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終)

第84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終)

容源和謝菡原本準備,先準備大兒子的婚禮,再準備小兒子的。

但是,容喆死活不同意,他盼星星盼月亮的,終於盼到迎娶婉兒過門了。

現在給他一竿子支到明年五月,打死他也不能同意啊!

最終,容源和謝菡經不住容喆的軟磨硬泡,還有容離在中間說和,容喆的婚事也拍板定了下來,和容敬同一天成婚。

容源和謝菡又跑去御史府,找到溫言和呂燕解釋了一番,因為之前從來沒有兄弟二人同天成婚的先例,他們怕溫家覺得自己家對溫婉不重視。

呂燕那顆嫁女兒的心已經綳不住了,在溫婉跟著容離追去邊疆的這段時間,兩家人沒少來往,說是親如一家也不為過,兩家夫人早就成了手帕交。

這會兒,謝菡將想法一說,呂燕都沒猶豫直接就答應了。

別的不說,單就是兩個小的一回來,容喆第一時間上自家門來請罪這份心,他們家就能放心把女兒交給他。

更何況,自家姑娘還是真心喜歡人家呢。

女兒出嫁,當娘的不就是怕女兒在婆家受委屈嘛,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哪怕在家在寵著慣著,一旦嫁了出去,他們娘家就再沒辦法時時刻刻為女兒撐腰了。

呂燕真心覺得,她家女兒能嫁到容家,絕對一點委屈都不會受。

有謝菡這個婆婆在,她放心。

而且,謝菡直接就跟她說了,往後兩家人常來常往,溫婉就是他們兩家的女兒了,往後想回家住了,便隨時回來,反正兩家人離的也不遠。

這話給呂燕感動壞了,連連感嘆自家姑娘是個有福氣的。兩人的婚期定下,容家已經將容敬大婚需要的東西,準備的差不多了,現在加一個容喆,家裡這邊倒沒添太多麻煩,只是命人趕忙將容喆成婚後要住的院子收拾妥當

,布置一番便可。

最主要的是要抓緊往溫家送東西了。

容家一派喜氣洋洋,懷了身孕的容離樂的閑不住,也不回皇宮住,天天賴在娘家忙忙這幫幫那的,夏侯襄在一旁護著,生怕出什麼岔子。

為這事,容離沒少被自家娘親訓,她住娘家,連帶著夏侯襄也不去宮中住,跟她待在容府,這哪兒像出嫁的女兒?

都要長到娘家了。

容離『嘿嘿』笑著耍賴,她離開家太久,還不讓在家多賴幾天了,等兩個哥哥的婚事忙完,她保證全鋪蓋卷進宮,絕不在家礙娘親的眼。

氣的謝菡直點她腦門,自個兒是嫌她礙眼嗎,還不是怕夏侯襄有意見,怕他們夫妻感情受損嗎。

真是,不省心的閨女。

一旦忙起來,時間便會過的飛快,容敬和容喆的婚禮,就在緊鑼密鼓的準備中,到了。

天未亮,容家便熱鬧了起來,下人們穿的喜氣洋洋,手裡端著托盤上放著各式各樣的物品,他們腳不沾地兒的穿梭在容府中,忙碌卻有序。

容敬和容喆兩兄弟難得的同步了一次,一晚上兩人都沒怎麼合眼,心中滿是興奮。

睡覺?不存在的!

天光未亮,倆人也沒用人叫,自覺自動地換上了大紅喜服,新郎官的裝束一上身,倍兒精神!

謝菡自起身開始便合不攏嘴了,一天倆兒媳婦娶進門,誰家當婆婆的有她這個福氣。

指揮著眾人將該擺的東西擺了,該準備的東西準備好,茹梅跟在她身邊提醒著,以防有什麼東西忘了。

直到天光大亮,吉時將近,容府迎親的隊伍已經整整齊齊的站在大門前,隨時準備出發了。

謝菡和容源拉著兩個兒子叮囑半天,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將兒媳婦給他們接回來,容敬、容喆二人連聲稱是,那心思早就飛了出去。

嫁娶乃是大事。

長街之上早就站滿了看熱鬧的人,小孩子被大人們護在身前,伸長了脖子想去看看新郎管長什麼樣子。

鞭炮聲起,迎親的隊伍兵分兩路,前往齊王府和御史府,接少奶奶去了。御史府忙做一團,容喆早早的命人將做好的鳳冠霞帔送了來,細密的針腳、精緻的綉藝令溫婉愛不釋手,難得的,溫婉做的那塊料子被放在了胸前的位置,一旁的綉

紋將她綉過的布料都襯的精緻了起來。

大紅嫁衣沾身,溫婉的面容越發嬌艷。

她身旁的凝軒經過一路的歷練,如今也能挑起大梁,溫婉成婚的準備工作,凝軒沒少操心,連呂燕都連連誇讚。

今日更是里裡外外的忙活,這外面自是有嚴邈幫襯著的。成婚本就是極其繁瑣的事情,有人操心還得有人出力才成,說來也是姻緣巧合,嚴邈和凝軒是在打北狄時看對眼的,日復一日的相處,倆人建立了身後的革命感情,

咳,這個詞是容離說的,因為她最先看出兩人的苗頭,樂呵呵的給倆人點了鴛鴦譜。

溫婉這個當主子的,高興的不行,凝軒和她自小一起長起來的,凝軒的終身大事,她一直放在心上來著,倆人的感情和親姐妹一般,溫婉自是要給凝軒配個好人家。

沒想到這丫頭千里迢迢追了來,倒是給自己追出個夫婿。

溫婉很是欣慰,果然不出來轉轉,你都不知道自己的緣分在哪。

嚴邈的仇家也被查了出來,夏侯襄未登基前,著手處理朝政時便將嚴邈和沐蓉語倆人的事給查清楚了。

身為天子,只要想查就沒有查不出來的。

夏侯襄知道容離一直挂念著他二人的事,所以著手去查,不到三日真相便完完整整的擺在了龍書案之上。

一干涉案人等全部捉拿歸案,尤其是事關蓉語父親一案上,涉案人數之多之惡略,是前所未有的。

夏侯襄直接將一串貪腐官員嚴懲,既是還了沐家的清白,也是為肅清朝政,拔除毒瘤。

嚴邈也領了官職,他在幾場戰役中表現異常出色,如今不僅管理玄甲騎,還入了伏虎營。

和他一起入伏虎營的,還有秦勇、紀明輝、辰逸和暮楠四人。

為此,秦勇激動的三天沒睡著覺,他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齊王府——

齊老王爺沒什麼經驗,家裡也沒個女眷操持,原本以為要抓瞎,可誰也沒想到,顧盼瑤竟然來幫忙主持大局。

原本謝菡是準備讓茹梅過去的,她們府中嫁過女兒,該是什麼程序自是知曉的,可當謝菡得知原來的顧貴妃竟會屈尊降貴去齊王府幫忙,一時間還真有點不明所以。

容離倒是笑了,看來夏侯杞這小伙兒靠譜啊,能支使動顧貴妃的,可不就是他這個兒子了。

沒想到,夏侯杞和自個兒大哥還處出階級感情來了,這忙幫的太及時了。

花轎抬進門,新娘跨火盆。

前來賀禮的賓朋早已到來,嘴裡說著恭賀的話語。

待到新人進門,禮官兒唱和,隨著那一聲『夫妻對拜——送入洞房!』長長地唱和聲,熱熱鬧鬧地叫起了好。

兩對新人被簇擁著,送進了洞房。

洞房之中全是耀眼的紅,那喜氣洋洋的顏色映入眼帘,容敬臉上的笑容不禁又擴大了幾分。

他,是由衷的歡喜。

目光落在那個坐在床沿邊的姑娘,雖然此時的她被蓋頭遮住容顏,可不難想象,今日的她將會是多麼美麗的模樣。

喜娘將喜稱放在容敬的手中,嘴裡說著吉祥話,身後瞧熱鬧的人起著哄,別提多熱鬧了。

容敬的手微微有些顫抖,從未緊張過的他,在今日,發現自己的一顆心無時無刻不在顫動著。

他的新娘,就在眼前。

蓋頭隨著喜稱緩緩被勾起,瑾萱緊張的咽了下口水,她感覺一顆心都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上花轎、入洞房,她終是成了他的妻。

眼前突然變亮,瑾萱不適應的眯了眯眼睛,抬起頭時,她看到的是那張令她魂牽夢縈的面容。

此時的容敬定定地看著瑾萱,眼中再容不下其他。

玉貌嬌艷自無暇,今天的她,真的好美。

早已住進他心頭的她,自此之後便要與他攜手共同走完一生。

容敬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唇間帶笑,滿目柔情,「萱兒。」

瑾萱嬌羞垂眸,伸出手去與他交握,兩人對面而立,自喜娘手中接過酒杯,手臂交錯,共飲合巹酒。

甜酒入喉,浸入心田。

自此,他們便是夫妻。

這世上,最親密的人。

送新人入洞房的事,顯然不太適合容離這個孕婦去做,夏侯襄扶著她去外面透透氣,待到晚宴之時在進去。

兩人身邊跟著大白,大白的腦袋上正立著賭氣的小黑。

容離好小的點了點小黑的腦袋,「怎麼,還生氣呢?」

「我能不生氣嗎?」小黑登時就炸毛了,「我含辛茹苦,費心費力…」

「滾~」

「哈哈哈…」她看著長著大嘴滿臉委屈的大白,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你看看,你看看它!」小黑一直大白,都快氣的冒煙了。

容離好不容易止了笑,擦了擦眼角的淚花,「這也不能怪大白,嗓子條件受限,它也不想發出這種聲音的,對不對?」

說著,摸了摸大白的腦袋。

大白重重的點了點頭,然後應和一聲,「滾~」

「你別說話了!」小黑氣的一巴掌拍大白腦袋頂上,「我可從來沒教過你這個,你自學能力挺強啊!」容離靠在夏侯襄肩膀上笑的不行,自從小黑教大白學說話開始,就期盼著有一天能和大白正常交流,倆人在一塊待的時間也長,小黑嘴又碎,沒個陪聊了,它著實有

點憋悶。

可它萬萬沒想到,教了那麼長時間的話,好不容易等到大白張嘴了,結果就給它來了個『滾』,它當時都懵了好嗎?!

容離也是研究半天才琢磨出來,大白估計也不是準備說人話,白虎聲線本就粗便於吼叫,那個『滾』字應該只是聽起來比較像,其實它只是叫喚了一聲而已。

只不過,不知道為啥,叫跑偏了。

耳邊是小黑念叨大白的聲音,身畔是自己心愛的男人,容離大大地呼出一口氣,仰頭看著漫天的繁星,感嘆道,「真好啊。」

夏侯襄偏頭在她發間落下一吻,攬在她腰間的手不覺又緊了緊,唇角微勾,眸間映著星辰,「是啊,真好。」——全文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目錄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終)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