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六)

第831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六)

「使不得!」瑾萱差點沒跪下。

她怎麼沒看出來,自個兒爹還是個暴脾氣了?

「怎麼了?」齊老王爺心裡的火『騰』就上來了,咋天天往人家裡跑,還不讓人來提親?

打算這麼一直沒名沒分地瞎胡鬧嗎?

他可不能由著她!

「不是,爹,嘿嘿…」瑾萱剛要解釋,但一想到『提親』二字就忍不住想樂。

你想想親都提了,成親還是夢嗎?

瑾萱無徵兆的開始傻樂,齊老王爺嘴角微抽,幹啥啊這是。

「你二人的婚事勢在必行,為何不讓為父去說啊?」齊老王爺快氣死了,有事說事,老這麼樂算什麼回事?

「嘿嘿嘿…」瑾萱還沉浸在喜悅中無法自拔,這會兒聽她爹一問,她還有些收不住,「您等會,我先笑完。」

接著齊王爺就看自家姑娘樂得跟個傻子似得,一會兒捂臉一會兒捂嘴。

齊王爺嘴角直抽,他家閨女沒事吧?

「咳,我好了。」瑾萱終於止住了笑意,只是亮晶晶的眸子還似新月狀,足以看出她現在有多開心。

就…完了?

齊老王爺那個氣喲。

「那你倒是說說你的理由,為什麼?」

「哦,對,」瑾萱清了清嗓子,「您看,自古以來都是男子父母來女子家提親的,哪又女孩子家父母上門去問的,這多不好呀。」

難得,瑾萱還有嬌羞的一面。

「哼,」齊老王爺點了點她腦門,「你還知道不好?自古?自古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呢,你給為父整這出,我能怎麼辦?」

他倒是想端著,可她姑娘不給他這個機會不是。

「誒,那都不重要,」瑾萱心虛地擺了擺手,「反正這事咱家不能主動。」

她再不懂事,也不能讓爹丟那個人。

嗯,她主動就行了。

最後一句,她沒敢說。

「誒,」齊老王爺深深地嘆了口氣,他還真是罪孽啊,生了這麼個冤家,「隨你…」

他也不能就這麼算了,還有老容家也太不懂事了,他得敲打敲打。

氣人!

於是,第二日天祁朝堂,已經十年未上過早朝的齊老王爺,奇迹般的出現在朝堂之上,連夏侯贊都嚇了一跳。

心裡琢磨著,這位老哥哥今兒幹嘛來了?

琢磨了一個早朝,夏侯贊都沒琢磨出來,只因為這位老哥哥一來就往那一杵,既不發言也不動換,唯一一個動作,就是老瞅容源。

容源有什麼好瞅的?

滿朝文武今兒心思都沒在朝堂之上,容源其實也納悶,他和齊老王爺貌似,沒什麼過節…吧?

今日敬兒沐休,不然還能問問他。

容源有所不知,幸虧容敬沒來,不然非得讓齊老王爺瞪出窟窿來。

要不是他家兒子禍禍自家姑娘,今兒他用來受這罪嘛?

哼!

生氣!

齊老王爺有小情緒了。散朝之後,夏侯贊留齊王敘話,說實在的,夏侯贊對這位哥哥印象已經模糊了,雖說同在京城,畢竟好多年未見,自打他登基后,齊王便告病在家,每日遛鳥下棋,

倒真成了個閑散王爺。夏侯贊那時已經著手開始剷除自家兄弟了,后因齊王散漫,妻子早亡又只有一女,看他也沒有續弦的意思,夏侯贊這才沒將他放在眼裡,由著他做了個富貴的閑散王

爺。

今日看齊王的氣勢,夏侯贊覺得有必要探探,他的目的到底為何。

齊老王爺萬萬沒想到,他是來找容源父子茬的,咋還被留堂了呢?

老爺子瞬間更生氣了,都是容源那個老頭子,自個兒還得應付那位。

當真讓人著惱!

臨了,散朝時齊老王爺特地走到容源身邊,一甩袖袍冷哼一聲,跟著內侍走了。

容源直到出了宮門都沒想明白,他啥時候惹到齊王了?

說起來,兩家也沒什麼…

壞了!

容源一拍腦門,他知道了!

容府——

瑾萱已經在書房伺候筆墨好些日子了,此時她正捧著話本津津有味的看著,同時手慢慢伸向瓷盤中的點心。

蝴蝶酥,香酥可口,很對她的胃口。

話本也換了好幾本,都是她喜歡的,瑾萱一本連一本的看,時間在她眼裡根本就是轉瞬即逝。

「喝點茶。」一隻修長的手,端著一杯青花瓷的蓋碗,嗓音悅耳動聽。

瑾萱從書中抬起頭來,接過茶水喝了一口,其實她不大愛喝水,但容敬遞來的,她就覺得特別好喝。

這幾天有些上火,所以,容敬時不時就讓她喝些水,以免嘴裡的燎泡越發大了。

「唔,你的墨還夠用嗎?用不用再來點?」瑾萱喝了茶水連忙問道。

「不用,若是不夠我再喚你。」容敬嗓音帶了些許柔軟,說罷轉過頭去,繼續看手裡的古籍。

瑾萱甜甜的笑了一下,繼續埋頭苦讀,不得不說,容敬給她找的話本,也不知怎麼回事,就是特別對她的胃口,她自己都找不了那麼準的。現在這種狀況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瑾萱這個伺候筆墨的任務一天比一天去輕鬆,到最後基本都不用她怎麼動手了,也就是剛進書房的時候,要將墨化開,之後便沒

了她的工作。

再後來,書房裡的東西漸漸多了起來,茶點慢慢添上,往日里只在書案上放置文房四寶的容敬,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在桌子上添了各種各樣可口的小點心。

這可高興壞了瑾萱,她每天喝喝茶、看看書、吃吃點心、瞅瞅容敬,那小日子過得,賽神仙吶!

半個時辰后,容敬放下手中的書,轉頭看向還沉浸在話本中的瑾萱,唇邊的笑容越發柔軟。

她此時瞪著眼睛,目光一瞬不離話本,應該是看到了緊張之處,容敬想著等她看過這一段了再出聲。瑾萱看話本時的表情特別豐富,許是連她自己也不曉得,容敬更是無意間發覺的,覺得特別有意思,從她的表情里便能看出她所讀之處是什麼情形,容敬從不出聲打

擾。

他發現,在看情節精彩之處,瑾萱的雙眼亮晶晶地煞是好看,偶爾忍不住待她走後,容敬也會隨手翻看她拿過的話本,尋著她看過的地方去看一遍。

這樣一來,明日再見,他們便會有更多她感興趣的話題交談。

她喜歡的,他都想去了解,只為看到她的笑顏。

容敬發現,他的心思,越來越多的被瑾萱佔據,與此同時,他越來越不滿足於瑾萱待在一處的那短短几個時辰。

他覺得,有些事情,應該快些定下了。

「歇歇眼睛,」容敬伸手,輕輕將她眼前的書抽離。

瑾萱剛想去抓,便見容敬笑著看她,「暢新園的書快要開了,若去的晚,怕是要坐雅間了。」

「啊?」瑾萱瞬間站起身,拉著容敬的衣袖,「那快點快點,我可不要坐樓上。」

容敬跟著起身,另一隻手拿了書籤將她看過的地方隔開,這才跟著她離開。

這個小迷糊,若是不幫她弄好,明日怕又要翻看老半天,才能找到今日看過的地方。容敬低頭看著自己筆直的衣袖,唇角的弧度越發大了,「慢著點,能趕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1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六)

9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