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2章 獃子。接招(十六)

第772章 獃子。接招(十六)

「今兒,這身衣服不錯。」曲流殤抬手給他整了整衣領,笑顏如花。

門房當場石化,都不知該作何反應了,內心想法相當豐富,面部表情瞬間精彩了起來。

曲流殤是沒瞅見門房的表情,背著手,哼著小曲兒轉身往裡走了。

門房目送自家老闆遠去,順便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他在考慮,是不是應該要換個地兒幹活了。

天地良心,他可不好這口啊!

曲流殤心情舒暢,自是看什麼都順眼,川草棧是他親自繪了圖紙,差人建造的,本就合他的心意,今兒心情一明媚,當真是看什麼都順眼。

以往再如何高興,都是裝著份心事的,總覺得心頭有什麼事情壓著。

現如今…他除了得意,還是得意。

什麼都比不了,他明白杜明宇還在乎他的事實,堵在心頭三年的氣頓時煙消雲散了、

川草棧的工作人員們,雖然鬧不明白為何今日老闆特別高興,又是賞菜又是賞銀子的,還止不住的誇他們人好字好畫好琴好,總之哪哪都好。

給一眾大小夥子誇得滿臉懵逼,但是有賞誰不高興?

川草棧里一派的喜氣。

與之相對的,自是杜府里的少爺,杜明宇院子里那滿滿的低氣壓。

早先時候,杜全著急忙慌的衝進院里來報,說是,「川草棧的曲少爺,出來了。」

杜明宇直接就從椅子上蹦起來了。

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吶,雖說賭氣賭了三年,曲流殤未出過川草棧一步,他也未曾出過杜府大門一步。

倆人就跟小孩子鬥氣似的,誰先動誰便輸了。

一開始兩家大人還挺高興,可耐不住自家孩子這麼耗,多次勸說無效后,倆家人也就只剩嘆息了。

只是不出門,卻擋不住心裡的思念,杜明宇書房裡,曲流殤的畫像都快堆成小山高了。

他是將記憶里曲流殤有的樣子都畫了出來,更有甚是他臆想出往後和曲流殤過日子時,會有何種場景,一時興起也畫了出來。

沒事杜明宇就對著這堆畫像發獃,還有曾經曲流殤來杜府時寫的字兒,他通通歸攏到一處。

何時想念曲流殤了,杜明宇便拿出來看看。

這一看,就看了三年。

他也想過放低姿態,去找曲流殤認個錯,倆人重歸於好,可到底年輕氣盛,過不了心裡那道坎兒。

在杜明宇看來,明明是曲流殤有錯在先,為何要讓他退一步,氣不過自然不會有所行動,一拖三年,期間他也不是沒有後悔過,但還是抵不過自己的氣性。

如今聽到曲流殤出了川草棧的大門,杜明宇什麼都顧不了了,連衣服都沒換直接出府去尋曲流殤。

然而跑了沒多久,杜明宇後知後覺的停住了奔跑的步伐,他還沒問杜全,曲流殤要去哪兒呢。

剛準備回府去問杜全,就見聽身後有人叫他,「公子公子,你慢點,我告訴你地兒!」

很顯然,杜全跟著他跑了好幾條街了已經。

杜全心裡苦啊,他今兒見了曲少爺的面,當真高興的不行,別人不知道,他還不知道嗎。

打小伺候自家少爺,他能看出來少爺對曲少爺的那份心。今兒他像往常一樣去川草棧門口蹲點,看看有沒有什麼收穫,沒想到收穫忒大了,為了以防他回府報信,錯過曲少爺的行蹤,杜全特意雇了個人跟著曲流殤,並囑咐沿路留下記號,他這才連忙回府報

信。

哪兒知道他家公子心太急,都不聽他說完就往外跑,他在後面喊了好幾嗓子都沒用。

無奈只能跟著跑,給他累夠嗆。

杜明宇些微有點尷尬,看著面前喘氣如牛的杜全,只能佯裝淡定的咳了一聲,出言道,「前面帶路。」

「得嘞。」杜全也不含糊,帶著杜明宇顛兒顛兒跑到川草棧附近,順著記號一路找到了一處院落。

杜全雇的人找了一處陰涼地蹲著,見僱主來了,連忙彙報情況,並保證人進去了還沒出來。

杜全又給了些賞錢,小工連聲道謝,美滋滋的走了。

杜明宇激動之情溢於言表,卻也知道現在不是衝進人家家裡去見心上人的時候,乖乖的和杜全在樹蔭下蹲了半晌。

終於,把曲流殤給蹲出來了。

當然,與之一起出現的,還有戰王大人。

杜明宇感覺有人兜頭一盆涼水澆下來,透心涼。

看著倆人並肩而行的背影,杜明宇覺得自己的腿有點軟,尤其是…曲流殤旁邊的男人比他氣場強太多。

杜全尷尬的瞅了瞅自家少爺,完了,曲少爺好不容易出來一趟,還看著這場景,怕是要瞎想吧。

偷眼去看杜明宇,表情基本像是要吃人。

「少爺…」杜全猶豫了半晌,開口提了個小建議,「要不,咱回吧?」

「回什麼回!」杜明宇直接瞪過去,眼裡的怒意顯而易見,「跟上。」

說完,不等杜全反應,自己尾隨曲流殤二人而去。

杜全的心『撲通撲通』跳的極快,連忙跟上去,心裡祈禱可千萬別發生什麼事。

在家老太爺可命令禁止過,不許少爺和曲少爺在大街上胡鬧,不然家法招呼。

他得看住了呀。

杜全還勸呢,「少爺,您別瞎想,那個應該就是曲少爺的好友,一起走走,很正常。」

「閉嘴!」杜明宇呵斥一聲,心裡半個字也不相信。

曲流殤三年未出川草棧,好容易出來一次,就交了個朋友?

他能信嗎?

怕是這次出來,就是為了他這個所謂的『朋友』吧,哼!

而且,就算是朋友,發展成別的也不是不可能,他不就是個例子?

杜明宇表示自己的很不爽。

一路跟過去,杜明宇心裡的火氣稍小了些,只有曲流殤在說,他旁邊的人並沒有什麼回應,而且倆人也沒什麼親密舉動,難道說…

杜明宇有些猶豫,真是他誤會了不成?

然而,當他看到川草棧門前那一幕的時候,差點沒過去把川草棧的大門給拆了。

還——郎君!

當他是死的!

直到夏侯襄離開,躲在牆后的杜明宇氣兒還沒喘勻呢,喘氣的聲音之大,沒給杜全嚇著,連忙給自家少爺順氣。

杜全沒杜明宇動作快,之前曲流殤看過來的時候,只看到了杜全,並沒有看到躲在暗處的杜明宇,不然……他會更開心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2章 獃子。接招(十六)

9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