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二十五)

第82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二十五)

謝菡:「……」

瑾萱:「……」

謝菡瞬間明白了,合著剛才走神呢,難怪沒反應,「萱兒要走了,你送送。」

「是。」容敬起身。

瑾萱鬆了口氣,原來不是生氣不理她,那便好。

兩人出了上房,誰也沒說話。

這就有些尷尬了。

「那個,」瑾萱覺得事情因她而起,她有義務修復倆人之間的關係,「今兒是個意外,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帶你玩水了。」

容敬嘴角抽了抽,什麼叫…玩水?

「呃,涉水,對,」瑾萱覺得自己用詞不當,他們這個年紀,說玩水實在不合適,「咱們就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你沒帶我采藕,我也沒把你帶水裡,你看成不?」

瑾萱小心翼翼的瞄了容敬一眼,生怕他惱了。

容敬頗為無語,這話讓他怎麼接?

成還是不成?

容敬看向瑾萱,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瑾萱心裡拔涼拔涼的,看著面無表情的容敬,心裡無限循環『完了』二字,捎帶腳臉上明晃晃地寫著仨字——『我要完』。

表情很是生無可戀。

瑾萱大概不知道自己此時的表情多有意思,容敬原本的無奈,在看到她表情慢慢變了時,著實有些想笑。

最後,沒忍住,笑出聲來。

「抱歉。」容敬禮貌性的道歉,以拳掩唇不讓自己笑的太明顯。

瑾萱直接懵了,怎麼笑了?

「你是不是,不生氣了?」瑾萱現在只在乎這個,其他什麼都沒有這事重要。

「我沒生氣,」容敬勉強收了笑意,只是唇角還微微有些上翹,「今日本就是意外,郡主不必放在心上。」

「真的?」瑾萱不確定的問道。

「是,」容敬點了點頭,「我沒騙你。」「呼,」瑾萱大大的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生氣了呢,今兒著實嚇著我了,原來你不會鳧水啊,我還以為你什麼都會呢,看你撲騰的時候我都沒反應過來,還以為你逗

我…呃…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瑾萱現在說話是不磕絆了,但是心直口快的毛病體現了十足十,直接把心裡想的給禿嚕出來了,忘了容敬之前還尷尬著呢。「無礙,」容敬笑了笑,他也不喜歡瑾萱對他小心翼翼的,「我之前只是不會鳧水,卻不知曉自己還有怕水的毛病,多虧郡主,不然若是與同僚泛舟出行再發現,便為時

已晚了。」

「這倒是,」瑾萱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外面不似家裡,若是泛舟肯定行與湖面之上,若是那時落水你更慘,呃…」

瑾萱倏地閉住嘴,她還真是…

哪壺不開提哪壺,今兒不止不宜出行,還不宜說話。

「那個,我先走了,你別送了。」瑾萱看著容敬,再送她指不定還會說出什麼話來,別原本人家沒生氣,再被她說生氣了,那不得不償失嘛。

容敬看著瑾萱委屈巴巴的眼神,著實有些哭笑不得。

今兒狼狽的是他,怎麼瑾萱的表情好像事情發生在她身上一般,他苦笑的搖了搖頭,果然一碰上這姑娘,事情走向全完不受控啊。

「那好,郡主慢行。」容敬也明白瑾萱的尷尬,今兒她說話是有點隨心所欲,大概是不想惹他不開心,才不讓他繼續送的。

眼見快到了大門口,不讓他送便不送了吧。「嗯,你快回去吧,我先走了。」瑾萱頓時眉開眼笑猛點頭,她現在和容敬在一起便忍不住想和他多說些話,今日她也不知吃錯什麼葯了,句句往人家傷口上戳,若是

再聊下去,真的會崩的。

轉身快步出了容府,瑾萱覺得她得回府給自己捋捋,明兒可萬不能如此了。

趁容敬送瑾萱的空檔,謝菡讓茹梅出去問問,今兒倆人到底怎麼了。

不一會兒茹梅迴轉,表情有點糾結。

「怎麼了?」謝菡奇怪,茹梅很少有這種表情的,難道敬兒和萱兒之間出的事很難描述嗎?

「今兒大少爺和郡主一起泛舟…」

「泛舟?不是下棋嗎?」

「原本大少爺郡主是在涼亭內下棋的,但郡主看到咱們府中采藕的匠人…」茹梅將事情始末講了一遍。

「也就是說,敬兒弄了一臉泥?」謝菡眼睛瞪的老大了。

「嗯,」茹梅點了點頭,「德運是這麼說的。」德運便是送二人過去的船工,從頭到尾見證了他家少爺落水的全過程,所以茹梅一問他就全說了,而且說的那個詳細,不是因為別的,著實是沒見過他家淡定的大少

爺能辦出這麼不淡定的事。

加之茹梅是夫人身邊的貼身婢女,她來問便代表了夫人,他也沒啥不能說的。

「噗哈哈哈哈!」謝菡直接笑噴了,「哎喲喲,他也有今天。」

這話若是讓旁人聽了,還以為這是跟容敬有什麼仇,聽他出醜如此幸災樂禍。

然而謝菡如此完全是因為,容敬長這麼大,她這個做娘的從來沒見過他出醜,這讓謝菡特別不平衡,一個樂子都不給她留,這是當兒子應該做的嗎?

瞅瞅她家喆兒和離兒,糗事說出來一大堆,這才是她家可愛的娃們。

生孩子如果不是為了找樂子,那將毫無意義嘛。

謝菡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她能想象的出容敬當時的樣子和心情,怕是自個兒回憶起來都要嘆息半晌,他那一世英名啊…

「快去把你們老爺叫來,我得跟他說說。」謝菡吩咐道,這麼有意思的事情,不告訴自家相公那不像話。

兩口子嘛,就要有福同享的。

容敬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經在他母親嘴裡,被毀成了什麼樣子。

第二日,容敬和容源一同上朝,父子二人同行,容敬覺得怎麼父親今兒心情彷彿特別的好。

還時不時的瞄他…

什麼意思?

「父親,可有什麼喜事?」容敬憋了一路,父親的表情著實太詭異,若是光憋笑便罷了,偏生瞟他一眼憋一陣,這是要鬧哪樣!

「沒事,」容源咳了咳,一撣朝服,「快走,別誤了上朝的時辰。」說完,留給容敬一個偉岸的背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二十五)

97.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