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1章 我要的幸福,很簡單(十)

第751章 我要的幸福,很簡單(十)

夏侯銜和皖月倆人已經被打的七葷八素的了,被人按著跪在地上,臉都木了,根本沒辦法說話。

倆人使勁眨了眨眼,待能看清楚時,便見夏侯襄扶著容離從裡間出來。

容離那鼓起來的小腹,刺痛了兩人的眼。

夏侯銜眼睛已經紅的不像話了,不止是臉上疼,心裡的疼痛並沒有比臉上少多少。

他處心積慮的想要謀那太子之位為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等她回來,好再次迎她入府,以後給她無上的尊榮。

母儀天下…

這不是全天下女人最大的夢想嗎?

他是真的,想要給她。

在夏侯銜心中,若他為皇,能站在他身邊的女人,一定是容離。

只是,看著眼前那對無時無刻不再散發著甜蜜氣息的璧人,夏侯銜不得不認清現實。

哪怕是他真的當了皇上,容離大概也是不稀罕后位的吧…

這個認知,讓夏侯銜無比的挫敗。

有了皇位尚且如此,更何況現在這般,她為戰王妃,他為階下囚。

兩個人的身份,已經不能相提並論了。

只是,夏侯銜還是貪戀容離曾經的溫柔,他炙熱的眼神緊緊盯著容離,即便再無疑惹惱了夏侯襄。

原本二人因為容離的事情就不對付,雖然夏侯襄一直沒將夏侯銜放在眼裡,但是總有這麼一個窺覷他媳婦兒的存在…

戰王爺就覺得很不爽。夏侯襄準備讓人再拿塊黑布將夏侯銜的眼睛蒙上,但身邊的容離快他一步,看著夏侯銜那自以為深情的眼神,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接著厲聲問道,「你把邊疆布防圖交給東黎,就是為了將阿襄留在邊疆

,是也不是?」

夏侯襄立馬乖巧的坐在容離身旁,心裡的火氣忽忽悠悠就沒了,原來他家夫人說要找夏侯銜算賬,是為了他呀。

果然,有夫人做主的感覺,就是好。

夏侯銜沒想到容離第一句話就是劈頭蓋臉的問罪,他之前被掌嘴掌的實在太嚴重,以至於現在哪怕說一個字都要費盡全身力氣。

「是…」

「拖出去,打。」容離也不廢話,其實她就是來打夏侯銜的,只不過無緣無故的上棍子有點不合適,那不顯得她不佔理了?

現在大夥都聽見了,夏侯銜有錯在先,想要她家相公的性命啊可是,這能輕饒了嗎?

肯定不成的吧。

獄卒長麻溜兒的招呼人,把夏侯銜拖出去打板子了,戰王爺之前可吩咐過了,戰王妃膽子小見不了血,若是敢在王妃面前動刑,他們也得掂量掂量自個兒有幾個腦袋能被砍了。

雖然…

那些年紀小的獄卒們實在沒鬧明白,戰王妃可是跟著戰王上過戰場的人,怎麼可能是膽子小見不了血的?

那可是戰場啊,一般膽兒大的都不敢去好嗎。

別管心裡怎麼想,上面讓怎麼執行就怎麼執行,他們聽命行事便罷。

容離一會兒還準備找理由再打夏侯銜一頓,所以根本沒著急走,地上還跪著個皖月,這姑娘就不歸她管了。

即便皖月到了天祁沒少憋著壞要害她,還老想嫁給她家阿襄,可皖月每回辦的事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鬧到這般田地,容離覺得自個兒再跟她計較,實在是有點落下石了。

畢竟之前皖月上門挑釁挨了她一頓打,再往後她就跑到邊疆陪相公了,皖月在京城怎麼計劃、怎麼蹦躂,著實沒有給她造成什麼損失。

最後,她家相公下的掌夏侯銜兩口子嘴的命令,有點不清不楚的,反正打的著實不輕,她就不跟皖月一般見識了吧。

正好葉嵐臻在她身邊站著,容離命人搬了把椅子過來,讓葉嵐臻坐下,順便跟她說說話。

容離覺得葉嵐臻其實挺可憐的,被夏侯禹下破了膽之後又遭遇變故。

這姑娘的心裡,一定很苦吧。

容離小聲的跟葉嵐臻說著話,夏侯襄坐在一旁時刻關注著自家夫人有沒有什麼需要,地上的皖月痴痴的看著夏侯襄。

這一條線串下來,可謂是天牢里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任誰總被不喜歡的人盯著,大抵都是要著惱的,夏侯襄也不例外。

之前原本想下的命令,夏侯襄毫無壓力的下了,有獄卒拿了塊黑布過來,將皖月的眼睛蒙上。

夏侯襄覺得,礙眼的人終於都被處理完了,他可以專心致志的關心他家夫人了。

容離奇怪的瞟了他一眼,既然不喜歡被皖月盯著看,直接命人將她押回牢房不就得了?

怎麼還給人眼睛蒙上了。

奇怪歸奇怪,反正不關她的事,阿襄高興就好了。

夏侯銜的板子打的很快,也很重,獄卒長不僅僅是因為夏侯銜是死囚,更因為命令是戰王妃下的。

獄卒長看的的明白,戰王妃此次前來是替戰王爺出氣的,他若不做的好一些,不是白白讓戰王妃跑這一趟了嗎?

更何況獄卒長還是夏侯襄的忠實崇拜者,夏侯銜的所作所為,足夠他每天在監牢中被吊打了。

手下留情?

不存在的!

獄卒長在夏侯銜挨完打后,很貼心的命人將夏侯銜身上的血污處理乾淨,還給夏侯銜包紮好了,換了身乾淨衣服。

不能衝撞了王妃,他自是記得。

是以,夏侯銜雖然已經被打的非常慘了,然而被抬到容離面前時那叫一個衣冠整齊,連髮絲兒都沒亂。

容離一瞅,這力度不行啊。

她是來教訓夏侯銜的,怎麼感覺是出去溜達了一圈,叫喚兩嗓子,然後被人給抬進來了而已。

容離輕咳一聲,眼珠轉了轉,只見她一指夏侯銜,「你把邊疆布防圖交給東黎,就是為了將阿襄留在邊疆,是也不是?」

獄卒長:???

獄卒:???

夏侯銜:???

這是什麼操作?

剛剛不是問過了嗎?!

容離沒等夏侯銜回答,自顧自的點了點頭,「不用回答了,你剛剛已經承認過了,來人,拖出去——打!」

獄卒長:!!!

獄卒:!!!

幾人架起夏侯銜就往外走啊,他們算是看明白了,戰王妃是憋著要打夏侯銜的,理由根本不重要嘛。

那他們還等什麼?

放開了打唄!總不能讓王妃失望,你說對不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1章 我要的幸福,很簡單(十)

8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