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番外第三彈:獃子,接招【芸耀篇】

第757章 番外第三彈:獃子,接招【芸耀篇】

「你說,我到底要怎麼做,他才能接受我?」顧芸趴在桌子上,已經不知道是嘆了第幾遍的氣了。

自她表明心跡伊始,雲耀就跟個大姑娘似的,一見她就臉紅,還強裝淡定。

當做朋友似的相處絕對沒有問題,一旦問他喜不喜歡自己,雲耀跑的比兔子都快。

容離捻了顆酸梅放在嘴裡,她現在很愛吃酸的,俗話說酸兒辣女,想到這裡,她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又從旁邊抓了些花生米放進嘴裡。

花生米是鳳九玄特別製作的,帶著辣味,又不上火,很不錯的小零食。

別管俗話說的對不對,反正她得往俗話上面靠。

閨女才是真愛,兒子那是意外。

「你別著急,小五不知道哪根筋沒搭對,你等我再說說他去,這都不是事。」

容離看出來顧芸有點灰心了,想想人家姑娘也是不容易,苗疆民風再開放,也沒有誰家女子是這麼追著男子後面跑的。

也就顧芸有這股堅韌勁兒吧,換二一個,別說被雲耀這麼拖著不鬆口,張口說了喜歡對方沒給回應,那都能羞臊好久。

「你這幾天冷著點他,」容離想了想,之前顧芸有段時間沒來的時候,他可是魂不守舍了許久,連吃飯說話都沒什麼興緻,明顯心思不在那上面。

這便說明,小五對顧芸不是沒有意思的,就是不知道為何不回應人家姑娘,既然如此,就不能怪她這個作嫂子的出陰招了。

一時間,容離笑的有些許的…猥瑣。

容離這種笑容給顧芸驚著了,人家姑娘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直接給她看的一愣一愣的,抖著手一指容離,「你笑的咋這麼…這麼…」

原諒顧芸沒什麼經驗,實在找不出個合適的詞語來形容容離的笑容。「呃…」容離連忙收了臉上猥瑣的笑容,換了個慈祥和藹的款式,沖顧芸嘿嘿一樂,「你這幾天憋住了,甭跟他說話,他若是不跟你主動說話也就算了,要是主動找你的話,你記住了,理都別理他,轉身

就走。」

容離瞅著一臉懵逼的顧芸,一呲牙,「明白了嗎?」

「為什麼呀?」

容離的話顧芸倒是聽明白了,可是意思她完全不理解,明明她很喜歡雲耀,不讓她找他是為什麼?

還有,雲耀若是能主動來找她,她都要高興死了好嗎,怎麼還不讓她搭理他呢?

顧芸那捫心自問,她做不到啊!

容離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愛情那些個套路她不是很懂,可兵法她熟啊。

談戀愛不就是兩個互相有好感的人,之間的角力嗎?

這事往小了說是倆人搞對象,往大了說那可就是一場硬仗啊。

誰贏了,誰往後當家做主啊有沒有。

雖然,雲耀當家做主的希望很渺茫,可保不齊呢?

身為女人,得為自己身邊的姑娘謀福利啊。

容離看得出來,雲耀最後肯定得被顧芸拿下,至於多久,只是個時間問題,不影響結果。

雲耀就是個傲嬌體質,也不知道在那端什麼呢,顧芸這麼主動他還不接招,那就只能讓他嘗嘗被人忽略的滋味嘍。

容離讓顧芸放寬心,又掰開了揉碎了給她講了講道理,可以看得出來,顧芸還是沒太聽明白。

不過有人給出主意,還是雲耀敬重的嫂子,那她就聽唄,也不吃虧。

容離還拍胸脯給她保證來著,絕對沒問題。

顧芸自打卸任了聖女一職后,當真是一顆心都撲到了雲耀身上,現在不讓她主動去找雲耀,她還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了。

大家一個院子住著,說實話,哪怕不刻意,每天見個五六面都不新鮮,更何況顧芸這個總往雲耀身邊湊的。

雲耀在感情問題上也是一根筋,尤其是跟容離談過之後,自認為已經想通了,他沒事就把自己關在屋裡琢磨,他到底喜不喜歡顧芸。

最為關鍵的,喜歡到底是個什麼感覺,他壓根就不清楚。

只靠他自己琢磨,能琢磨出個鬼來。

顧芸吃虧就吃虧在,沒鬧明白雲耀糾結的點是什麼,不然哪還用這麼糾結,她找容離一問,容離罵一罵雲耀,他也就想明白了。

雲耀這就是屬於典型的自己鑽牛角尖出不來,而且鑽的也不是什麼正經牛角。

顧芸屬於聽人勸的好孩子,容離怎麼說她便怎麼做的,一連兩日,自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不出來。

溫婉和沐蓉語倆姑娘一般無事時都在院子里擼大白,顯然,兩個姑娘已經對大白是大老虎這個設定全盤接受了。

除了個頭大一點沒辦法抱在懷裡以外,其他並沒有什麼區別,大白還是很溫順的。

「芸娘這是怎麼了?」溫婉最先發現不對勁兒,她和沐蓉語坐在院里的石凳上嘀嘀咕咕,「飯都讓小桃端回屋子裡吃,面也不露了,和小五鬧彆扭了?」

每日圍著雲耀轉的顧芸,忽然間不作為了,這事怎麼看怎麼詭異,溫婉覺得有必要和沐蓉語頭腦風暴一下。

沐蓉語邊琢磨邊猶豫的開口道,「不像啊,小五一直躲著芸娘的。」

哪有機會鬧彆扭?

「那就是芸娘傷心了,」溫婉越想越覺得靠譜,「要是我,我也得難過,小五到底怎麼想的,我看著都想抽他。」

沐蓉語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說來芸娘已經夠堅強的了,換成是我,我可能都沒她這股韌勁兒。」

「也就是芸娘了,」溫婉想了想,如果自己喜歡容喆一直沒有回應的話,該是什麼樣子的場景,然而只是想了想就開始搖頭,「你看小五那魂不守舍的樣子,明明也喜歡芸娘,怎麼就不能接受人家呢?」

溫婉實在想不通,雲耀怎麼就這麼彆扭,人家姑娘都說喜歡他了,他倒好,整的自己比大姑娘還像大姑娘。

沐蓉語順著溫婉的目光,看向雲耀。

只見雲耀狀似坐在樹下,認真地看著手裡的兵書,但從他坐的位置、沒翻過一頁的書、到他那時不時瞟向顧芸房門的眼神中,都暴露了他內心的真實想法。

正如容離所料般,顧芸一旦不出現,不圍在他身邊后,他就忍不住的想顧芸是怎麼了。

習慣是一個很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對某一個人有好感時。

心生愛慕又習慣了她的存在,一旦這個人消失,就會覺得自己的世界里少了什麼重要的存在。

雲耀現在就是這種感覺,坐立不安都是往小了說的,眼神更是控制不住的往外瞟,只等著顧芸從那扇門裡出來。

可是…

等了又等,顧芸的房門,也只是在飯點的時候被小桃推開,將飯菜送了進去。

這給雲耀愁的,一點法子都沒有。

而『罪魁禍首』容離,此時正倚在窗邊,邊吃零嘴邊享受著夏侯襄的按摩服務。

懷孕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前期雖然不覺有什麼,可申老爺子囑咐了,沒事要多揉揉腿,等月份大了,腿會慢慢腫起來的,不注意的話會很難受的。

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現在知道了,寵妻狂魔夏侯襄怎麼會讓容離受苦,當天便開始投身於按摩工作中去。

順帶著還向申老爺子請教了,怎麼才能按的有效且舒服。

容離沒想到顧芸貫徹的這麼徹底,自己只說讓她不理雲耀,可沒說不讓倆人見面呀。

不過現在看來,效果好像更好些。

舒適的喟嘆一聲,容離將一顆酸梅放入口中,「你這手法,可是越發嫻熟了。」

夏侯襄唇角微挑,「多謝娘子誇獎,那你能告訴為夫,剛剛在看什麼嗎?」

他這按著,容離看著窗外發笑,他憋了半天實在沒憋住,還是問出了聲。

感覺很不爽,好嗎?

容離『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伸手捏了捏夏侯襄的臉頰,「吃味了?」

「嗯。」夏侯襄點點頭,承認的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你看小五,」容離指了指窗外,「看出什麼來了嗎?」

夏侯襄抬眼向外觀瞧,樹下坐著的雲耀傻愣愣的盯著一處出神。

和平時一樣獃頭獃腦的,沒什麼區別呀?

夏侯襄搖了搖頭,不明所以的問道,「怎麼了?」

「前兩天顧芸來找我…」容離神神秘秘的往夏侯襄跟前一湊,開始科普顧芸怎麼鬱悶,捎帶腳把她怎麼出主意的事情給說了。

聽得夏侯襄那是相當無語,順帶給雲耀鞠了一把同情淚。

他媳婦兒這主意,太損了。

喜歡一個人是藏都藏不住的,被人看出來很明顯,現在容離出的主意正是能剋制容喆的,若是他再不有所行動,最後難受的,肯定是他自己。

夏侯襄是過來人,為了容離,他當初腿兒多勤呢,最後想要抱得美人歸,沒點付出和行動,那哪兒成?

況且,依她媳婦兒這跳脫的性子,保不齊還有什麼匪夷所思的后招。

夏侯襄正想著,就看榻上的容離眼珠滴溜溜一轉,緊接著露出標準的笑容,那明晃晃的八顆牙,雖未有陽光照射,但還是晃花了他的眼。

夏侯襄覺得,雲耀…可能要倒霉。

果然,只聽容離緩緩開口,「他若再端著,我就給顧芸找個旁的男人…」大樹下的雲耀:「阿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7章 番外第三彈:獃子,接招【芸耀篇】

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