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八)

第83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八)

第二日清晨,瑾萱照例早早到了丞相府。

只是,臉色不大好。

昨兒她可是一晚上都沒睡。

瑾萱擔心從此和容敬沒了交集,那這些日子的努力,是不是就白費了?

「萱兒?」

「啊?」瑾萱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伯母,怎麼了?」

「有什麼心事嗎?」謝菡皺眉,剛才她跟萱兒說話啊,說了半晌發現沒動靜,才注意到這丫頭正愣神呢。

別是跟敬兒鬧矛盾了吧?!

「有什麼心事盡可告訴伯母,我給你做主。」謝菡順利成章的將過錯歸到容敬身上,肯定是這小子不知怎麼,惹著萱兒了。

看把人家姑娘為難的。

「沒有,」瑾萱趕忙搖頭,「我就是昨兒晚上沒睡好,沒什麼精神。」

「真的?」謝菡將信將疑,還是有些不放心,「伯母肯定是站在你這邊的,不用擔心。」

「嗯。」瑾萱心裡暖暖的,伯母待她是真的好,她心裡知曉。

也不知她有沒有這般福氣…

瑾萱輕輕嘆了口氣。

「大少爺安。」

門外丫頭的問安打簾地聲音響起,容敬回來了。

瑾萱緊張了,手心瞬間出了不少汗。

「母親安。」容敬進來問安,在看到瑾萱時,他也沒由來的一陣緊張,昨日的話沒說清楚,他回來想了半晌,索性也不做什麼鋪墊。

他決定,直接表明自己心意。

決心已下,今日再見瑾萱,他便有些不敢看她。

心思不一樣,再看相同的人,亦是不同。

謝菡一看著架勢,得了,妥妥的鬧矛盾了。

她說什麼來著,這個榆木腦袋頭一次碰到心儀的姑娘,相處多了,沒準哪一處惹得萱兒多想,讓人家不快了。

謝菡瞪了容敬一眼,容敬正緊張著呢,根本沒注意。

「我這屋裡的花瓶空了許久,」謝菡覺得應該點一點她這個傻兒子,「園子里蝴蝶蘭花期到了,開的不錯,敬兒等會記得給為娘摘些回來。」

說完,還衝容敬眨巴了幾下眼睛。

明白她的意思了吧?

「是,」容敬點頭應是,「兒子來時見柳先生正在前堂練劍。」

說罷,看這瑾萱說到,「郡主,咱們走吧。」

他做好準備了。

瑾萱低頭起身,沖謝菡福了一福,隨容敬出去了。

謝菡坐那納悶,好端端地提柳一幹嘛?

她又沒病。

瑾萱這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著,到了書房后,二人按照往日的座位落座,她伸手去拿墨塊,因著心裡有事,動作不似往常般利落。

容敬雖說做好了心裡準備,可真趕到事上,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緊張,他正襟危坐拿著公文半個字都看不進去。

他等會,要如何開頭呢?

容敬心不在焉地看著公文,瑾萱心不在焉地磨著墨。

二人心中皆有所想,雖不盡相同,但結果…好像差不多。

瑾萱目光時不時的便瞟向容敬欲言又止,容敬心思有些亂,遂未注意到她的異樣。

瑾萱咬著唇眉頭微皺,她想問問昨日他那番話到底是何意,若是想與她劃清界限,今日為何絕口不提。

若非此意,那昨日又為何跟她說那番話?

總不能是想說喜歡她吧?

瑾萱撇了撇嘴,她倒是想這麼以為,可容敬不是那樣的人呀。

她自認還沒那個本事,讓容敬喜歡她。

不討厭,她就謝天謝地了。

不若,還是直接問他是不是不生氣了?

但他若說是,那可怎麼辦?

瑾萱苦惱的撓了撓頭,她不想離開他身邊啊!

愁死她了,容敬到底是什麼意思嘛。

一旁的容敬雖然心緒不寧沒怎麼注意瑾萱,可耐不住這姑娘一點也不閑著,又是嘆氣又是撓頭的,本來沒注意這邊的他,愣是被吸引了注意力。

「怎麼了?」容敬雖然不知一會如何開口表達心意,可見瑾萱如此煩躁,他又有些擔心,難道是遇到什麼難題了?

「呃,沒…沒事,」瑾萱連忙擺手,她是不是想東西想的太投入,打擾到他了,「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看會書。」

說完,抓起昨日看過的話本翻看起來。

卻…

沒注意…

書拿倒了…

若是往常,容敬一定會幫她正過來,可誰讓他今日也有心事呢,還是關乎終身的大事。

看著安靜看書的瑾萱,他輕嘆了口氣,繼續看著公文發愣。

有了話本做掩護,瑾萱放下心來,繼續糾結。

不然,她乾脆不問了,他什麼時候趕她走,她便什麼時候再行動?

那樣…是不是太過可以了?

臨走臨走還耍個流氓,容敬怎麼看她?

徹底斷了她的念想,她不是連補救的機會都沒有了嘛。

瑾萱閉了閉眼,不管了,乾脆直接上得了!

管他生不生氣,直接加個持,他還能發作她不成?

反正已經做了初一,也就不怕再來個十五,是好是歹,就它了!

瑾萱下定決定后,便不住地在心裡給自己打氣,一會兒…一會兒她就行動,不能太過刻意,得讓容敬覺得她是不經意間,又犯了個小錯誤。

不,大錯誤。

不可原諒唯有以身相許的那種。

嗯!

沙漏里的沙子流的飛快,不知不覺半晌午地時間一晃而過。

容敬捧著公文愣是一張都沒翻,只看斷斷續續地看了兩行,便再也看不進去了。

這麼下去不行,與其胡思亂想,倒不如跟萱兒挑明了。

就這麼定了!

在書房裡談這件事,未免太過正試,容敬思忖一瞬便有了主意,母親說花園裡的蝴蝶蘭開了,這時節蝴蝶蘭一旦開放,其他花枝也都應盛開了才是。

不如,帶萱兒去看看花吧。

嗯,順便表白心意。

想來,萱兒應該會喜歡…

花,亦或是…他吧。

「咳,」容敬假意咳了一聲,合上手裡的公文。

瑾萱一驚,連忙看向容敬,見他正看著她,瑾萱眨了眨眼,「怎麼了?」

她沒錯過什麼吧?

「怎麼沒吃東西?」容敬指了指桌上的茶點,之前沒注意,現在發現她今日什麼都沒動只在看書。

呃…

這書…怎麼還拿反了?

「沒…沒什麼,早上吃飽了,那個,你忙完了?」瑾萱眸光閃躲,不大敢看容敬。

一想到接下來的計劃,她心臟『突突突』地直跳,感覺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和第一次不同,這次,她是有預謀的啊!

「嗯,」容敬笑著起身,雖然不知瑾萱為何心不在焉,但當他想到一種可能時,心情便抑制不住地愉悅起來,溫柔地說道,「出去轉轉?」

或許,萱兒也正在等他。

「好。」瑾萱在心裡給自己加了個油,站起身來跟著容敬往外走。

然而靈光一現,瑾萱突然想到外面若是有人,她就不好展開行動了呀,若讓旁人看見,她還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是以,倆人連桌子邊都還沒離開呢,瑾萱便大喝一聲,「你站住!」

給容敬嚇一跳。

容敬不明所以的回頭,心想萱兒怎麼好好地還發脾氣了?

瑾萱雙眼炯炯有神地盯著容敬,心一橫腳一跺,氣勢洶洶地踮起腳來一下吻上了他的唇角。

還別說,和之前耍流氓時的氣勢,差不了太多。

大概,她在這方面…還挺有天賦?

角度雖然有所偏差,但效果是一樣的。

一觸即離,瑾萱的臉秒變猴屁股,雙頰緋紅眼眉低垂,兩隻眼睛更是只敢盯著地面瞧。

若是旁人瞧見了,還以為是容敬欺負了她。

瑾萱聲如蚊蠅,喃喃道,「你…現…現在是不是又生氣了,我接著伺…伺候筆墨,權當賠罪。

不敢抬頭的她,沒有看到容敬那雙發亮的眼睛,唇角柔軟的觸感還在,容敬一瞬不瞬的看著臉變成紅蘋果的姑娘,唇邊的笑意越發大了。

但有一點令他稍稍有些頭疼,怎麼這次又是萱兒主動。

將他…放到何處了?

容敬的聲音發沉,目光緊鎖著她,「不用了。」

瑾萱倏地抬起頭來,不可置信的張著嘴巴。

怎麼變卦了?

之前不是這樣的呀!

不會真給他惹急了吧?!

聽他的聲音,好像真的生氣了。

怎麼辦?

她本意不是如此啊!

「你…那個…聽…」瑾萱胡亂的擺著手想要解釋,然而容敬根本沒給她那個機會,兩個人的距離極近,容敬一手攬在瑾萱的腰間,稍一用力,兩人的位置微微發生了轉變,瑾萱身後便是

桌案,容敬站在她的身前逆著光,眸中滿是她的身影。

瑾萱的目光瞬間被他吸引,每次近距離看著容敬,瑾萱都覺得自己的心跳都要漏掉幾拍,腦中再也沒辦法想起旁的。

只有他。

「事不過三,你得對我負責。」

容敬的聲音很輕,卻又極其認真,看著眼前的姑娘,他盡全力忍住想要吻她的衝動。

在此之前,他想先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她。

「可,我才親了你兩次啊?」瑾萱下意識的反駁,懵懵懂懂的樣子令容敬心間微癢。

「既如此,」容敬的嗓音越發低沉,「補上便是。」

「嗯?」瑾萱腦子已經不會轉了,沒弄明白容敬是什麼意思,「補上?」

「嗯。」容敬將她抱緊了些,她身上的香氣絲絲縷縷的鑽入他的鼻端,煞是好聞,「把眼睛閉上。」

容敬嗓音略微有些沙啞。

心意…過會再表也罷。

瑾萱聽話的閉上雙眸,不明白容敬為啥讓她閉眼,接著唇上溫熱的觸感令她腦子『嗡』的一下。

這…

這!容敬吻她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八)

9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