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我的童年,全是坑(二)

第736章 我的童年,全是坑(二)

發憤圖強的效果很明顯,最直接的結果便是,我五歲時不僅能寫一筆好字,就連四書五經這種高難度的讀物,我也熟記於心,倒背如流。

但,依照父親所說,僅僅如此還是不夠的。

畢竟,皇家先輩在我這個年紀,已經在學為君之道了。

於是,我又深信不疑的開始追趕大家的腳步,畢竟生在皇家,身上的責任和擔子,我還是知曉的。

每日我的行程很忙,除了吃飯就是看書,母親怕我讀書讀枯燥無趣,還體貼的幫我準備了些課外活動。

比如:扎馬步、站樁、打拳…

用母親的話來說,這些不僅能強健體魄,還能鍛煉心志,以至於後來我都是邊扎馬步邊默書的。

那感覺,現在想想,都不知我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待弟弟妹妹滿月之時,我才漸漸適應了文武結合的生活方式,即便日程安排的如此充實,我還是能抽出不少時間來陪弟弟妹妹玩耍。

用母親的話來說,時間就像海綿里的水,擠擠,總會有的。

雖然我並不知道海綿是什麼。

陪伴弟弟妹妹時,我最大的收穫,並不是成功獲得了兩個小糰子的喜愛,而是我終於明白,『小飛俠』這個昵稱,是怎麼得來的了。

因為,自打弟弟出生后,『小飛俠』的昵稱,便歸弟弟所有了。

母親樂呵呵的跟我說,「你現在關榮下崗了,『小飛俠』還是讓你弟弟當吧。」

我看著被父親隨手扔來扔去的弟弟,緩緩點了點頭。

所以,『小飛俠』根本不是什麼昵稱,就是我和弟弟在會走之前的生活狀態。

至於會走之後為什麼不被扔了?

大概,是因為父親讓我們去哪只要動動嘴就行了,扔來扔去,父親也挺累的吧…

相比較我和弟弟的悲慘生活來說,妹妹簡直就是父親的掌中寶。

但凡妹妹哭一聲,父親便能抱著哄上許久,在妹妹學會說話之前,父親練就了只看眼神便能讀懂妹妹所要表達意思的本事,所以妹妹根本不用哭鬧。

我無奈的問過父親,為什麼他看不懂弟弟的眼神。

其實,我想問的是,為什麼每次我要什麼都得直接說出來,而不是父親一看我的眼神,便能明白我的意思。

畢竟我已經這麼大了,問的如此直白,有些不大好。

只見父親邊哄妹妹邊道,「男子漢哪兒用的著別人猜心思,想做什麼自去做好了。」

話說的好有道理,我竟沒有辦法反駁。

只是,我的父親,弟弟尿半天了,你是想讓他自己換尿布嗎?

通過弟弟的生存狀態,不難了解,我是怎麼長大的。

母親倒是關心我們兄弟二人,只是,中間有個愛吃味的父親,我們這對難兄難弟的生活質量,並沒有提高到哪裡去。

哦,對了,我還要比弟弟更悲慘一些,畢竟弟弟長到我這個年紀的時候,並沒有像我這般死命的讀書練功。

其中的緣由,是因為我在七歲的時候,被立為了太子。

我還記得,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我吃過早膳正邊蹲馬步邊背書,小桃姑姑忽然叫我去御書房,說是父皇和母後有要緊事喚我。

我不禁詫異,大早上什麼事情,讓父親母親如此著急。

小桃姑姑帶著我到了御書房外,她躬身讓到一旁,叫我自己進去。

她嚴肅認真的神情影響到了我,我在殿外正好衣冠,確定沒什麼不妥后,這才邁步進了大殿。

殿中,父皇和母后並排坐在龍書案后,面容肅穆。

我快步上前,跪地行叩拜大禮,父皇與母后如此,喚我前來的事情,必定非同小可。

「兒臣,叩見父皇、母后。」

「平身。」

父親低沉的聲音自龍書案后響起,我站起身後低眉垂首,不曾抬頭。

「燁兒,今年你第七個生辰已過,你可知,這意味著什麼?」

母后慈愛的聲音,令我稍微放鬆了些,只是我有些不明白,母后所指為何意。

「兒臣愚鈍,望母后示下。」

母親沉吟一瞬,再次開口,聲音里以滿是威嚴,「這說明,你已經不是五六歲的孩子了。」

我:「……」

只聽父皇接著母后的話,繼續說道,「贍養父母的擔子,你也應該擔起來了。」

我:「……」

所以,父親和母親到底想說什麼?

大抵是父親看我默不吭聲,知曉我不大明白他們的意思。只聽父親咳了一聲,頓了一頓,繼續說道,「自今日起,你便是東宮太子,明日跟隨為父,處理朝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6章 我的童年,全是坑(二)

8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