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四)

第839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四)

下人來報時,容敬還愣了許久,這個在朝中名聲響噹噹地『紈絝』小王爺,跑他這幹嘛?

被懟嗎?

他心情可不美麗啊。

若論交情,兩人之前沒有。

不知,夏侯杞前來,所謂何事?

反正談論政事是絕對不可能的。

命人請夏侯杞進來,有什麼事情,當面說吧。

夏侯杞大搖大擺的跟著小廝往裡走,這還是他頭一次進相府,往日這地兒他可不敢來,不說有容老大人,單單容敬就夠他喝一壺的。

他這種性子的人,是最怕碰到容敬這樣的,說也說不過,打還不敢打,不然傳到父皇耳朵里,甭看他是皇子,也有他受的。

容敬彈劾人,說讓你涼幾成就讓你涼幾成,教科書式彈劾,你都找不著反駁的點。

是以,今日之行,甭說容敬,就連他自己都沒想到。

夏侯杞都佩服自己的勇氣,什麼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說的就是他寄幾個兒!

夏侯杞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心裡準備,為了計劃,他受點小委屈不打緊,畢竟找盟友還得找個厲害的角兒不是?

「呵呵,容侍郎,」夏侯杞進來后先笑,常言道伸手難打笑臉人,「早啊。」

「王爺,」容敬起身行禮,抬起頭后,面無表情地說道,「快該擺午飯了,王爺留下吃點嗎?」

夏侯杞:「……」

這是說他來的晚,還是說他來蹭飯的?

亦或者,直接攆人?

按套路來講,不想留誰不才這麼說,「快要吃飯了,您留下吃點再走吧。」

另一個趕忙起身並推脫道,「不了不了,家裡做好了,我回家吃去。」

倆人你來我往兩個回合,差不多就該走人了。

可問題是,他剛來呀?!

「呵呵呵,」夏侯杞乾笑著打哈哈,「飯不急,我有事。」

他還是趕緊說了吧,不然繞圈子他自認繞不過容敬。

「王爺請講。」容敬唇邊有了些許笑意,痛快點大家都省事。

夏侯杞的目光掃視了一圈周邊,然後樂呵呵的看著容敬不說話。

那意思,這事挺重要,讓無關的人都退下吧。

夏侯杞不說話,容敬就更沒話說了,倆人站在當間兒,大眼瞪小眼。

是的,容敬都沒給夏侯杞讓座。

夏侯杞的名聲是眾所周知的,誰沾上誰頭疼,容敬的意思是,有事說事,說完趕緊走,大家都站著,你也不能在我這兒待太久。

所以,座沒讓,茶就更不可能上了。

伺候容敬的小廝們看到自家少爺和小王爺站著一動不動,一度以為二人要這般對視到地老天荒。

夏侯杞先憋不住了,這事一般人聽不得,容敬又沒遣散下人的意思,那他…

只見夏侯杞一個箭步上前,扒著容敬的耳朵就要說悄悄話。

容敬萬萬沒想到,夏侯杞這麼大人還能幹出咬耳朵的事,本能反應就是往後退,但是…動作明顯沒夏侯杞快。

畢竟夏侯杞再紈絝,那也是正經學過功夫的人。「王爺別衝動,」容敬見躲不過便趕緊攔,他之前沒跟夏侯杞打過交道,只知他行事隨心所欲,但沒相到如此隨心所欲,兩個大男人咬耳朵怎麼都不好看,容敬尷尬地

咳了一聲,吩咐道,「你們都下去吧。」

頭一次,容敬覺得好像有點憋屈。

不消片刻,偌大的正廳內外一個下人都沒了,夏侯杞嘿嘿一樂,撒開容敬大喇喇往圈椅上一坐。

不是他吹,正面剛,他還沒怕過誰。

畢竟論起無賴來,他認第二,還沒誰敢認第一。

「你看你,我都來半天了,連個茶都不給上。」夏侯杞覺得容敬還是挺在乎臉面的,那他就無所畏懼了。

「家裡窮。」容敬淡定的往椅子上一坐,剛才不過是沒料到夏侯杞的舉動而已,對他行事作風大概有個了解后,容敬就知道怎麼對付這樣的人了。

夏侯杞一噎,畫風咋還變了呢?

「有什麼事,王爺說吧。」容敬轉頭看向夏侯杞,面容肅穆,目光很是認真。

夏侯杞皺了皺鼻子,得,他是來找盟友的,不是來找茬的。

調整好姿勢,夏侯杞端坐好便道,「我來,是跟你說關於端王妃的事。」

端王妃?

容敬皺眉,他小妹曾經也是端王妃,只不過現在的端王妃已經是南楚的皖月公主了。

她的事,夏侯杞為什麼要來跟自己說?

容敬一時間沒想明白,所以,也並未出聲。

「我跟你說啊…」夏侯杞看容敬表情就知曉他沒明白自己話中的意思,遂把皖月與夏侯禹在白麓閣私會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

說來也巧,他無意中去聽書,竟然聽來這麼一個驚天動地的秘密,夏侯杞都覺得自己的運氣著實太好了。

容敬沒想到這為端王妃竟和寧王有染,這等皇家辛密之事,夏侯杞來告訴他,是為了什麼?

容敬目光狐疑,打量著夏侯杞。夏侯杞根本沒注意,故事這麼有趣,他越講越帶勁,把自個兒打探到的事情全說了,一點都不帶藏私的,說到最後,他咽了口唾沫總結,「打死我都沒想到夏侯禹心思竟然這麼大,他要篡位成功了,我們這些兄弟一個也得不了好。我這小命兒雖不說多金貴,可大好時光還沒享受夠呢,我那些哥哥里,誰當皇帝都比他當強。而且就他那種衣冠禽獸,小爺我最看不慣了,惦記兄弟媳婦兒,我呸!而且那勞什子公主還想謀算小皇嬸,我與小皇叔素來親近,若是沒這層關係就算了,現如今小皇叔都娶了小皇嬸了,她還惦記著,這就是她的不對了。我這次來是為了自個兒的小命兒,小皇嬸可是你妹妹,你沒有不管的道理吧,而且借這事還能噁心夏侯銜一把,怎麼樣?合作不

?」

「你想當皇帝?」夏侯杞都跟他這麼光棍兒…呃,掏心窩子了,容敬覺得自己個兒想啥就問啥吧。

說話繞彎子,他其實也覺得累。

「哎喲,我可謝謝您…」夏侯杞站起來連揖都作上了。容敬依舊沒有表情,但心裡卻咯噔一下,他們容家沒有站隊的習慣,若夏侯杞真如此想,哪怕他再心動,也是合作不得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9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四)

9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