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我要的幸福,很簡單(六)

第747章 我要的幸福,很簡單(六)

「等會!」

容離和夏侯襄轉身準備出去,對面牢房的皖月突然出聲。

自逼宮被鎮壓,她和夏侯禹的醜事暴露,才過去三天。

她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如今這個樣子,本來遠在邊疆的夏侯襄突然帶兵前來,將計劃全部打亂。

皖月雖未直接參与,但到底是幫了夏侯禹一把。

最為關鍵的是,事情的進展與她預想中的相差甚遠。

皖月原本想等夏侯禹奪得皇位,將夏侯銜處死之後,將自己包裝成一個受害者,她嫁給夏侯銜本就是迫不得已,皇命難違,她是為了南楚的未來,才不得不與夏侯銜成婚。

她覺得這樣說,夏侯襄一定能理解她的苦衷,等他自邊疆回來,她去哭訴一番,將自己擺在弱者的位置上。

皖月也不要求夏侯襄能一下子將容離休了娶她,先待在他身邊就是勝利,等她以後慢慢謀划。

反正,耐心她有的是,在南楚的時候多少人來求娶她都沒有鬆口嫁人,足見她想嫁夏侯襄之心有多堅定。

她堂堂一南楚公主,不求名分的跟在夏侯襄身邊,他就算再鐵石心腸,也會稍稍有些感動了吧?

可誰知一切變化都是那麼快,她現在身處牢籠,還是以這樣一個姿態,她本應無顏面對夏侯襄才對。

對面兩個人天天打架,尤其是夏侯銜,每天打完還隔著監牢的門罵她,這幾日從未停歇。

現在皖月倒是沒有對面倆人狼狽,但好看就絕對稱不上了。

所以當她叫住夏侯襄時,皖月自己都先愣了一下。

容離本來打算拉著夏侯襄走,可皖月一出聲,她倒是轉頭看向她,這位南楚公主打從一開始就千里迢迢趕到天祁,準備以身相許嫁給阿襄。

現如今在宮門口又鬧出那樣的事情,容離著實有些好奇,皖月叫住阿襄到底要說些什麼?

雖然不想承認,容離決定自己的體內的八卦因子正在熊熊燃燒。

夏侯襄被自己夫人拉住自然不可能再往前走,只是他不明白,一個無關緊要的女人,離兒管她做什麼。

許是容離的眼睛太亮,刺的皖月有些不自在。

皖月盡量忽視容離,轉而將目光投向夏侯襄,她含情脈脈的看著他,輕聲道,「你還好嗎?」

當真是柔情似水。

容離嘴角一抽,心裡不住吐槽,怎麼的,給我倆演瓊瑤戲呢?

夏侯襄壓根就沒打算答,他輕輕拽了拽容離的手,那意思別在這浪費時間了。

容離眼珠一轉,突然一咧嘴,沖皖月露出明晃晃的八顆牙,「他挺好的,好久不見,你怎麼跑這兒了?」

明知故問!

皖月一口氣沒提上來,被容離當場噎住了。

她怎麼在這,容離不清楚嗎?

不,應該說滿京城的人此時怕是都清楚了,容離故意提這個絕對是為了給她難看。

皖月火冒三丈的瞪視著容離,但容離絲毫不怵,直接看回去,她又沒做虧心事,怕皖月做什麼?

先不說皖月能不能打的過她,但就是隔著牢籠,她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好嗎?起先容離沒想理皖月,現在她自己往槍口上撞,容離若是不突突兩下,都對不起皖月的這份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7章 我要的幸福,很簡單(六)

8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