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獃子,接招(十九)

第775章 獃子,接招(十九)

雲耀委屈巴巴的看著夏侯襄,也不起,索性盤腿坐在地上,「哥,你能給我解釋解釋,為啥早上去接那個小白臉嗎?」

夏侯襄連眼皮都沒抬,淡定的來了一句,「我為什麼要給你解釋?」

雲耀:「……」

欸?

這人都成婚大半年了,怎麼噎人的毛病還沒被嫂子改過來。

而後雲耀突然頓悟,好像嫂子比他襄哥更噎人。

雲耀心知走正常路子鬥不過夏侯襄,只能改變策略,伸手悄悄拽了拽他的衣袖還沒出聲,直接被甩出老遠去。

一臉懵逼的看過去,只見夏侯襄滿臉嫌棄的拍著自己衣袖,就差把袖子給扯下來了。

雲耀:「???」

怎麼?

這麼嫌棄他嗎?

被嫌棄的雲耀找了處角落蹲下畫圈圈,他心裡苦,但是他不說。

墨陽、墨白在旁邊看了半天戲,差點沒樂出聲來,當然倆人除了幸災樂禍,還有點小疑問。

主子之前被男子碰到衣袖,反應也沒這麼大啊。

這不本該是針對女子的反應嗎?

奇怪…

夏侯襄自打被曲流殤拉過手后,對男子近身一事異常敏感,若不是熟悉的人,怕是坐在他旁邊他都要出手了。

不得不說,曲流殤帶給夏侯襄的心理『傷害』,著實不小。

沒一會,顧芸把曲流殤送到院外,直接由夏侯襄接手將人送出門去。

曲流殤臨走時還是之前那套說辭,大體意思便是相談甚歡,明日還來。

雲耀頓時不樂意了,還來?

真不拿自己當外人呀!

曲流殤走後,雲耀看著顧芸那扇關上的房門發獃。

不行,他不能讓事情就這麼發展下去。

很危險吶…

門外的杜明宇和杜全,在大門被打開的一瞬間便來精神了。

杜明宇看著夏侯襄和曲流殤的背影,心裡不住的泛酸,還真是『如膠似漆』不止管接還管送哈?

一肚子火的尾隨二人抵達川草棧,杜明宇貓在牆角,拉過杜全擋在身前,眼睛死死盯著站在大門處的兩個人。

曲流殤有點小尷尬,昨日人家破例幫了他一回,今日若是他蹬鼻子上臉是不是有點不合適?

況且人家是練家子,被他抓了回手實屬沒防備,再加上同情心,曲流殤也知道昨天夏侯襄的怒氣有多大。

今日倆人行在長街之上,夏侯襄連哏都不給他捧了…

曲流殤想了想,沒有身體接觸就沒有吧,又不是非得摟摟抱抱,不拉小手,他說說話總是可以的吧?

眼神往旁邊一瞟,確定那裡有人之後,嘴角一挑,眉眼之間滿含笑意,「今日多謝郎君相送,明兒我自己去便是,不勞煩郎君奔波了。」

夏侯襄眉毛一挑,那敢情好。

表情瞬間變的愉悅了不少,曲流殤一看,心道要壞,可別真答應下來,他往後可怎麼氣杜明宇呀。

可轉瞬便見對面的男人表情一變,呈思考狀,曲流殤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同時在心裡抽自個兒大嘴巴子,沒事說這個幹啥,道個別趕緊走就完了。

「不妥。」夏侯襄出言道,聲音甚是沉重。

曲流殤驚喜的看著他,萬萬沒想到夏侯襄會駁了他的提議,這事鬧的。

夏侯襄其實也不想反駁的,只不過答應了離兒的事,他不能出爾反爾,所以即便心裡很想順著曲流殤的台階往下走,他也沒那麼做。

「既然郎君有心,那我便在此謝過了,」曲流殤矜持的抱拳施禮,心道見好就收,「告辭。」

曲流殤進了川草棧的大門后,夏侯襄也離開了。

隱在暗處的杜全死命的咬著嘴唇,都要泛白了,他確定周圍除了他主僕二人再無旁人之後,從嗓子眼擠出聲音來,「少爺,您能不掐小的了嗎?」

他都快疼死了啊!

杜明宇尷尬的把手從杜全胳膊上收了回來,他不是故意的,就是看到曲流殤那對著旁人嬌羞的神態,心裡著實不痛快,順手掐住杜全的胳膊。

「咳,」杜明宇乾咳一聲,自袖籠中拿了點散碎銀子,「賞你喝酒的。」

杜全沒想到還有意外驚喜,當即眉開眼笑,「謝少爺賞。」

杜明宇輕嘆了口氣,轉身離去。

腦子有點亂,今日怕是依舊睡不好了。

一夜之間,兩個大男人失眠,皆是因情而起,只不過,一個想到了應對的法子,另一個沒想到罷了。

次日清晨,在曲流殤再次來到小院之時,雲耀仿若換了個人般,對著曲流殤笑的如沐春風,並主動上前打了聲招呼。

這一波操作讓院里眾人看不懂了。

容離悄悄在夏侯襄耳邊問道,「你昨日跟小五說什麼了嗎?」

「沒有,」夏侯襄搖了搖頭,「你不是還沒讓我刺激他嗎?」

昨兒就摔了雲耀一個屁股蹲兒而已,其他的他什麼都沒幹吶。

「奇怪…」容離小聲嘟囔了一句,她把曲流殤找來是給雲耀添堵的,怎麼看雲耀的意思,反倒有種要跟曲流殤來個哥倆好的感覺呢?

前兩天苦大仇深的那個,是他,沒錯吧?

曲流殤也不適應,他和雲耀不熟,突然過來個小伙和他說說笑笑的,直接給他整蒙了。

尤其是,這人還是夏夫人點名讓他氣的人。

院里眾人看雲耀的眼神都有些不對了,可雲耀絲毫沒有感覺到,他手勁兒大,邊跟曲流殤說話邊拍人家肩膀,直把曲流殤拍的齜牙咧嘴的,又不好意思呼痛,文人該有的矜持曲流殤是一點沒落下。

「前兩日杜兄來了我都沒招呼,實屬不該,我一個粗人,杜兄別跟我一般見識,今兒我給你陪個不是,」雲耀像模像樣的給人家一抱拳,「還望杜兄諒解,哈哈哈。」

「雲兄多慮了。」曲流殤連忙回禮,吃不準雲耀到底要幹嘛。「今兒還是來陪芸娘說話解悶的吧,哈哈哈,」雲耀直接走到曲流殤的身邊,伸手勾住他肩膀,端是一副哥倆好的架勢,「我跟你說,也就是你了,前段日子芸娘心情不好,茶飯不思的,你一來,還別說

真是高興了不少,論功你屬頭功,走走走,今兒繼續陪芸娘說話去,哈哈哈。」

邊說,雲耀右臂用力,便把曲流殤架走了。

為什麼說是架?

若是仔細看,曲流殤的右腳,是沾不到地的。小院里眾人全體石化,目送雲耀和曲流殤進了顧芸的房門,耳邊還迴響著雲耀那充滿磁性的『哈哈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5章 獃子,接招(十九)

9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