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

第835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

謝菡那雙眼睛多毒呢,打眼一瞧就覺得倆人狀態不對。

清晨時還別彆扭扭誰也不敢瞧誰,這會兒進來那嘴角是壓都壓不下來。

瑾萱羞羞怯怯地福身一禮,容敬與她並肩而立,也是一禮。

謝菡眉梢微挑,咋覺得又啥不得了的事情要發生呢?

準備要坦白了,倒是有些緊張。

瑾萱低著頭沒開口,容敬當仁不讓,他也不能什麼事都讓萱兒沖在前面。

以前是他不好,以後,不會了。

「母親,我與萱兒…」

容敬還沒說完,謝菡登時便樂了,「好好好,萱兒,快來。」

瑾萱紅著臉蹭過去,臉都要埋到胸口裡去了。謝菡拉著瑾萱一個勁兒的笑,嘴角都要咧到腮幫子了,她都要高興死了,拍了拍瑾萱的手,「好孩子,伯母早就相中你了,奈何我家那傻小子不開竅,阿彌陀佛,現在

總算是能將你定下了。」

一旁的『傻小子』容敬頗為無奈,怎麼能在萱兒面前埋汰他呢,「母親…」

謝菡直接一個白眼甩過去,「怎麼?說你傻還埋汰你了?讓我們萱兒吃了那麼多苦,往後你若敢待她不好,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她這做娘的容易嗎?

總擔心她家傻兒子把事情給搞砸了,心被提的老高老高,尤其是今兒早上。

現在好了,她的心總算能放到肚子里了。

瑾萱臉都要紅透了,但聽到此還是忍不住地為他辯解,「伯母,莫…莫再多說他了,他…很好的。」

聲音雖小,可這軟軟糯糯地一句,誰聽了都能甜到心縫兒里去。

容敬驕傲的挑了挑眉,有萱兒護著,母親也不好再說他了吧。

果然,謝菡笑的前仰後合,「好好好,伯母就不說他了,免得你心疼,好不好?」

哎喲喲,兒子兒媳能琴瑟和鳴,那才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謝菡一句話,又將瑾萱的臉給說紅了。

當然,自打進了這屋子,她臉上的溫度就沒下來過。

「等我和你爹準備準備東西,明兒就去王府提親。」

這話是跟容敬說的,可謝菡的眼睛就沒離開過瑾萱。

既然兩個小的跟她挑明了,他們家若再不行動,那是不懂事了?

再者說了,東西都是現成的,自打她看出萱兒對敬兒有意思后,她就沒閑著,為了聘禮她少往那些有名的鋪子里跑。

聘禮自是要準備的厚厚地,他們容家無論娶妻還是嫁女,都會不怠慢了媳婦兒和姑爺。

現如今,她這大兒媳喲,終於要進門了。

「好了好了,你們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就別陪我這個老婆子了。」謝菡自認是個很懂事的婆婆,耽誤兩個小的談情說愛,她可不能幹。

另外,她還得去書房逮她相公呢,商量商量明日何時去提前,怎們說這事。

齊老王爺對他家還挺有意見,他們得想好轍,可不能讓人家給回絕了。

「快去,快去吧。」謝菡揮了揮手,她要辦的事還多著呢。

容敬帶著瑾萱過來,本就是來說明一下倆人的關係,順便旁敲側擊一下,催他母親張羅著去王府提親。

現在雖說萱兒陪他的時間長,可還是要回王府的。

容敬覺得自己一刻都不想與她分開,所以,這提親之事自是越早越好。

他想要早些將她娶過門,一起生活。

現在母親話都說到這了,他也沒什麼求的了,自是帶著心愛的姑娘先撤了。

謝菡一刻沒耽誤,直奔書房去找容源,一溜小跑啊。

容源正看公文呢,結果就聽門『砰』地一聲被推開,然後自家夫人風一般地跑了進來,「老爺甭看了,有事!」

「啊?」容源趕緊把手裡的公文放下,能讓他家夫人這麼著急的,肯定不是小事。

「敬兒和萱兒成了,」謝菡樂的眼睛都要笑彎了,「明日咱們去王府提親。」

「成了?你不是說他倆鬧矛盾了嗎?」容源沒想到剛才還為了逃避出主意躲到書房來,轉臉倆孩子就成了。

「小兩口能有什麼矛盾,凈瞎想。」謝菡不樂意了,咋不盼孩子點好。

「……」容源沒敢頂嘴,之前說倆孩子有矛盾的,可是他夫人啊。

夫人,你忘了嗎?

「那明日我下朝,咱們去直接去齊王府,媒人找了嗎?」容源知道她早將聘禮備齊了,媒人不知準備好沒有。「都找好了,就是婚事定到什麼時間合適,」這才是謝菡發愁的,「喆兒臘月成親,敬兒的婚事怎麼也不能比喆兒晚,現如今喆兒和離兒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喆兒好

說,離兒這行蹤…」

若是敬兒成婚,離兒不在,她行蹤不就暴露了嗎?「離兒的行蹤瞞不了多久,自打姑爺出征后,皇上不止一次出言試探,想將離兒接進宮中,說是怕離兒孤單讓皇後作陪,可他打的就是用離兒拿捏姑爺的主意,」容源

眼睛微眯,冷哼一聲,「算盤倒是打的響,也不看看謀算的是誰家姑娘。」

謝菡一愣,沒想到還有這出呢。

「你怎麼說的?」

「讓我給岔過去了,」容源擺了擺手,「這都是小事,等瞞不住了我找人將離兒已經去邊疆的消息散出去,他也不能拿咱們家怎麼樣,先顧敬兒的事吧。」

大兒子好不容易動了凡心,趕緊婚事定下才是正經。「敬兒成親的日子總要先合了八字才能定日子,到時不行就排在喆兒之後,反正咱們家孩子成婚的順序,與別家已經不同了。」容源一副淡淡然的樣子,反正放眼京城

,誰也沒跟他們容家似的,哥哥們還沒成婚,小閨女倒是先嫁了。

別人怎麼說無所謂,他們當父母的,只要孩子們幸福便好。

「只是,齊王那估計得費些氣力,」容源覺得有點頭疼,這兩日他可沒少被齊王瞪,偏生每日下朝皇上都把齊王叫走了,他就是想解釋都沒節骨眼。

索性這次提親一併解釋清楚了吧,說來是自己的不對,女子的清譽最是要緊,哪怕是為了兩個孩子好,他們之前也該將事情做得再周全些才是。

夫妻倆商量明日提親事宜,一晃就到了晚上。

第二日,待容源下朝後,夫妻倆領著媒人就去了齊王府。

這媒人倒是熟人,之前去溫府提親,也是帶著她去的。

一接到容家要提親的信兒,媒人樂的見牙不見眼。

容家的銀子好掙啊,自打她從業一來,替容家提親可是話最少的一次,基本不用她說啥,兩家人那個親的呀。

早就定好的事,她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

跟著容家夫婦一路到了王府,卻沒想到碰了個釘子。

齊老王爺正擱家運氣呢,他再也不想上朝堵容源了。夏侯贊也是,他就是心裡不舒坦想質問一下容老頭,他家兒子使的什麼手段,給自家姑娘整的五迷三道的。結果倒好,他質問沒成,倒是陪著夏侯贊下了兩三日的棋

自個兒稀得跟他下嗎?

跟他下棋能贏是怎麼的?

最讓齊王生氣的是,他故意放水輸了,夏侯贊邊嘆氣邊遺憾地說他棋藝下降了,太上皇還在時,他可不是這個水平。

齊王心裡那個氣啊,下降個鬼!

他現在為啥不敢贏,夏侯贊心裡就沒點數嗎?

齊王強忍著一句,『你要不是皇上,你看我贏不贏你!』奈何小命兒要緊,為盤棋他也犯不著。

是以,他索性也不上朝了,在家想著啥時候去容家一趟,討個說法。

沒想到,他還沒去,容家倒是來人了。

齊王直接板著臉坐下,他怎麼也得刁難刁難容家,誰讓他家那麼不懂事的?

當然,拿捏是要有個度的,自家閨女的心思他清楚。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容敬那個臭小子不知給他閨女灌了什麼迷魂湯,若今日他敢不應下容家提親,不用明兒,今兒閨女回來就能給他鬧翻天。

再說閨女也老大不小了,她的終身大事一直是齊王爺的一塊心病,是不希望自家姑娘好,現在好不容易碰上個喜歡的,他不能再給禍禍了。

容家家風正,閨女嫁到他們家,自己也放心。

只是,從此王府就剩他一個糟老頭嘍。

一想到教養了近二十年的姑娘,成婚後變成別人家的兒媳,便不自覺的感到心酸。

他也沒什麼過分的要求,只希望容家能善待他從小寵到大的姑娘,希望容敬能好好愛她罷了。

容家這趟提親之行,雖然看似坎坷,但其實有驚無險,兩家老人定好了結親之意,送聘就容易多了。

這一年來,容家的大事不少,喜事多過壞事,現如今每每容家鬧出的動靜基本都是喜事。

這不,當聘禮自容家抬出,進了齊王府的門,滿京城的百姓就知道了,此次容大少爺求娶的,是瑾萱郡主。

那個一向眼高於頂、脾氣驕縱的郡主,要嫁入丞相府了。

容家現在可不得了,嫁女兒嫁到戰王府,娶兒媳婦兒一個提的是御史之女,另一個竟然提到了王爺家的郡主。

只是,郡主的脾氣可不大好,容大公子的日子,往後怕是不大好過吧?

京城裡待嫁的閨秀們帕子都快絞碎了,怎麼這天仙一般的人,竟要受那般委屈,她們都要心疼死了。

容家二老也是,怎麼也不瞅瞅郡主是什麼脾氣,她們這般溫順賢良的,除了家世,哪裡比郡主差了嘛!

容敬在京城也是數一數二出了名的,惦記他的人自然不少,這一下得知他要定親的消息,閨閣小姐們的心情可想而知。她們愁啊、嘆吶,自己的如意郎君喲,到底家住何方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5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四十)

9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