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六)

第841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六)

小六兒負責送信的時候,被容敬派出去的人盯上了。

當信息全部傳到容敬耳朵里時,便命人備轎,他要去找夏侯杞一趟。

夏侯杞一連七八日,一直在府中窩著,都快長毛了。

他是怕萬一容敬來找他,他不在,那不就直接錯過了。

輕重緩急他是知曉的,玩兒什麼時候不行,議大事要緊。

這不,就給他盼來了。

容敬進來時,夏侯杞嘴咧的都快能看到后槽牙了,「你可算來了,再不來我就去找你了。」

他需要出府透透氣,什麼時候這麼老實過。

容敬坐下后,夏侯杞連忙將眾人遣散,蹦到容敬面前,「怎麼樣怎麼樣?想清楚沒。」

「合作。」容敬也沒廢話,時間緊任務重,主要他們不知道夏侯禹什麼時候逼宮。

「痛快!」夏侯杞樂的一拍大腿,「怎麼整?」

容敬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之前來找我,就沒個章程?」

「那玩意兒我哪兒有啊,」夏侯杞撓了撓頭,「動腦子的事我不在行,要不找你幹嘛,你說咋整就咋整,等動手的時候我來,我動手能力比較強。」

動手能力…是這個意思嗎?

容敬嘴角微抽,「事關重大,先去封信給戰王,這幾日我已經…」

這些時日雖是派人打探消息,但容敬已經在心中盤算該如何做了。

逼宮不是小事,需要周密的計劃,無論之前準備的如何,在行動之前必然有一段時間緊鑼密鼓的準備,不然如何成事。

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不能讓夏侯禹有大把空閑的時間去琢磨,東南戰線未定,戰王一時半刻回不了京城,他們需要做的是拖延時間。

拖到戰王回來,一切都好說了。

既然不讓夏侯禹閑下來,就得給他找點事情做。

而找茬的最佳人選,自是夏侯銜無疑。

反正倆人遲早對上,先讓夏侯銜給夏侯禹找找茬,就當為他找個出氣口,先出出氣,不然知道自個兒媳婦兒…

那不得氣死啊。

容敬覺得,自己對夏侯銜還真是好啊。

另外小六兒的事情,容敬也跟夏侯杞說了,這孩子目前還動不得,不能讓夏侯禹察覺到不對,只暗中跟著便是。

夏侯杞自是表示同意。

兩人商議了半晌往後需要做的事情,當然,主要是容敬說,夏侯杞點頭加記下自己需要做的事情,還有需要派人手才能做的事情。

直到天微微擦黑,容敬才離開王府。

夏侯杞邊寫著送往邊疆的信件邊感嘆,「就是聰明,同樣是腦子,人家那個是怎麼長的?」

待一切安排妥當,容敬確保夏侯銜能很順利的去找夏侯禹的茬后,他便開始著手準備自己要做的事情了。

替離兒出氣,也不能只靠夏侯禹的回擊,別的事情他可以隱在幕後,做操縱之人。

但為家人出氣,他可不打算躲。

一連幾日,容敬手上的事情不斷,樁樁件件安排下去也是很費心力的。

瑾萱依舊每隔幾日便來趟容府,對於容敬和夏侯杞要做的事情,她也知曉了。

容敬根本就沒打算瞞她,瑾萱是那個要陪他走完一生的人,他認為夫妻一體,不論發生什麼事情,對方都有權利知曉。

更何況,是這麼過癮的事情。

瑾萱沒想到容敬能跟夏侯杞攪和到一起去,這倆根本就不是一類人,容敬多靠譜,夏侯杞多不靠譜。

瑾萱不禁感嘆,緣分這事吧,還真是說不清。

關於要為容離出氣的事情,瑾萱舉雙手贊成,自打她和容離成了好朋友,每次看夏侯銜都覺得不順眼,別看長的人五人六的,可乾的都是什麼破事。

給她們阿離禍害成那樣,得虧阿離心志堅強,若是換了旁人,一封休書沒準會要了一個女子的性命。

是以,瑾萱每次見夏侯銜都沒什麼好臉色。

現在知道了這麼大的事,瑾萱很激動啊,一個勁兒的問容敬什麼時候攤牌,她很想看看夏侯銜知道真相時的臉色,到底有多好看。

待所有事宜準備妥當后,朝堂上的情形就很好看了。

容敬這人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直接鎖喉。

夏侯銜通過自己的努力,剛剛有點政績,畢竟想靠這些成績奪得皇上青睞,意圖一舉拿下太子之位。

之前都好好的,皇上也誇、同僚也誇,可不知從何時起,他彷彿被容敬給盯上了。

只要是他的提議,容敬便會從各種角度來說明,他的舉措不妥,不止不妥還會有後患。

容敬那張嘴,朝堂上的眾人沒有不知曉的,他就是有把黑的說成白的還讓你心服口服的本事。

這下朝堂之上可謂熱鬧非常,每天沒別的事,就聽夏侯銜和容敬倆人在朝堂上分辨了。

原本新政想要實施就是難事,一個提議出來,總要多方面考量,待所有環節確認無誤方可實施。

夏侯贊身為天子,對於新政更是慎之又慎,之前夏侯銜的提議,聽起來倒是不錯,可有幾件在實施的過程中,確實出現了不小的差池。

所以,此時容敬沒事插上的這一腳,讓夏侯贊不得不認真考慮,夏侯銜提議的可行性。

畢竟聽起來,還是容敬說的比較有理。

而且,他的提議似乎更合理一些。

一時間,夏侯銜舉步維艱,再難有更進一步的成績,每日下朝回到王府中自是沒少發脾氣。

夏侯銜憋著股邪火,不發出來實在難受。

然而瞌睡就有人給送枕頭,夏侯禹當仁不讓地被送到他的眼前。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皇子在京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自己的營生,有的放在明面上,有的隱在暗處不調查便不知曉誰是幕後東家。

夏侯禹暗中經營的生意,斷了夏侯銜的財路,若是放在平常,夏侯銜也不會太在意,他手中的產業不少,不在乎這仨瓜倆棗的。

可壞就壞在他在政事上被容敬堵的不輕,心中有火沒處發,此時有人撞到他的手裡,自是要好好查清楚的。這一查,就查到了夏侯禹的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1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六)

9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