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七)

第802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七)

瑾萱倏地盤腿坐起,思考事情實施的可能性。

反正在容敬面前,她早已沒什麼形象可言了,索性放下那些拿捏的小家子姿態,大大方方的做自己好了。

若是與容敬過一輩子,她也不能總端著不是?

瑾萱一拍手,重重的點了點頭,「就這麼辦!」

困擾於心的事情想明白了,其他就便都不是事兒了,瑾萱氣勢洶洶的蹦下床,大步流星走過去拉開房門,給外面四個丫頭嚇一跳。

雲兮幾人連忙湊過來,主子怎麼沒叫她們便起身了,而且看主子的表情…

「主子,您要幹嘛?」段葉眨了眨眼,怎麼感覺主子雙眼『唰唰』放光吶?

「沒事,我出去走走,你們不必跟著。」瑾萱一擺手,她現在心情有點激動,得出去溜溜,好消耗她這無處安放的小情緒。

出得門去,大片大片的陽光灑在身上,瑾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既然愛了,就大膽向前。

她瑾萱還從沒慫過,之前的那些過往全部掀過,她要讓容敬看到一個不一樣的她!

抬頭挺胸大踏步的向前,瑾萱成功的在下階梯的時候摔了個狗啃泥。

「主子!」身後是四個丫頭驚詫疾呼,還有快步跑來的聲響。

捂著磕的紅腫的腦門,瑾萱差點仰天長嘯,幹嘛呀這是!

她是要去正事的人,給她可磕相了,誰負責?!

——————

送走瑾萱,容敬便回去處理公務,這會兒已經處理完畢,他正在自個兒房裡看書,『吱兒』地一聲輕響,門緩緩被人推開,門邊賊頭賊腦的露出個腦袋。

容敬抬眼去瞧,接著繼續看書,「要進就進,在門口扒著做什麼?」

來人正是容喆。

容喆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自個兒這不先瞅瞅他再做啥,要是正忙著,他就過會兒再來。

現在大哥請他了,他不進都不合適。

「你和瑾萱郡主到底怎麼回事?」容喆做到屋中的軟榻上,伸手拿了個李子開吃。

跟他大哥說話不能來彎彎繞的,以他這個腦子,繞肯定也繞不過,索性來直的。

拍著良心說,這天下能繞過他大哥的人,怕是不太多。

「什麼怎麼回事?看過你未婚妻了?」容敬沒什麼表情,彷彿整個人的注意力還在書中似的,只是在聽到瑾萱二字時,眸光微微有些波動。

不動聲色地將話題轉開。

「嘿嘿,看過了。」容喆一想起溫婉便整個人散發著一種光芒,臉上是甜蜜幸福的微笑,腦子已經轉不動了,滿心滿眼都是溫婉。

容敬瞟了他一眼,繼續埋頭看書。

這樣不是好很多?

沒那麼多問題,屋裡也安靜了。

容喆傻乎乎的自個兒笑了半晌,就在哈喇子快要流下來的時候,他反應過味來,今兒來不是為了想婉兒的呀。

「大哥,你是不是故意的?」容喆一臉怨念,拿婉兒當話題給他岔開,太壞了。

「是。」容敬沒什麼心裡負擔的便承認了,自家兄弟,不必藏著掖著。

「呃…」容喆被噎的不知說什麼好。

誰見過這樣的人?

當面承認的理直氣壯,還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很好,這很他大哥。

人生如此美好,他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容喆給自己順了順氣,堵在胸腔里實在不爽,他撇著大嘴,「大哥,你可憋裝了,人家姑娘都找上門了,再說那天在宮門口,瑾萱郡主說的清清楚楚,是不是兄弟,你

給我講講到底咋回事唄?」

說著,他往前湊了湊,從盤子里拿個桃,一臉殷勤的給容敬遞過去。

容敬連看都沒看,「不吃。」

「不吃也成,那你說說。」容喆不打聽到決不罷休,婉兒給他任務了,讓他談談大哥的口風,看對瑾萱郡主的印象怎麼樣。

自個兒未婚妻開口他怎能不遵命,而且他小妹還讓婉兒給他帶了話,意思一樣,都是要知道大哥對瑾萱到底是什麼心思。

仨人關係好容喆也是知道的,而且事關他大哥的終身大事,他這個當弟弟的不可能不關心,沒看他娘知道有姑娘堵大哥都樂成什麼樣了嗎?

容喆覺得自己身上的擔子很重呀,平時跟容敬不是白混的,若說了解,沒誰能比他了解他大哥。

不就是說話愛繞人、愛懟人?

他能忍!

這不,他自御史府回來就直奔大哥書房了,容喆倒也想的明白,不可能一次就把事問清楚地,能從他大哥嘴裡套出多少是多少。

反正來日方才,兄弟倆一個府里住著,一個朝上著,還怕沒機會再問?

容喆給自己定了個小目標,爭取十次之內,能把容敬對瑾萱的想法問出來。

如果十次不行,那就…二十次。

不過問印象之前,容喆想先把倆人認識經過整明白了。

其實吧,這事他特別好奇。

就他大哥這種性子的人,要說能吃虧,那絕對是想瞎了心的。

可在瑾萱郡主說完那些話后,他大哥不但沒有懟回去,反而跟著瑾萱走了,而且還是那麼曖昧含糊的話語。

容喆實在詫異,那心就跟貓撓的似的。

「想知道?」容敬抬起眼皮看著容喆。

容喆小雞啄米般的點頭。

容敬擱下手裡的書,緩緩吐出幾個字,「就不告訴你。」

容喆:「……」

他怎麼突然覺得大哥變得那麼幼稚,以往倒是常懟他,那也是繞著彎。

像今日這般,那是從來沒有過的呀。

「不說拉倒,那你說說,你對瑾萱郡主的印象怎麼樣?」容喆索性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反正完成婉兒給的任務便成。

容敬倒沒想到容喆會這麼問,當下一愣。

對於瑾萱,他也不知自己作何想,兩人遇見的次數並不多,每次見面又很…戲劇性。

若是談印象,只能說瑾萱是個有趣的女子,他對女子的了解基本都是溫婉賢淑,像瑾萱這般不按常理出牌,每每見面都有新鮮感的女子他倒是第一次見。

只是,容喆的問題,他不知該如何回答。

容敬意味深長的看著容喆一眼,接著拿起手邊的書繼續看了起來。

容喆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接著齜牙咧嘴的想,那一眼到底什麼意思?他大哥想表達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2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七)

9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