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八)

第81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八)

謝菡順著容源的眼神一瞟,果然見大兒子正皺眉,狐疑的看著她。

二人目光一撞,謝菡並不像一般心虛之人瞬間收回目光,而是伸出手來點了點他,「你呀你,為娘又不是生了什麼大病,你說你還勞煩萱兒跑這一趟做什麼?」

語氣滿是嚴厲,倒是比剛才有氣力了些。

「我睡一覺沒看住你,你就給我鬧出這麼大動靜,能不能讓我省點心。」謝菡說完還給自己順了順氣,那樣子彷彿被容敬氣的不輕。

「兒子知錯。」

「伯母您別生氣。」

容敬趕忙低頭認錯,哪怕他剛剛對母親的虛弱有些許的懷疑,但一想母親可能是剛醒的緣故,所以和剛才罵他的時候狀態不一樣罷了。瑾萱連忙安撫,伸手邊幫謝菡順氣,邊替容敬開脫,「我與阿離素來親近,她此時不在京城,您病了我理應前來探望的,若非遇到容公子,我還不知道您卧病在床,若

是耽擱了,可教我如何安心呢。」

說著招了招手,雲兮等人上前,瑾萱繼續說道,「這是我從府中帶了的藥材,也不知您現在需要用那幾味,我也不懂藥理,只能帶些常用的,您莫要怪罪才好。」「你看你這孩子,來就來,還帶這麼些東西,可是拿伯母當外人?」謝菡對瑾萱說話和容敬的態度截然不同,細聲細語溫柔的不行,若是不知情的人見了,大概會覺得

瑾萱是女兒,而容敬是姑爺罷。

瑾萱將容敬的話題岔開,謝菡樂得如此,也就借坡下驢,娘倆聊得不亦樂乎,顯然謝菡開心了許多。

一旁的容源不禁在心裡感嘆,還得是他家夫人,遇事臨危不亂,連他家大兒子都能糊弄過去,這得多聰明的小腦袋瓜兒。

容源笑的甭提多驕傲了,順便還接收到了謝菡發來的眼神信號。

「敬兒,陪為父去趟書房。」

夫人讓把兒子支走,他得完成任務。

帶容敬走後,謝菡明顯鬆了口氣,連帶著和瑾萱聊天都輕鬆了起來,不是她不自信,剛剛裝的有點過頭了,她怕一會再無意間表現出什麼,讓他懷疑。

面對瑾萱,就不用想那麼多了。

姑娘是好姑娘,心眼兒也實在,可不像容敬那般,除了感情不通,哪哪兒都通,也不知道該說他是木頭還是人精。

愁死她了。

一個時辰后,容源父子來到上房,正巧謝菡和瑾萱的聊天也接近尾聲,謝菡正想讓茹梅神不知鬼不覺的去書房通知下自己相公,哪兒知道這麼有默契。

既然人帶來了,她就能放瑾萱走了。

謝菡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瑾萱覺得自己待的時間也不短了,遂開口道,「伯母您好生歇息,我明日再來看您。」

「好,」謝菡笑著拍了拍她的手,「多虧你了,你一來我精神便好了許多,只是辛苦你這些日子往我這跑了,我這精神,誒…」

「您這是哪兒的話,」瑾萱連忙搖頭,「您能感覺好些,我來的便值,並不辛苦的。」

「那我也不跟你客氣了,就拿你當自家人,敬兒來了,正好,替我送送萱兒。」謝菡耗了這麼長時間,就是為了等容敬。

「好。」

容敬和瑾萱二人除了正房,瑾萱還因為謝菡那句『拿你當自家人』高興呢,嘴角止不住的想往上翹。

「和母親聊了什麼?」容敬在一旁看出瑾萱的喜意,不禁有些好奇。

有了謝菡那句話,再一聽容敬此時的話語,瑾萱更抑制不住唇邊的笑意了,怎麼聽都想一家人在聊天似得。

「都是些家常話,」瑾萱連忙控制住自己,她要收住,「伯母問我怎麼好些日子沒來…」

糟了,話題怎麼說到這上面來了。

瑾萱鬱悶的想抽自己,剛剛還想著不提這麼尷尬的事情,硬生生轉了個彎,「…聊了會兒便發現伯母的精神好了許多。」

「確實如此,」容敬認同的點了點頭,「多謝郡主相助,容某感激不盡。」

事關母親身體,容敬還是很在意的。

瑾萱悄悄鬆了口氣,話岔過去便好,她連忙擺手,「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和阿離是好朋友,理應如此,你道謝便顯得生分了。」

容敬笑著看了瑾萱一眼,「郡主說的是。」

說話間便到了相府門口,瑾萱抬頭看向容敬,「容公子快些回去吧,我走了。」

「郡主,路上小心。」容敬躬身一禮。

瑾萱避身行了半禮,由雲兮扶著上轎回府。

瑾萱坐在轎中開心不已,往後她又能天天來相府了,天天見到容敬了。

她決定回去問問府醫,看有沒有什麼好法子能讓伯母的病好的快些,雖然她能藉此每日與容敬見面,卻不想謝菡受病痛折磨。

無論是將謝菡當做未來婆母,還是好朋友的母親,她都不想如此。

生病有多惱人,她小時候可沒少受著。

想著想著,思緒就跑了容敬身上,邊想邊笑,瑾萱覺得自己今天的表現相當不錯了,跟容敬還說了不少話,尤其是出府時容敬還對她笑來著。

那笑容,她相當喜歡呢。

不僅僅是禮貌,還帶了些許溫柔…

等等!

她是不是又說錯話了!

轎中的瑾萱一巴掌拍在自己臉上,老天啊,來到雷劈死她算了,說話就說話,怎麼說著說著就不自覺的跟容敬套起近乎來了。

「弄死我吧,啊!」瑾萱哀嚎一聲。

「郡主,您怎麼了?」雲兮離的近,聽到轎中聲響連忙問到。

「沒事,走你的。」瑾萱喊了一嗓子,把眼淚憋回去,順便拍了一下嘴巴。

她遲早得毀在自己這張嘴上!

咋整…

「母親,您先把葯吃了吧。」容敬端過葯來,想要喂她吃下。

可謝菡說什麼也不吃,連連搖頭,「不行,沒人陪我說話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喝不了那個苦湯子。」

容敬嘆了口氣,「母親,瑾萱郡主一會兒就來,您…」

容敬上朝前先來上房伺候母親吃藥,昨兒太醫提議叮囑了,換了藥方,早飯後、午飯前各一劑,每天喝了這兩次,其他時辰便不必再喝了。

這不,今日下朝早,正巧趕上母親剛吃了早飯,容敬想著先趕緊先讓母親喝了葯,待午飯前再喝一劑方可。

可奈何他母親就是不喝啊。

「伯母的葯吃了嗎?」

容敬勸到一半,門外一道清脆的女聲傳來,只聽聲音便能覺出裡面的關心之意,床上正『誒喲』的謝菡,呼痛聲都小了些。

容敬偷偷鬆了口氣,現在在他眼裡,瑾萱簡直就是救星的存在一般。不然他一個人,實在搞不定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13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八)

9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