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二)

第797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二)

容敬想到昨日送瑾萱回府的情形,有些無奈又有些好笑,他怎麼也沒想到,她喝醉以後會那般。

和眾人口中評價的瑾萱郡主…很不一樣吶。

不自覺的,容敬嘴角帶了些許笑意,朝堂之上正在偷偷觀察容敬的人都覺得有些驚悚了,怎麼平日里什麼表情都沒有,基本隨時就能看破紅塵的容敬,竟然笑了!

他笑了!

這是什麼概念,這就和不久之前他們看到戰王爺來參加宮宴,還笑了的感覺一毛一樣。

何止是驚喜和意外,簡直就是驚悚好嗎?!

看著不知在笑什麼的容敬,大夥心裡不禁詫異,到底什麼事情能讓這尊佛笑?

讓他們想想,之前戰王爺笑是因為什麼來著?

好像許久未參加過宮宴的戰王爺,是聽到容大小姐撫琴之時笑來著,那…

眾人的眼神不住地往容敬身上瞟呀瞟,昨日瑾萱郡主來宴請容敬,結果今日容敬就這個狀態。

那…

此事十有八九,是和瑾萱郡主拖不了干係了。

嗯,他們覺得是這樣。

人民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啊!

下朝後大夥眼巴巴的瞅著容源父子走遠了,容敬這個絕緣體註定沒誰敢上來八卦,不然被懟的體無完膚就是自己活該了。

說話噎死人,就是容敬身上的光環,太耀眼了。

眾官員覺得生活還是很美好的,所以沒誰敢去往容敬身邊湊。

容喆因為急著去見溫婉的緣故,沒和容敬、容父同行,所以馬車中只有容源父子兩人。

今日上朝之前,謝菡特地給父子三人安排了馬車,還跟車夫交代了兩句,下朝後別著急回來,多帶著他們父子三人繞幾圈,有些話容敬不好跟她說,沒準願意跟他爹和他兄弟說呢,是不是?

謝菡對自己這個大兒子的婚事,可謂報了極大地熱情,牟足勁想把他給處理了。

清晨謝菡對容源可謂是千叮嚀萬囑咐,在她眼裡,容敬能讓姑娘近身,絕對是萬年鐵樹開花,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嘛。

結果,現在你看看,萱兒不僅成功進了容敬的身,還順手輕薄了她家兒子一把,真是…

太棒了啊!

謝菡真是太喜歡瑾萱了,姑娘不止人好,還拯救了她家兒子啊。

她能不上心嘛?

容源覺得自己媳婦兒給他委派的任務太艱巨了,還得保證完成,他的頭髮,大今兒開始怕是要大把大把的掉了。

容源神情凝重的去上朝了,路上容喆納悶的看著自個兒的爹,昨兒還高高興興的,今兒怎麼了這是?

容喆下朝跑了,車裡的容源很鬱悶,這小子不地道,扔下他就跑了啊。

雖然,容源根本沒跟容喆提今兒要幹嘛。

「咳,」容源醞釀了半天,咳了一聲,準備起頭。

容敬看了容源一眼,開口道,「爹,多喝熱水。」

「咳咳咳,」容源醞釀半天的情緒被打斷,他范兒都起好了,沒想到容敬來這麼一句,「嗯。」

容源點了點頭,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威嚴一點,「敬兒,瑾萱郡主,你怎麼看?」

容敬奇怪的瞅了容源一眼,眉頭微皺,表情有些許的糾結,彷彿這個問題他不應該問出口一樣。

「咳,」容源有點尷尬,畢竟這種問題著實不該他來問,又不是婦人,怎麼聽都有些彆扭,但是媳婦兒交代的任務他又不能不完成,是以硬著頭皮跟容敬對視,一定要一個答案。

容敬彷彿確認半天,最後若有似無的嘆了口氣,淡然道,「用眼睛看。」

容源點點頭,這話說的,確實是他大兒子的風格,他問的方式有問題,他認錯。

「為父的意思是,」容源決定直來直去,拐彎抹角對別人來說好使,對他自己的兒子來說,怕是沒什麼用。

主要,還是容易把自己繞進去。

「你和瑾萱郡主…

「父親,今日您所說錦州治理災患一事,兒子認為有幾點不大妥帖…」

容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容敬給截胡了,前面那句話他已經委婉的拒絕回答了,他父親怎麼就聽不明白呢。

容源一聽,嘿,怎麼的?

我經歷過多少事,那哪兒的災患治理沒我的出謀劃策能行,你一小屁孩竟然跟我說有不妥帖。

行,你說,你要說的不對,看我怎麼懟你。

一時間,馬車裡的學術交流,氣氛相當熱烈呢。

最後的最後,容源成功被容敬帶跑偏,馬車外的車夫在繞了幾圈后終於駛回相府,他今兒可是成功完成了夫人交代的任務。

他驕傲!

謝菡在府中面帶微笑的等著自家相公回來,今兒就算敬兒不露口風,但多多少少都能被探出一些來,她的相公她自個兒知道,本事相當大呢。

「老爺,你回來了。」

遠遠看到容源的身影后,謝菡就迎了出去,待遇可以說是相當高了,瞅了瞅她大兒子並沒有在附近,謝菡沖容源眨了眨眼,「怎麼樣?」

容源內心有點方…

這會兒,他才從剛剛的政事爭議中回過神來。

媽蛋!容敬那個臭小子故意的吧!

最後還給他裝出一副不甘,卻又不得不認同他想法的樣子,他的方法確實是有效且切實可行的,容敬在多大,經歷的的事能有多多,還能說得過他?

而且在容源看來,容敬提出的方法是不錯,但若是實施起來,費時費力不說,百姓可等不了那麼長時間。

災情面前,時間就是生命,一切事情都有要為生機讓路。

對此,容源還挺得意的,進院兒時還捋著鬍子直樂呢。

然而,這時候…他徹底樂不出來了。

臭小子,挖的一手好坑!

這時候就看出容源厲害之處來了,他這麼多年在謝菡手下不是白活的,對於他家夫人的脾性了解的不是一點半點,若是實話實說,他怕是活不過今晚了。

既然如此…

「夫人不必憂心,今日我與敬兒聊了許久,他對於郡主讚不絕口,提起郡主眉眼間也滿是柔和,在我看來,郡主於敬兒來說,應是不同的。」

「當真?」謝菡兩眼放光。

「自然。」容源老神在在的點頭。兒砸,你不仁就不能怪老子不義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7章 我們的愛,甜到掉牙(二)

9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