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五)

第80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五)

一瞬間,出奇的安靜。

容源和謝菡同時一愣,這孩子之前不是這樣的啊,怎麼好端端的結巴了?

尤其是謝菡,心中詫異更勝,她和瑾萱接觸過很多次了,自打這姑娘和自家閨女成了好朋友后,雖然往相府跑的次數不算太多。

這也是有對比,主要是溫婉沒事就往相府跑,反襯著瑾萱來的次數不多而已。

其實按照瑾萱的以往的性子來看,她輕易不會登旁人家府門的,能讓她是不是跑一跑相府,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說明問題了。

謝菡狐疑的看著低頭福身咬唇的瑾萱,能看出來,這孩子怕是心裡正懊惱呢,這時不時往一邊瞟的眼神…

謝菡順著瑾萱偷偷瞄的方向,瞬間明白,剛剛那突如其來的結巴,看來和自己大兒子脫不了干係。

容敬原本見到瑾萱,腦海里驀然蹦出她前幾日在自己面前的情形,眼中笑意閃現。

只不過除了他自己,其他人看不出他此時的愉悅。

現如今聽到她剛問安的話,他眼中笑意更濃,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好像前兩天她就是因為和自己說話有些結巴,才喝酒的。

尷尬中的正主瑾萱話一出口,臉『唰』地紅透了,怕什麼來什麼,剛剛明明心裡建設好了,怎麼不和容敬說話,她也能結巴呢?

瑾萱懊惱的掐了自己一把,慌忙站起身來,相府她可不能再待下去了。

「伯伯伯伯母、」瑾萱乾脆咬破自己的舌尖,「伯父,瑾萱先行告退。」

謝天謝地,她終於能說出一句完整話了。

瑾萱心中深深地嘆了口氣,她在伯父、伯母面前留下的好印象,今兒算是完了。

這得補到什麼時候去啊!

夏侯贊也真是裹亂,你說你該什麼時候下朝就什麼時候下朝唄,提前散朝算是怎麼回事?

原本對夏侯贊就沒什麼好印象的瑾萱,算是徹底把他恨上了。

想歸想,瑾萱這次可不敢再多留,天知道她再待下去會再出什麼幺蛾子,偏身一福就要出去,結果剛起身便被謝菡一把薅住了。

瑾萱終於抬頭,欲哭無淚地看向拉著自己的謝菡,她心中直念叨:伯母,咱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您就放了小的走吧。

之前相處的也挺愉快不是?

她這臉都快丟到姥姥家去了,回府躲一躲這個要求,提出來應該不算過分吧?

畢竟有容敬在,她實在淡定不了啊。

瑾萱眼神里不斷傳達出一個訊息:伯母,您想嘮嗑,咱改明兒,您看成不?

她覺得,依照伯母的善解人意,一定能讀懂她眼神里,想要表達的意思。

只見謝菡瞭然的看著她,笑眯眯地開口道,「哪兒能讓你自己走,過府便是客。」

遞給瑾萱一個安撫的眼神,她是過來人,還能不懂這個?

接著謝菡看向容敬,「敬兒,為娘有些累了,替我送送萱兒。」

她這個當娘的,別的不說做多好,但創造機會這事,她一定給倆小的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包她身上了!

「是。」容敬心裡明鏡似得,母親如此說自然是怕他拒絕,可他是那麼不懂事理的人嗎?

瑾萱來府中拜訪,他理應相送。

想必今日瑾萱來,正是為了前日之事來道歉的。

容敬心裡有些好奇,她交代到什麼程度了?

想了想之前瑾萱在宮門前的說詞,說含糊了他娘誤會更深,若是說明白了…

他娘是不是得高興瘋?

「郡主請。」容敬側過身子,讓出路來。

瑾萱現在輕易不敢開口,向容源、謝菡二人又行了禮,連忙從容敬身旁走過。

天知道,她有多緊張,若是可以,她真的想跟伯母說:她其實不需要人送的,真的。

心跳似鼓點,瑾萱覺得,若是自己出府或許會好很多。

走在相府的小路上,瑾萱的心思全在容敬身上,抬頭基本是不可能的,容敬離她那樣近,一側頭就可以看到身旁的他。

瑾萱直覺得自己口乾舌燥,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啊。

雙手置於小腹前,緊緊攥在一起,和之前容敬在宮門口看見她時的樣子很是相似。

不同的是容敬怕自己的腰帶再掉,而瑾萱是怕自己再對容敬耍流氓而已。

嗯,就是耍流氓。

瑾萱最大的優點就是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自己幹了點啥自己心裡清楚,絕對不帶找理由的。

她不停的在心裡建設,不能耍流氓!不能耍流氓!

自個兒前科實在太多,若是再在容敬面前掉鏈子,她真的要自個兒抽自個兒了。

瑾萱盡量忽略身旁的容敬,去想些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

然而,成效,好像…不太大。

容敬風輕雲淡的看著沿路的風景,雖然這些自小到大已是看過千百遍的,不過今日卻覺得好似有些不同。

具體哪裡不同,他卻說不上來。

餘光不自覺的落在身旁的瑾萱身上,他看著一臉努力剋制自己的瑾萱不由得唇角微揚。

不怪他能看出來,實在是瑾萱表情太明顯,他就是想看不懂都不成。

「第二日醒來,可有頭痛?」

熟悉的聲音在身側響起,正努力控制自己的瑾萱眨了眨眼,忽而扭頭看向容敬,他還是目不斜視的面朝前方。

然而這句詢問,她很確定是他的聲音。

因為…小路上除了兩人,也再無旁人。

「有…有一些。」瑾萱小聲的回了句。

風吹過樹梢,發出『沙沙』地輕響,她的聲音自己聽都聽不大清。

耳邊是如鼓的心跳聲,瑾萱有些拿不準,容敬聽沒聽見她的聲音,若是沒聽見,誤以為她沒說話,豈不會以為她沒有禮數。

她想了想,準備再重複一遍。

「以後,莫再多飲。」容敬依舊淡淡的。

可若是細聽,話里含了些許關切之意。

瑾萱太過緊張,聽見容敬的話,一時誤解了其中的意思,覺得容敬認為她總是醉酒。

女孩子被心上人如此誤會,自然是要解釋解釋的。

瑾萱有些心急,連連擺手加搖頭,「你…你聽我…我說,我我…我…」該死,又結巴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00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五)

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