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7章 獃子,接招(十一)

第767章 獃子,接招(十一)

「咱閨女還說什麼了?」夏侯襄話音兒帶著笑意,他著實好奇他家夫人的腦子裡都裝了些什麼,說話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為了哄他,當真什麼事都乾的出來。

「呃…」容離卡殼了,原本以為危機解除,沒承想下面還有提問,她低頭思考了一瞬,再看向夏侯襄時,滿眼皎潔,「咱閨女說,你不許生娘親的氣了。」

夏侯襄沒憋住,又破功笑了出來。

長臂一展,將容離攬在懷中,摸了摸她的發,無奈又寵溺的說道,「好好好,不生氣了,真是…拿你沒辦法。」

容離默默比了"V",她就知道阿襄捨不得生她的氣,再說,她是真的打心底相信,阿襄除了自己不會愛上任何人,才答應幫曲流殤的。

不然,她就派墨陽當『護花使者』了,自家老公不能丟,這是底線。

她還是拎的清的。

夫妻倆牽著手往回走,容離一路上給夏侯襄詳細說了說自己的計劃,對付傲嬌的雲耀必須來記重拳,否則這小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鬆口。

若不是看出雲耀對顧芸有意,容離都想給他找個腹黑攻算了,反正傲嬌受不需要主動,等著一舉被拿下行了,省得害人害己。

夏侯襄聽了容離的計劃表示沒有意義,只除了接送曲流殤還有些小情緒以外,對於雲耀後半生幸福不幸福的,他還沒容離上心。

不是他對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不關心,實在是這小子扶不上牆,自己喜歡的人不知道爭取,人家姑娘都寸步不離的跟著他了,他竟然還要躲。

用離兒之前生氣時說的一句話,『憑自己本事單身,老天都救不了他』,在問過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之後,夏侯襄表示形容雲耀簡直再貼切不過了。

當然,他是拗不過容離的,被容離安撫好后,聽從安排便是。

被自家夫人安排到一個男人身邊,這感覺…相當酸爽。

回到小院里,容離徑自去找顧芸,推門進去,顧芸比前兩天還蔫巴。

門一開,顧芸先是眼睛一亮,在看清來人後乜獃獃往桌子上一趴,有氣無力的說道,「是你呀。」

容離走到桌前,給自己倒了杯水,飲盡后才開口道,「我不是小五,還是真不好意思哈。」

「以後注意。」顧芸依舊無精打采。

容離伸手就捏她的臉,斜眼瞧她,「你這都跟誰學的,我為你的事挺著大肚子跑了一下午,你就這個態度。」

顧芸的臉被容離荼毒也不還手,「少來,你還沒顯懷,怎麼就挺著大肚子了?」

容離笑著點了點她的額頭,「能不能對我這個孕婦有點關愛之情?起來,有好事跟你說。」

顧芸『噌』地坐直,兩眼『唰唰』放光,「怎麼的?小五鬆口了?」

「那獃子哪兒能啊,」容離無奈的搖了搖頭,「我給你找好男人了,就這兩天,人家上門來送溫暖,順手來添添堵。」

「給我添什麼堵?」顧芸呆萌的看著容離,她現在還不夠鬧心嗎?

「我說,你是不是在房間里呆傻了?當然是溫暖給你送,堵是給小五添的好嗎?」容離眉毛皺成了一團,「人都說一孕傻三年,你這還沒沒開始談戀愛腦子就成漿糊了,以後可怎麼弄。」

咋這麼愁人呢?

「我又不需要別的男人…」顧芸比容離還愁呢,她眨巴了眨巴眼睛,「我以為你就那麼一說,你還真去找了?」

「那當然,我有空跟你鬧啊,」容離翻了個白眼,「男人是必須找的,你什麼都不用做,在屋裡老實待著就成,能聊就聊,不能聊就干坐著,坐夠小半個時辰人家就走了,放心,絕對靠譜。」

「你從哪找的人,」顧芸有些好奇,「這樣就能讓小五著急嗎?」

「那當然,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呀?」容離沒答之前那個問題,實在是怕顧芸揍她,拍胸脯保證,「還有我家相公幫你盯著呢,只不過有一點你要注意啊。」

容離伸出個手指頭,顧芸身子往前探了探,「什麼?」

「中途,萬一萬一小五進來,你可得表現出跟人家聊天很高興的樣子,不能一看到小五腦子就蒙,知道不。」

「我…」顧芸有些虛,「我盡量吧。」

「不能盡量啊姑娘,我這可是為你倆以後的幸福操碎了心,要是你這兒給我掉了鏈子,是你哭還是我哭?」容離點了點她的額頭。

顧芸皺巴著小臉,「那估計是我哭唄。」

說完,像下定決心一般,深呼吸一口氣,顧芸重重的點了點頭,「你放心,我肯定能做好,為了那個獃子,我也得繃住嘍。」

「這就對了,有這覺悟,還怕小五不妥協?」容離欣慰的點了點頭,順手一拍桌子,「他要能繼續堅持,我把桌子吃了。」

容離把話撂這兒了,順便謀划著讓阿襄這幾天有事沒事再去給小五扇扇火,不怕他不著呀!

嘴角一咧,容離露出明晃晃的八顆牙。

院里的雲耀突然打了兩個大大的噴嚏,一伸手把椅子上擱著的毯子蓋身上了。

真是奇怪,這天兒…也沒變啊。

曲流殤在川草棧徹底閑不住了,三年來,他日日堅持寫字,就是為了沉下心來,不去想杜明宇。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有幫手了,而且還是個很有想法的幫手,等把時間定下來,他就能刺激杜明宇了。

曲流殤邊翻自己的箱籠邊笑,他得好好打扮打扮,這麼久未曾見面,他得讓杜明宇看到自己時驚艷一把。

另外,杜明宇那邊,他時不時也會派人打探一些消息。

曲流殤不傻,賭氣歸賭氣,該掌握的信息還是要掌握的,萬一哪天他自個兒腦子一抽放低姿態去找杜明宇,結果人家娶妻生子了,那他都沒地兒哭去。

站在銅鏡前,曲流殤比了比手中的衣服,唇角微勾,幸而那人沒讓他失望,若是膽敢愛上旁人,他是真怕自己做出什麼不可控的事情來。比如…小雞燉蘑菇,了解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7章 獃子,接招(十一)

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