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柳素媛的三哥柳守財首先就不同意,因為按照他們這裡的規矩,父母健在是不能分家的,柳善三如今還在,他自然不同意分家,不然以後傳了出去,別人還指不定怎麼說他們這些做兒女的。

「對啊?」

「爹,你不會是身體出了什麼事吧?」

柳素媛二哥,柳守義一臉緊張的說道。

眾人聞言皆是緊張異常的看著柳善三,如果不是爹的身體出現什麼問題,他怎麼會提到分家呢?想到這裡眾人都擔心不已。

「爹,如果是你身體出現了什麼問題,就趕緊去請個大夫來瞧瞧,鎮上的大夫不行,我們可以去三匯縣請,去京城請。」

柳素媛的四哥,柳守富也是異常焦急的說道,說著就要往外走,去給柳善三請大夫。

「站著。」

見狀柳善三趕緊出言阻止道。

「爹?」

「行了,你們別瞎吵心!我身體好的很!」

雖然柳善三這麼說了,但是很顯然,眾人都是不相信的,於是一旁坐著的柳素媛趕緊出言道。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以及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你們都先別急,爹身體沒事,這次分家他們也是考慮了很久的,並且認為分家了對我們家日後的發展有好處,才決定分的。」

聽到柳素媛這麼保證的說道,眾人也就信了,不在擔心柳善三的身體問題,反而關心起分家這一事情了。

「小妹,爹娘都好好的分什麼家啊!這不合規矩,傳出去還不被人笑死!」

柳守財是非常守舊的人,聽聞柳素媛的話,自然也就不同意。

至於其餘的幾個哥哥,大哥,二哥則是全都聽柳善三,他要分家,分就是了。

柳素媛的四哥則是皺了鄒眉頭,沒說話,而四嫂劉氏則是欣喜異常,眉眼間是止不住的笑意。

她原本是想著老頭子,老太太百年後,分家她就能當家作主了,為此她已經惦記著分家的時候,她要要那些東西了,可沒想到這柳老頭子居然這麼爽快,直接就給分家了。

想到只要一分了家,自己就可以當家作主,自己管銀子,她便不由的心跳加速,臉上浮現出激動的喜悅,喜悅過後又盤算著自己家能分到些什麼,家裡的這座大院子會分給誰?

柳素媛的五哥是個沒多大想法的人,見三哥這麼說,同樣也道。

「爹娘都還在是不應該分家,不過爹如今已經決定了,我還是聽爹的。」

「我也是,分不分家都聽爹娘,即便是分了家,我們也還是一家人嘛!」

柳守孝因為之前聽柳素媛說過,因此有了心裡準備,所以分不分家對他而已都一樣。

作為媳婦在家裡的大事上都是沒有發言權的,因此柳素媛的那幾個嫂嫂即便是有想法,也沒開口說話。

同樣的像柳大勇這些小輩,也是沒有話語權的,自然也就插不上嘴,不過看他們的神情就知道,其實他們也是同意分家的。

畢竟如今的柳家,可謂是四世同堂,家裡的人多了,是非也多,雖然大家平時相處的都還好,但是每個人總還是有些自己的想法的,分了家對他們這些小輩來說才更好些。

「你們老爹我,既然說分家,那當然也是有考慮的,老三老四你們也就不必多說了。

如今家裡的人口多,日後等大勇他們成了親,人就更加多了,這人一多就是非多,兄弟,叔嬸,婆媳,妯娌之間相處起來也複雜。

雖然如今家裡的氣氛還好,但是以後家裡的小輩新娶了媳婦,萬一遇上個心眼多了,你們兄弟堂兄弟之間說不準還得鬧矛盾。」

「我不希望,你們幾個兄弟,以後為了錢財各奔東西,老死不相往來。」說道最後一句,柳善三警告的看了柳家的幾兄弟一眼。

「爹,你想多,我們絕對不會的!」

老大柳守仁聞言趕緊出言保證道,其餘的幾兄弟聞言皆是點了點頭,同樣保證,他們不會做出兄弟之間反目成仇這樣的事情。

「行了,這樣的事情,你爹我這輩子見的多了,與其這樣還不如我在的時候就把家分了,以後你們自己的日子就自己去過去,是好是壞都看你們自己了。」

「爹!!」

眾人聞言都低下頭,思考了半晌之後還是都點點頭,他爹說的也對,現在他們幾兄弟關係好,但是以後誰也不敢保證,如今分了家,他們至少不會因為錢財的原因而反目。

「爹,您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隨你吧!」

老三柳守財聞言嘆了口氣,點點頭同意了,他雖然不想分家,但是更加不願意日後他們兄弟成仇。

雖然說不分家兄弟之間就會成仇這樣的話太武斷了,但是他不願意去賭,不願意爹娘看見他們兄弟之間反目,既然他爹都如此說了,他們聽便是。

見到兒女對於分家一事都沒有了異議,於是拿過柳陳氏懷裡抱著的錢盒子,從裡面拿出一疊銀票和地契。

「家裡總共有十三萬兩銀子,你們小妹自己又添了兩萬兩銀子,一共十五萬兩銀子,在荊州買了三萬畝田地。

你們六兄弟每人就分五千畝好了,這是地契,你們自己收拾好,過幾天去衙門過戶。」

柳善三把手中的地契依次交給幾個兒子,然而柳守仁幾個兄弟見狀還是一臉的懵逼,十五萬兩銀子,三萬畝田地,他們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錢了?

他們原本以為如今的家裡也不過幾千兩銀子而已,畢竟這些年家裡又是買田,又是買地的,而且還修了房子,家裡應該沒多少銀子才是。

見他們一臉疑惑的表情,一旁的柳陳氏便直接說道,「你們幾個賺的銀子也沒多少,這些大部分都是你們小妹『一娉閣』,還有織布作坊,以及手工皂鋪子分的份子錢。」

聞言柳守孝便皺起了眉頭道,「爹娘,既然這些都是妹妹賺的銀子,不應該分給我們啊?」

「嗯~~」

柳素媛不贊同的搖搖頭,「六哥,當初我弄作坊,以及『一娉閣』鋪子的時候大家都是出了力氣了,大谷小谷她們這些姐妹更是成天的幫忙織布,這些不算成銀子,我心裡也過意不去。

所以我把作坊,鋪子的收益都折成紅利,我自己拿一部分,家裡公家也佔一部分,所以六哥你不要想的太多,這些本來就是你應該得的。」

「十五萬兩銀子,這也太多了吧!而且十五萬兩銀子能買三萬畝地?小妹你沒誆我吧?」

柳守財聞言也皺起了眉頭,要知道如今他們柳家村,即便是自己開墾的荒地也要十兩銀子一畝,而不要說荊州了,哪裡以前是著名的糧食產地,土地肥沃,即便是出二十兩銀子一畝,也不一定能買到。

柳素媛的三哥柳守財首先就不同意,因為按照他們這裡的規矩,父母健在是不能分家的,柳善三如今還在,他自然不同意分家,不然以後傳了出去,別人還指不定怎麼說他們這些做兒女的。

「對啊?」

「爹,你不會是身體出了什麼事吧?」

柳素媛二哥,柳守義一臉緊張的說道。

眾人聞言皆是緊張異常的看著柳善三,如果不是爹的身體出現什麼問題,他怎麼會提到分家呢?想到這裡眾人都擔心不已。

「爹,如果是你身體出現了什麼問題,就趕緊去請個大夫來瞧瞧,鎮上的大夫不行,我們可以去三匯縣請,去京城請。」

柳素媛的四哥,柳守富也是異常焦急的說道,說著就要往外走,去給柳善三請大夫。

「站著。」

見狀柳善三趕緊出言阻止道。

「爹?」

「行了,你們別瞎吵心!我身體好的很!」

雖然柳善三這麼說了,但是很顯然,眾人都是不相信的,於是一旁坐著的柳素媛趕緊出言道。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以及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你們都先別急,爹身體沒事,這次分家他們也是考慮了很久的,並且認為分家了對我們家日後的發展有好處,才決定分的。」

聽到柳素媛這麼保證的說道,眾人也就信了,不在擔心柳善三的身體問題,反而關心起分家這一事情了。

「小妹,爹娘都好好的分什麼家啊!這不合規矩,傳出去還不被人笑死!」

柳守財是非常守舊的人,聽聞柳素媛的話,自然也就不同意。

至於其餘的幾個哥哥,大哥,二哥則是全都聽柳善三,他要分家,分就是了。

柳素媛的四哥則是皺了鄒眉頭,沒說話,而四嫂劉氏則是欣喜異常,眉眼間是止不住的笑意。

她原本是想著老頭子,老太太百年後,分家她就能當家作主了,為此她已經惦記著分家的時候,她要要那些東西了,可沒想到這柳老頭子居然這麼爽快,直接就給分家了。

想到只要一分了家,自己就可以當家作主,自己管銀子,她便不由的心跳加速,臉上浮現出激動的喜悅,喜悅過後又盤算著自己家能分到些什麼,家裡的這座大院子會分給誰?

柳素媛的五哥是個沒多大想法的人,見三哥這麼說,同樣也道。

「爹娘都還在是不應該分家,不過爹如今已經決定了,我還是聽爹的。」

「我也是,分不分家都聽爹娘,即便是分了家,我們也還是一家人嘛!」

柳守孝因為之前聽柳素媛說過,因此有了心裡準備,所以分不分家對他而已都一樣。

作為媳婦在家裡的大事上都是沒有發言權的,因此柳素媛的那幾個嫂嫂即便是有想法,也沒開口說話。

同樣的像柳大勇這些小輩,也是沒有話語權的,自然也就插不上嘴,不過看他們的神情就知道,其實他們也是同意分家的。

畢竟如今的柳家,可謂是四世同堂,家裡的人多了,是非也多,雖然大家平時相處的都還好,但是每個人總還是有些自己的想法的,分了家對他們這些小輩來說才更好些。

「你們老爹我,既然說分家,那當然也是有考慮的,老三老四你們也就不必多說了。

如今家裡的人口多,日後等大勇他們成了親,人就更加多了,這人一多就是非多,兄弟,叔嬸,婆媳,妯娌之間相處起來也複雜。

雖然如今家裡的氣氛還好,但是以後家裡的小輩新娶了媳婦,萬一遇上個心眼多了,你們兄弟堂兄弟之間說不準還得鬧矛盾。」

「我不希望,你們幾個兄弟,以後為了錢財各奔東西,老死不相往來。」說道最後一句,柳善三警告的看了柳家的幾兄弟一眼。

「爹,你想多,我們絕對不會的!」

老大柳守仁聞言趕緊出言保證道,其餘的幾兄弟聞言皆是點了點頭,同樣保證,他們不會做出兄弟之間反目成仇這樣的事情。

「行了,這樣的事情,你爹我這輩子見的多了,與其這樣還不如我在的時候就把家分了,以後你們自己的日子就自己去過去,是好是壞都看你們自己了。」

「爹!!」

眾人聞言都低下頭,思考了半晌之後還是都點點頭,他爹說的也對,現在他們幾兄弟關係好,但是以後誰也不敢保證,如今分了家,他們至少不會因為錢財的原因而反目。

「爹,您既然已經決定了,那就隨你吧!」

老三柳守財聞言嘆了口氣,點點頭同意了,他雖然不想分家,但是更加不願意日後他們兄弟成仇。

雖然說不分家兄弟之間就會成仇這樣的話太武斷了,但是他不願意去賭,不願意爹娘看見他們兄弟之間反目,既然他爹都如此說了,他們聽便是。

見到兒女對於分家一事都沒有了異議,於是拿過柳陳氏懷裡抱著的錢盒子,從裡面拿出一疊銀票和地契。

「家裡總共有十三萬兩銀子,你們小妹自己又添了兩萬兩銀子,一共十五萬兩銀子,在荊州買了三萬畝田地。

你們六兄弟每人就分五千畝好了,這是地契,你們自己收拾好,過幾天去衙門過戶。」

柳善三把手中的地契依次交給幾個兒子,然而柳守仁幾個兄弟見狀還是一臉的懵逼,十五萬兩銀子,三萬畝田地,他們家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錢了?

他們原本以為如今的家裡也不過幾千兩銀子而已,畢竟這些年家裡又是買田,又是買地的,而且還修了房子,家裡應該沒多少銀子才是。

見他們一臉疑惑的表情,一旁的柳陳氏便直接說道,「你們幾個賺的銀子也沒多少,這些大部分都是你們小妹『一娉閣』,還有織布作坊,以及手工皂鋪子分的份子錢。」

聞言柳守孝便皺起了眉頭道,「爹娘,既然這些都是妹妹賺的銀子,不應該分給我們啊?」

「嗯~~」

柳素媛不贊同的搖搖頭,「六哥,當初我弄作坊,以及『一娉閣』鋪子的時候大家都是出了力氣了,大谷小谷她們這些姐妹更是成天的幫忙織布,這些不算成銀子,我心裡也過意不去。

所以我把作坊,鋪子的收益都折成紅利,我自己拿一部分,家裡公家也佔一部分,所以六哥你不要想的太多,這些本來就是你應該得的。」

「十五萬兩銀子,這也太多了吧!而且十五萬兩銀子能買三萬畝地?小妹你沒誆我吧?」

柳守財聞言也皺起了眉頭,要知道如今他們柳家村,即便是自己開墾的荒地也要十兩銀子一畝,而不要說荊州了,哪裡以前是著名的糧食產地,土地肥沃,即便是出二十兩銀子一畝,也不一定能買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錦繡田園嬌小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錦繡田園嬌小妻目錄 錦繡田園嬌小妻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