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4章 獃子,接招(八)

第764章 獃子,接招(八)

容離微微詫異,本以為他不答應,結果還沒怎麼勸就答應了。

人家這麼利索,她自然也不差事,「你說。」

「每日過府,可否讓貴夫人的夫君來接在下。」曲流殤看了眼夏侯襄,心裡琢磨著與他走在一起,那人若是有心打探,定是會著急的吧。

著急,便說明心中還是在意他的。

這麼想著,曲流殤臉上便浮現出一種名為『嬌羞』的表情。

容離當時就不樂意了,雖然之前自己是想過用美男計,但也就是想想,她還真能將自家相公豁出去?

這不瘋了嘛!

不說容離,夏侯襄又怎麼樣,臉都快黑成鍋底了,他直接站起身,拉過容離就想走。

這麼不正經的地方,還不要多待了。

「留步,」曲流殤回過神來,發現隊形變了,趕緊出言道,「誤會了。」

不用多問,曲流殤看到夫妻二人的表情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

「不瞞二位…」曲流殤歉意的笑了笑,將自己的故事緩緩道出。

思緒回到過往,委屈還是實打實的。

他愛慕的那個人,生於鐘鳴鼎食之家,與曲流殤家裡有些交情,一到年節也會互相走動。

原本,二人並未產上傾訴,只是漸漸長大后,脾氣秉性相投做起了好兄弟,兩家人看到二人如此倒也欣慰,走動較之前相比,勤了許多。

然而,漸漸地,到了年歲家裡總是要給他們張羅門親事的,兩人都是長相俊美之人,家中財產頗豐,再加上志趣風雅,一個善書法、一個善彈琴。

是以,到了年紀,上門說媒的人也是不計其數。

曲流殤煩躁不已,正想找自己的好兄弟說說話,沒想到對方先找了過來。

二人所煩之事相同,免不了在一起喝頓大酒抱怨抱怨。

酒這東西可不能多飲,多飲便要壞事。

倆人一開始還挺好,漸漸酒勁兒上頭,朦朦朧朧中看對方越發順眼,這一順眼不要緊,倆人就親上了。

意識模糊時的事情,二人記的並不清晰,只不過酒醒之後睜開眼,炸了…

倆人衣服倒是整齊,沒做出什麼不可挽回的事情,只不過醒過來的時候,一個躺在另一個懷裡。

交頸而眠。

事情便開始向不可預料的方向發展開來,兩個大小夥子自然像觸電般的分開,假借整理衣服平穩自己的情緒,之後便是尷尬的打著哈哈,算是將事情劃過去了。

酒醒當時可能記不起之前發生過什麼,但是頂不住你使勁回想。

就這樣,兩人在各自的府中成功回憶起了酒勁兒上頭之後,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半個月左右,曲流殤二人一次面都沒有碰過,各自消化自責,怎麼能對好兄弟做出那樣的事情。

家裡說媒的人有增無減,鬧得曲流殤二人心煩意亂,隨著時間的推移,倆個人的心內竟然同時開始思念對方。

這種思念,與往日那般想見兄弟的感覺並不一樣。

曲流殤心驚不已,龍陽之好他只聽說過沒見過,沒成想自己便是其中一個,這對他的衝擊可想而知,他得想辦法及時制止這種情緒往下發展。

另外一個與他想法出奇一致的人,也在府中抓心撓肝的想著解決的辦法。

然而,感情這種東西,並不是說控制就能控制住的。

只要在心中埋下了種子,用不了多久,它便會肆無忌憚的生根發芽、茁壯成長。一切,為時已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4章 獃子,接招(八)

9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