一國之力,這手段也當真恐怖。」

沈飛思前想後良久,眼神堅定,點了點頭。

他不能死,他要回去,將所有事情都稟告陛下,一定……一定得離開這裡。

最後,他的目光瞄向了那些巡邏的皇宮精銳侍衛。

……

在另一片草地,此時被冰雪半覆蓋著,有些地方坑坑窪窪,周遭一片狼藉。

寒冷的空氣在蔓延,夾雜粗重的呼吸聲。

散亂的刀槍劍戟躺在地上,和他們的主人一樣沉寂——這是一具具滇國騎兵精銳的屍體,每一個死相凄慘,胸口被洞穿,心臟被抓爛,個個都是一招斃命。

血液在他們身下流淌,染紅了這偌大一塊地方的冰雪。

紅髮魁梧少年頭髮散亂張揚,一身衣甲已破爛不堪,他蒼白的臉上滿是鮮血,半跪在地,仰頭,堅毅的眼神瞪著罡震璽。

「乳臭未乾也想來殺我?你師父有沒有教過你什麼叫量力而行?」

罡震璽諷笑兩聲,旋即拿出圓月戰斧凌空劈下。

「不過,你,配得上死在我這斧下。」

就在這斧刃落在少年額心一霎那,忽然停下,罡震璽臉色驟變,驀地抽身後退。

咻!

砰!

前腳剛走,後腳一道東西落下,嵌入地面半丈。

「是你!」罡震璽面色肅穆,先前得意消失,變得非常冷冽,好像遇到了生平大敵。

一隻手出現在這槍桿上,反應過來的無涯這才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形出現在了面前,他頓時瞪大了眼睛,無比驚喜。

「師父!」

「起來吧,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易少丞手中的狄王杖槍,巨大的天果猶如寶石一樣粲然散發著濃烈而無形的能量,遙遙一指罡震璽,眼神凜冽。

「不,我也要與師父一同,我非得剁下這人的腦袋不可!」

易少丞的到來,讓無涯信心倍增,他對易少丞的崇拜已經到了盲目的程度。

殊不知眼前這披頭散髮猙獰無比的老東西,是有史以來最強勁的敵人,全盛時期的罡震璽就算打個噴嚏,都能把他震飛。

「無涯,待會只需自保,無需管我,」

「不,我要像師傅一樣,寧可站著死。」

「好。那就別讓為師失望。」

無涯長槍與易少丞並肩而立,兩人身上戰意勃然,獸性的眼睛死死盯著罡震璽。

罡震璽周身衣物無風自動。

他,只怕是要認真一回了。

……

一隻大嘴飛鳥忽然從角樓里飛出,越過竹林上空。

這時候,一支利箭咻地飛出,洞穿了這隻鳥,落在地上。

一人撿起,將它綁在腿上的書信拿出來一看,頓時緊皺眉頭。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鐸嬌的小師叔曦雲。

曦雲被鐸嬌命令看守此地,以防止那沈飛逃走。

這本來是一件很無聊的事,但今日,曦雲似乎有了有趣的收穫。

她拿著書信,找到了正在批閱奏摺的鐸嬌。

「看看吧。」

曦雲把信一扔。

鐸嬌打開一看,嘴角掀起一絲冷笑。

看到這絲冷笑,曦雲轉身調頭,好像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了。

「算了師叔,此事暫且壓著,等爹他回來再說。沈飛,好酒好肉的招待即可。」

「可這人能留嗎,他早就知道你爹的驍龍身份是冒充的,還知道你爹的一些心思,跟了那麼久,潛藏的很深啊。若是不殺,萬一逃走,豈不遭殃?」曦雲擔憂道。

「放心,短期內,他逃不走。」鐸嬌說到這裡像是想起了什麼,問曦雲道「師叔,少離這些日一直不在宮中,你可找到他的線索?」

「沒有。」曦雲奇怪的眼神倒是不如鐸嬌那麼擔憂,而是說,「你弟弟自從和我們剿滅了焱珠那一派的幫凶后,似乎有些神態黯然。畢竟,他還年幼,想必是沒有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面。」

少離都離開數日了,確實了無音訊。

「師叔,這幾天我也一直在思考從前,姑姑在臨死之前對我的啟發很大,她所說的沒錯,人間紅塵滾滾,大部分人都是過眼雲煙,而血親為最。她還吩咐讓我多加關心弟弟。這些年來,雖然焱珠姑姑一直在打壓我們姐弟兩人,但每每想來,終究是覺得少離待我最好、最親。」鐸嬌臉上露出回憶的神態,也想起了年少時的很多事情。

雕欄之外,綠竹搖曳。

清風襲來,竹影婆娑。

鐸嬌臉上露出絲絲苦澀,「小時候我總想早些長大,想見到易少丞,那種念想非常強烈。」

「呃?現在呢?」

曦雲自抱雙臂,斜斜的靠在一側,用一副老人家的眼神,看了鐸嬌一眼,又把目光改而看向天邊,神采既像是在傾聽,又似乎在思索自己的這一生。

「現在,我只希望易少丞可以平安的歸來,無涯哥哥平安的歸來。還有……師傅能和他在一起。」

鐸嬌的聲音越說越弱,鐸嬌的肩膀,顫抖不已。語調也越來越沉重。

曦雲轉過頭這才發現,鐸嬌早已泣不成聲,淚流滿面,豆大的淚珠滑落,濺起浮塵。

「嬌兒……你這麼說起來,讓我想起了無涯,我到有些想念這個無腦小子了。呵呵……你該上朝了。」曦雲走到近前,輕輕的拍打了一下鐸嬌肩膀,「收拾一下心情,待會你還要會一會那些大臣們呢。別忘了……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明天,明天的太陽一樣會升起。」

曦雲眼神充滿鼓勵。

這是她第一次用這樣的眼神看鐸嬌。

鐸嬌強行擠出一絲笑容,但又忍不住哭了。

「你可以喜歡他的。只是我……不能!」

許久之後,在曦雲的目光注視下,鐸嬌這才離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滇嬌傳之天悅東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滇嬌傳之天悅東方目錄 滇嬌傳之天悅東方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 好一對父女的心機啊!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