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五)

第83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五)

「咳…」容敬低咳一聲。

「要喝茶嗎?」瑾萱的注意力瞬間從書中轉移到容敬身上,現下天氣轉涼,秋燥傷人,嗓子自是要最先出問題的。

「沒事,你看書吧,」容敬溫聲說道,「好看嗎?」

瑾萱的反應他很滿意,自己還能牽動她心神便好。

「好看,」瑾萱笑眯了雙眼,「我很喜歡。」

「嗯。」容敬點了點頭,喜歡便好,看著她高興的面容,自己不自覺的跟著高興起來。

「那我繼續了,」瑾萱指了指手上的書,「你若是需要我磨墨,隨時叫我。」

「好。」

唔,有個消遣比她干坐著陪自己要好的多,不然她多無聊。

容敬想著,這兩日再去找些合她口味的話本。

總之,她開心比什麼都重要。

瑾萱看的津津有味,容敬也慢慢在瑾萱和公務上做好了平衡,雖然還是時不時會因為她而失神,卻也能抽出點時間來處理政事。

時間緩緩流逝,書房內的氣氛令人感到舒適,現下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半開的窗欞外,鳥鳴蟲叫編織成一段美妙的樂章。

容敬從未覺得,生活原來這般美好。

日子過的波瀾不驚,平靜而美好。瑾萱每日的行程也固定了下來,早上吃罷了飯去相府,和容母聊聊天等容敬回來,然後去書房伺候筆墨,一待便是一上午接著便在相府用飯,下午倆人下下棋說說話

,時間過得飛快。

她在相府待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不過三五日,已經快要待到未時三刻,才乘轎回府了。

雖然容敬的話並不多,但與她相處之時,從未讓她覺得尷尬過,她說的他能給予回應,他說的她又能有幾分見解,兩人的談話不拘什麼,閑談或是政事不一而足。

時而,容敬還會帶著瑾萱去長街上逛一逛,自己不是一個能言善道之人,他怕瑾萱總與他待在一處會覺得煩悶。

瑾萱的性子本就活潑,為了容敬,她不倒是不怕一個人無聊,然而有消遣自是再好不過的。

每每上街,瑾萱臉上的笑容就沒斷過,全身身心的放鬆,連一旁容敬都被感染,時而逛累了,兩人便會去茶館里歇上一歇,聽說書先生來一段評書,倒也愜意。

隨著容敬一步步地安排,就連瑾萱都沒注意到,她與容敬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多,也越來越親密。

可以這麼說,除了睡覺,瑾萱在相府待的時間比在王府中待得時間多多了。

這段時日,也是瑾萱最開心的日子了,傍晚一到家,便無比希望明日白天的到來,在她的心裡對於去相府的期待日益加深。

她這麼一折騰,便直接導致了齊老王爺見閨女的時間直線下降。

往日父女倆還能在一起用個飯說說話,現在倒好,每次齊老王爺一回府便見不到閨女的人影。

著人一問,得到的回答必然是,郡主早早便出府了,再問去哪了,那必是在相府。

給老爺子氣的吹鬍子瞪眼,好好一姑娘家沒事老往別人家跑,若是去找人家姑娘他也就不說什麼了,可人家相府大小姐都出嫁了,她老往人家娘家跑,像什麼話!

再說,她是去找誰的,老王爺可謂是一清二楚。

禍水!

哼,他說的就是容敬!

看給他閨女迷的,說不得他要好好教育教育萱兒了。

然而,說是教育,也得逮著人才成…

等了又等,終於讓守株待兔的齊老王爺等到了兔子,呃,瑾萱。

瑾萱樂呵呵的回府,見自個兒爹就在大門口等著她,不禁高興地跑過去,一挽老爺子的手臂,「爹,您怎麼站這兒了?」

話音怎麼聽怎麼都透著股子甜勁兒。

憋氣的齊老王爺心裡的小火苗『嗖嗖』往下降,對於他這個姑娘,他歷來都是寵著的,無奈的嘆了口氣,卻也沒忘了自己要幹啥,遂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跟我來。」

說完,轉身向上房走去。

瑾萱一瞅氣氛不對啊,開始回想最近她有沒有做過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她最近都挺乖的。

拿眼去瞄管家,只見管家悄悄抬手指了指南面,瑾萱恍然,明白父親是因為什麼事情不開心了。

她笑眯眯地沖管家一抱拳,小跑著進屋了。齊老王爺原本正坐椅子上運氣呢,他想著今兒怎麼也得把姑娘給教育過來,就算再喜歡也不能這樣,這都不說成親,容家連親都沒提,萱兒這般行事,會讓容家看輕

了去。「嘿嘿,爹,」瑾萱知道緣由便能對症下藥,是以一進屋就蹲自個兒爹跟跟前了,想小時候一般往他腿上一趴,「女兒知道您是擔心女兒的名聲,可我好不容易遇到個喜

歡又想嫁的,您不該為女兒高興嗎?再說了,女兒的名聲也沒怎麼好過。」

「那能一樣嗎?」齊老王爺一瞪眼,「以往他們是覺得的你驕縱,跟如今可是兩碼事。」

「我知道,我知道,您消消氣,」瑾萱連忙給順琴,「我知道分寸,也沒什麼逾矩之舉…」

說到此,瑾萱有點心虛,畢竟她連人都親了,但是這事不能讓爹知曉,「您閨女您還不放心呀?」

「我放心管什麼用?」齊老王爺點了點她的額頭,「人嘴兩張皮,反正都是理,若是外人…」

「外人怎麼說和咱們有什麼關係?」瑾萱不在意地說道,「我自認不是什麼溫柔守禮的女子,從來也不在意外人說什麼的。」

「再者說了,」瑾萱嘿嘿一樂,「憑著我之前的性子,他們敢說出什麼好聽的來?」

「你呀…」齊老王爺覺得自己準備的還是不充分,「歪理倒是多。」

「哪有什麼歪理嘛,」瑾萱拉了拉齊老王爺的衣角,「您之前不也說了,別的不求只希望我下半生幸福安樂,容家的情況您是知道的,我還能受什麼委屈不成?」

「誰還能讓你受了委屈?」齊老王爺沒好氣的說道,「你不給別人氣受就不錯了。」

「您這話說得有失偏頗,」瑾萱撅起嘴巴,「好像我總沒事找事似得。」

「你以為呢。」

「唔…」瑾萱噤聲,好吧,她承認,她以前是沒少找事。

「哎,」齊老王爺嘆了口氣,他是管不住自家姑娘了,「那挑個日子,我去容府走動走動吧。」

「您去幹嘛?」瑾萱蒙了。齊老王爺直瞪她,「我去幹嘛?你說我去幹嘛?我不得讓容家趕緊來提親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三十五)

9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