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冷熱交替

第98章 冷熱交替

第98章冷熱交替

一盞茶后,待碧衣提了食盒回來,吩咐二等丫頭打水、拿牙粉,準備服侍主子起身。

惜晴從裡面將門打開,此時她已將情緒調節好,和平時相比並無異樣,碧衣放下心來,至少不會一開始便壞了主子的事。

備好所需物品,碧衣輕輕叩響房門,「主子,該起身了。」

裡面沒有回應。

「主子?」碧衣接著又敲了幾下,裡間突然傳出『哇』的嘔吐聲。

碧衣一驚猛地推開門,床上的慕雪柔此時正趴在床邊,無意識的嘔著鮮血。

「主子!」碧衣驚呼,同時跑進屋內,她身後跟著的丫鬟們有幸看到了這麼一幕。

一灘紅黑色的鮮血,披頭散髮臉色蒼白嘴角掛著一行血跡,形似女鬼的慕雪柔,有膽子小的若不是旁邊人扶著都能蹶過去。

丫鬟們全部看向碧衣和惜晴,她兩個是眾人主心骨,主子出了這樣的事情,下一步她們應該怎麼做?

碧衣和惜晴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震驚、擔心、焦急等情緒,她們大聲呼喚著慕雪柔,可床上的人一絲生氣也無。

碧衣站起身獨自念叨著,「不行,這樣不行,惜晴你留下照顧主子,我去找王爺。」

惜晴鄭重的點點頭,「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主子的。」

碧衣又指了個丫頭,「你去將咱們府上的府醫都叫來,告訴他們在太醫來之前,不許離開主子半步。」

「是。」那丫頭福了一福,趕忙跑了出去。

「時間不多,我先走了。」說完碧衣提著裙擺便沖了出去。

惜晴穩了穩心神,她心裡建設半天也沒想到一開門看到的會是這樣一個情景。

吩咐小丫鬟們燒水開窗戶,此時的慕雪柔側躺在床邊,一隻手伸出床外,惜晴戰戰兢兢的將她板正,使其仰面躺在床上。

伸手撥了撥慕雪柔遮在臉頰的長發,撥開后,惜晴發現還不如就原樣不動呢,現在慕雪柔臉色已經發青,有些灰敗之象。

惜晴哆嗦著手想將慕雪柔的頭髮再撥回去,就在這時慕雪柔突然伸手將被子掀開,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音節。

惜晴離慕雪柔本就近,她猛的一動,嚇得惜晴直接跌坐在地,長大嘴巴尖叫出聲。

在一旁忙著的小丫頭們同樣嚇了一跳,她們雖然離的遠,但惜晴的叫聲太有穿透力,她們下意識的看向床上的慕雪柔。

她正胡亂扯著自己的衣服,急切吼聲含糊不清的吐字,惜晴壯著膽子從地上爬起來,離得近些便聽見慕雪柔一直在重複一個字——熱。

惜晴急忙吩咐門邊的丫頭,「紅兒你去拿冰,要快!」

紅兒忙應聲跑了出去、

之後又叫一個丫頭在一旁打扇,她自己動手幫慕雪柔脫掉外面的衣物,只留中衣。

即便這樣,慕雪柔還在念叨著熱。

很快,取冰的紅兒回來了,惜晴連忙拿手帕裹住要給慕雪柔冰敷,可還沒近身,慕雪柔一改之前的動作緊緊縮成一團。

不消片刻,嘴唇變成青紫色,她渾身發著抖說了一個字——冷。

惜晴將手裡的冰放下,拽過錦被給慕雪柔蓋上,可她還在瑟瑟發抖一刻也不停的重複著冷字。

「你們去將所有棉被取來,丫兒去找章管事要炭和火盆來,快去!」惜晴見慕雪柔不住的抖,干催將她用被子裹好,從後面抱住。

一來防止慕雪柔亂動,二來多少暖和一些。

小丫鬟們也是行動迅速,不一會兒棉被炭火全部齊備。

惜晴坐鎮指揮,床上的慕雪柔忽冷忽熱可把她們折騰了個夠嗆。

碧衣同樣不輕鬆,她手裡雖然有解藥,但前期那藥丸的功效太過劇烈,若是早一些請來太醫施針,慕雪柔還能少受些苦。

她跑去找府里的車夫,將意思說明白,車夫也是半點不敢耽擱,駕著馬車在街上跑的飛快。

碧衣坐在車裡感覺都快要被顛散架了,時間緊迫她只能強忍著,一手扒著車沿,一手拿帕子捂著嘴巴,生怕一不小心吐出來。

宮門外有禁軍把守,碧衣和車夫自然是進不去的,她從馬車上下來踮腳望了望宮門,道路兩旁都是等待自家老爺下朝的轎夫,其中自然有端王府的轎子。

像碧衣這種直接駕著馬車來的根本沒有,所以她一出現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端王府領頭的轎夫張全自然是認識碧衣的,柔側妃身邊伺候的人他們一點兒不敢得罪,一路小跑著過來,客氣的說道,「碧衣姑娘,怎麼這個時辰過來,可是側妃娘娘有什麼交代?」

「王爺什麼時候下朝?」碧衣著急的問他。

「快了,差不多還有一刻鐘,王爺就出來了,」張全看見碧衣很是焦急,遂問到,「碧衣姑娘找王爺可有急事?」

「嗯,」碧衣點點頭同時鬆了口氣,還好時間不算太久,「勞煩張大哥幫我看著點王爺,待王爺出來馬上告訴我,多謝了。」

說完福了一福,張全哪裡敢受她的禮,連忙擺手,「碧衣姑娘客氣了,你放心,王爺一出來我便帶你過去。」

他臉龐有些發紅,第一次跟柔側妃身邊的碧衣姑娘說這麼多話,他們平日里都是做粗活的,對姑娘家自然有些幻想,尤其是柔側妃身旁的兩個一等丫鬟,又漂亮又能幹,行事氣度比一般人家的小姐還要強上幾分。

像他們這些大老粗,雖在王府供職,但到底身份不高,接觸的都是粗使婆子,像今天這般和側妃身邊的姑娘說話,還是頭一遭。

不怪張全會臉紅,其他沒過來的轎夫各個伸長脖子看向這邊,一臉的羨慕嫉妒恨,心裡別提多羨慕張全有機會和佳人說話,早知道他們就該先一步過去,那這等福氣自己也能享一享吧!

不一會,宮門處有人出現,下朝的官員們三三兩兩的走了出來,或交談或沉思或讓禮,和平日下朝並無不同,每日轎夫待的地方皆是固定的,所以他們直接向來時方向走便可,若是轎夫一擁而上,不但接不到人不說,連宮門口都會被堵住的。

碧衣伸長了脖子看向宮門口,待人走了大半都沒看的夏侯銜的身影。

她孤疑的拉了拉張全的衣角,「張大哥,你看到王爺了嗎?」

「沒…沒…沒…看…看到啊。」張全激動地連話都不會說了,碧衣姑娘竟然拽了他的衣角。

天吶,這件衣服他回去便收好,絕對不洗!

「王爺去哪了?」碧衣跺了跺腳,怎麼關鍵時刻找不到人?!

「你別…別著急,」張全掐了自己手心一下,老結巴像什麼話,「我這就去問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章 冷熱交替

1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