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二)

第807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二)

謝菡一個勁兒的誒呦,柳一皺著眉把脈一點頭緒都沒有。

若是按脈象來看,謝菡是一點事都沒有,可怎麼…

「夫人,您哪不舒服?」柳一原本想靠自己出色的脈診直接診斷,現在看來是不成了。

望聞問切,現在還是問問吧。

「誒呦,頭、肚子,誒呦,還、還有胸口,我這了肋巴扇兒也挺難受,哪哪兒都難受喲。」

柳一:「……」

難受的地方還挺全乎…

「咳,」柳一咳嗽了一聲,用來掩飾自己的尷尬,「夫人最近情緒怎麼樣?」

「不怎麼樣,」謝菡接到,然後繼續誒呦,「我這幾天呀,悶的,誒呦,我見天在屋裡待著,孩子一個個都不讓我省心,我這心吶…」

謝菡開始給自己順氣。

柳一有些猶豫,夫人這是心情不好啊。

難道是情志所致之病?

因情志所致病症倒是不少,可也沒誰發病發的如此急、如此重的。「夫人發病突然,柳某醫術淺薄,相爺看能否請太醫入府診治,好確診夫人的病情。」柳一思考了半晌對容源說道,人多力量大,他自己看不出來,若是能有太醫前來

看診,不知能否給個意見。

「好,」容源點頭,「我這就進宮,你多看顧著點。」

說完容源便入宮去了,柳一和容源在一旁照看著。

容源身為當場宰相,該有的面子還是有的,不多時便從宮中領了兩名太醫入府。

太醫入府後立刻診治,不出意外的,倆人也沒診出什麼病。

柳一之前問的,他們也問一遍,問完倆人一合計,不是外邪致病,內又無寒熱,那便是…

「夫人此次發病,乃情志所致,調和肝脾方為正道。」其中一個歲數大的太醫,邊捋鬍子邊說道,表情相當鄭重。

另一個點頭表示同意。

因為柳一實在沒診出謝菡的病,此時聽太醫如此說倒是沒有反對,調和肝脾與婦人也有益,有病治病、沒病…強身吧。

畢竟吃了別的不說,心情應該還算不錯。

不出柳一所料,太醫開了逍遙丸並加了些疏肝理氣的藥物,倒是對症。

方子開好了,那就熬吧。

吩咐丫鬟們每日熬藥,太醫臨走前還叮囑了一番,『夫人此次發病乃情志不舒、鬱氣凝結於胸所致,需想辦法開解夫人,令其心情舒暢方可大好』。

容源和容敬點頭應是,他們記住了。

柳一也是這個意思,既然確診了是情志所致之症,開解心情方可,同時他每日來請脈,以防病變發生。

半天時間一晃而過,謝菡這邊的病情確定,丫鬟們煎藥的煎藥,直到謝菡服了葯后,眼見得謝菡呼痛聲小了些,容源才鬆了口氣。

「老爺,我想跟你說會話。」謝菡病歪歪的躺在靠在床上,淚眼汪汪的看著容源。

「敬兒你先去忙你的吧,」容源回身對大兒子說道,「還有你們,都下去吧。」

眾人應是,容敬回了句『傍晚再來看母親』便出去了。

容源和謝菡夫妻兩個關係好,這是闔府上下都知道的事情,容敬覺得這個時候母親應該是需要父親照顧的。

「夫人…」

「把蜜餞給我端來,我再吃點,苦死我了!」謝菡一撩被子,『噌』就坐起來了。

容源伸出去的手定住了,表情也有些凝固。

剛才還一直叫喚難受的媳婦兒,咋一下生龍活虎了呢?

「趕緊啊,還愣神?」謝菡拍了容源一下,咋這麼不知道疼媳婦兒呢,

「哦哦,」容源反映過味兒來,去將蜜餞端來,餵了謝菡吃下,這才問道,「夫人,這是…怎麼回事?」

「還能怎麼回事?」謝菡口齒有點不清,一連吃了四五個這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太苦了,幸虧我沒怎麼生過病。」看容源滿腦門問號,謝菡坐好開始解惑,「還不是為了咱家那塊木頭,前幾日也不知道倆人怎麼了,萱兒來時倒沒什麼,只是一見到敬兒就別彆扭扭的,這不,我都好

幾日沒萱兒了,估計倆人可能鬧啥彆扭了,我這個當娘的不得給兒子創造點機會嘛。」

「所以,你這病是裝的?」

「那當然!」

容源一腦門黑線,咋裝病還裝出自豪感了?

「那也不能真喝葯啊,」容源想起來那一大碗苦藥湯,「你這是何苦來的,就沒別的辦法把郡主騙來了?」

謝菡沒忍住笑出聲來,她夫君這個『騙』字用的很到位呀。「這法子最好嘛,」謝菡雙手一插腰,「我得讓咱家那個臭小子自個兒去吧人給我找來,人家一個姑娘能放下面子往咱家跑,咱家那個臭小子有多金貴?我這次非得治治

他那毛病。」

「你準備怎麼樣?」容源倒是好奇了,有什麼法子能讓他家大兒子主動找別人?

別的不說,兒子他養這麼大,還真沒見他主動找過誰。

「山人自有妙計,」謝菡嘿嘿一笑,「我就不信了。」

畢竟兒子這個東西,誰生的誰了解嘛。

「我不管你有什麼法子,葯不能再吃了,」容源難得的在家板起臉來,「那是葯,不是鬧著玩的,沒病怎麼能亂吃。」「沒事,我又吃不了幾天,」謝菡不在意的擺了擺手,「再說柳一不也說了,這葯主治情志之病,這些日子我心情也是真的不大好,不省心的閨女跑邊疆,我這想想就揪

心,路上可千萬不能出什麼岔子。」

容源將謝菡抱在懷裡,輕輕撫了撫她的背,「夫人放心吧,姑爺給女兒留了人,墨陽、墨白也是靠得住的,肯定不會有事。」

「嗯,但願吧。」謝菡嘆了口氣。

為人父母,哪兒能說不擔心就不擔心,道理都懂,可真發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關心則亂吶。

第二日,這為母親侍疾的任務,就光榮的落在容敬的頭上了。

因著謝菡的『病』不能一兩日就痊癒,是以容敬該上朝還上朝,該辦公還辦公,等公務處理完畢再來上房伺候。

謝菡也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身邊大小丫鬟無數,貼身丫頭茹梅是知道『內情』的,但絲毫不能顯露出來。

夫人交代了,大公子太不好糊弄。

所以,一切都按真的來。處理完公務的容敬,還未進門便聽到裡面母親的聲音響起,「誒呦,難受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7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十二)

9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