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 獃子,接招(二十)

第776章 獃子,接招(二十)

「所以…」容離無語的指著雲耀的背影,「他在幹嘛?」

溫婉和沐蓉語齊齊搖頭,鳳九玄應景的接了一句,「母雞啊。」

眾人:「……」

院內的眾人石化,屋裡的顧芸表情就很精彩了,她這兩天心情不錯,不是因為曲流殤的到來,而是她出門送曲流殤時,看到雲耀的表情,令她心情愉悅。

那個獃子,還是在乎她的嘛。

顧芸坐在桌邊傻笑,果然聽阿離的沒錯,以往總是她纏著那獃子,他像沒事人似的,現在看他還能不能坐的住?

正想著,就聽見屋外雲耀說話的聲音,顧芸不明所以的將窗子開了一條縫,想看看雲耀要幹嘛?

接著便看見雲耀架著曲流殤往她這邊來了,顧芸瞬間緊張起來。

身體快過腦子。

顧芸在慌亂的時候,第一時間將門栓插上了。

插上后她看了半晌門鎖也不知道,自己將門鎖上做什麼?

『噹噹當』敲門聲響起,接著便是雲耀的聲音,「芸娘,杜兄來看你了。」

「等…等等…」顧芸有些緊張,她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衫,幸虧將門鎖了,她這身衣服怎麼見雲耀嘛,「等一下啊。」

趕忙換了新的衣衫出來,顧芸在鏡前照了照,順手塗了些胭脂水粉,這才深呼吸一口氣,走到門前,將門打開。

雲耀和曲流殤在門外尷尬的站著,當然,主要是曲流殤尷尬,他實在不知該怎麼和雲耀相處,雲耀倒是嘚吧嘚個沒完,自打見了曲流殤嘴就沒停過,一通打聽,就差把曲流殤的家底兒給問出來了。

幸虧曲流殤這些年做生意歷練出來了,什麼能說什麼不能說他拎的清,夏夫人交給他的任務,他不能完不成。

曲流殤打太極的似的把敏感話題避過,只回些無關痛癢的,順便心裡祈禱顧芸趕緊開門,他快頂不住了啊。

顧芸緊閉的房門打開,門外正在說話的兩人皆是一愣,看著明顯打扮過的顧芸,倆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前兩日送曲流殤出來的她,可以用穿著隨意來概括,一看就沒作什麼打扮。

可今日不同,只看面容便是修飾過一番。

顧芸心下還有些懊惱的,早知道今日雲耀來敲門,她清晨梳洗時就應該仔細些的,也不知他會不會嫌棄她今日的打扮。

這麼想著,顧芸偷眼去瞧雲耀,正巧撞上雲耀看她的目光。

觸電般,顧芸忙轉開了眼,側身輕聲說道,「進來吧。」

於是,曲流殤被雲耀架著,進了門…

容離好像突然明白了雲耀的用意,忍不住笑出了聲,靠在夏侯襄懷中,樂不可支的說道,「看來有的人呀,不逼一把確實不行,瞅瞅腦子轉的快的。」

「什麼意思?」溫婉和沐蓉語異口同聲的問道。

容離沖二人勾了勾手指,給倆姑娘解惑去了。

房內,顧芸如坐針氈。

她萬萬沒想到,雲耀能跟著一起進來,本來大大咧咧的姑娘瞬間緊張起來。

連手往哪擺都快不知道了。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屋裡仨人,愣是沒一個先開口的。

別看雲耀在外面和曲流殤抖機靈,見了顧芸他還是挺緊張的。

曲流殤暗暗給顧芸使眼色,怎麼辦?

奈何顧芸只顧著自己緊張了,根本沒接收到曲流殤發來的信號,心裡似小鹿亂撞似的,時不時偷眼去瞧雲耀。

仨人就這麼詭異的沉默著,雲耀除了緊張,心情倒是不錯。

前兩天給他憋的,在外抓耳撓腮不知道顧芸和曲流殤到底在屋裡說什麼那麼高興。

今兒不一樣,他進來了,而且還坐在倆人中間。

這感覺,揚眉吐氣啊有沒有?

「杜兄,」雲耀向低頭沉默的曲流殤發起『進攻』,「你咋不說話呢?」

「啊?」被點名的曲流殤抬起頭來,無語的看著雲耀,自個兒為啥不說話,他心裡就沒點數嗎?

「別緊張,前兩天怎麼聊今兒還怎麼聊,就當我不存在,好不好?」雲耀一伸手,重重的在曲流殤肩膀上拍了一下,「我就坐這待會,不出聲。」

曲流殤:「……」

你都這麼拍我了,我還跟芸娘聊,那不是找打嗎?

曲流殤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回去他得瞧瞧,是不是腫了。

「你要不說,那我就起頭了啊…」雲耀好心情的開始嘚吧嘚,整個屋子裡就聽他了。

風花雪月的事情雲耀不會,但打仗的事情他門兒清啊。

講起戰場上的刀光劍影,雲耀整個人就像個發光體,直接將顧芸吸引過去。

顧芸從未見過戰爭的情形,她被雲耀描述的畫面所吸引,時不時的問些不明白的問題,雲耀自是幫她解惑。

就這樣,原本是曲流殤和顧芸憶往昔,現在變成雲耀給顧芸講故事。

歡聲笑語是沒了,但聊的也是相當投機啊。

只不過,曲流殤成了陪襯,從頭到尾基本沒說過話。

「到了最後…」雲耀講的起勁兒,卻突然看了曲流殤一眼,「誒?杜兄,是不是時間到了,你該走了吧?」

「最後怎麼了?」顧芸那正聽的入迷了,誰知道雲耀來了這麼一句,「你倒是講完呀。」

「嘿嘿,不急不急,今兒杜兄來看你的時間到了,我送他出去,明兒再給你講啊。」

說罷,雲耀站起身來,沖曲流殤一努嘴,「杜兄,走吧。」

曲流殤瞅了瞅雲耀,又瞅了瞅顧芸,只見顧芸的目光全在雲耀身上,他無法只得微微一笑,站起身來,「好,芸娘,我明日再來。」

雲耀眼角跳了跳,看來這兄弟不知道『知難而退』四個字兒怎麼寫啊。

「好,那…」

顧芸點了點頭,準備起身相送,卻被雲耀攔下,「你身體不好,就別來回走動了,我送杜兄你放心。」

「那你送完他,能把結尾給我講了嗎?」顧芸心裡痒痒,聽人講故事聽到最關鍵的時候聽了,簡直讓人的心情似貓爪一樣難受。

「明兒,明兒等杜兄來的時候,我再給你倆講,」雲耀好脾氣的解釋道,「今兒你倆一起聽的,沒道理不讓杜兄知道結尾。」「杜兄,」雲耀扭頭沖曲流殤一樂,「你說,對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6章 獃子,接招(二十)

9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