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接下來,請欣賞年度大戲

第725章 接下來,請欣賞年度大戲

既然皇后出來了,那甭說別的了,先服個蠱吧。

容離不禁在心裡感嘆,這玩意兒就是好,宋堯當初練這蠱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總不會是為了便宜他們夫妻吧…

夏侯贊是男子,一旦說了謊話,便被蠱蟲折騰的死去活來,現在皇后一個較弱的女人,沒想到竟是比夏侯贊還能堅持。

一開始咬牙挺著,直說皇后的死與她無關。

神色姿態相當正常,若是一般人看了,沒準真的以為她說的是實話,畢竟說謊蠱蟲就有反應,這是大家在看過夏侯贊得出來的共識。

可皇后也就能蒙蒙一般人,這話要是問一遍劃過去了,可能就真的相信她的,還得自我反思一下,是不是因為慣性思維找錯對象了。

但容離是一般人嗎?

當然不是,她多賊呢。

皇后那微微抽搐的面龐沒逃過她的眼睛,這蠱蟲是一次比一次厲害的,皇后只不過剛開口說謊又在宮門內聽了半天,有所準備罷了。

既然一次問不出來,那就…多問幾次吧。

只見容離變身復讀機,一遍接一遍的重複相同的問題,圍觀群眾有點兒鬧不懂了,戰王妃這是幹啥呢?

就算逼供,那也得上刑吧?

只一遍遍的問,還能問出花來?

結果,在容離問第五遍的時候,花開了。

皇后的衣服已經被冷汗浸濕,她再也維持不住自己的姿態,痛苦的倒地翻滾,她的反應似乎比夏侯贊更大些。

並不是說蠱蟲不一樣了,而是她忍的太久了。關於先皇上、先皇后、賢王被害的過往已經清清楚楚,夏侯贊求蠱暗害賢王,月華祠二長老宋堯攜蠱至天祁助夏侯贊成事,卻因為交易文書被弄丟,宋堯答應無償幫夏侯贊一個忙,夏侯贊索性一不做

二不休,又給先皇和先皇後下了蠱毒,而先皇后服下的那隻蠱毒,則是現在的皇後下在吃食中,看著先皇后吃下的。

陳年往事的真相被翻出,逝者已矣,真相雖然來晚了些,卻在夏侯襄多年來的不懈努力下,終是水落石出。

容離感覺身後的夏侯襄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她輕撫他環在她腰間的大手,父皇、母后、兄長終可安歇了。

皇家辛密,就這麼被暴露在所有百姓的眼前,不過皇家到底距離百姓生活太過遙遠,他們聽罷除了驚訝外加稍微有些興奮外,並沒有太多的反應。

而之前被擒住的夏侯禹,此時哈哈大笑,「沒想到,你的皇位竟然是這麼得來的!報應啊!報應!」

果然,也只有夏侯贊這樣的爹,才能生出他這樣的兒子。

眾皇子中,最像夏侯贊的,怕真的要數夏侯禹了。

夏侯贊此時早沒了當皇上的精氣神,整個人頹然不已,他對於夏侯禹的叫囂充耳不聞。

夏侯禹說的也沒錯,確實是報應。

一時間,宮門前,除了夏侯禹的叫囂再無其他聲響。

夏侯贊身後的幾個皇子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

夏侯杞和容敬站在一起,夏侯杞眉宇間有些悲涼,他的父親竟然是這樣一個人。他雖跟父皇感情不算深厚,可在他心中,父皇的形象正直且高大,他佩服父皇治理國家的能力,偌大的一個國度,若是他為皇,夏侯杞自知絕對會亂套,所以,他對那個人人的想要的位子,一直敬而

遠之。

若是做不好,還不如不做,不然受苦的是那些平民百姓。

今日,夏侯贊本來面目被拆穿,夏侯杞的心裡有些小小的難過,他心中自小一點一點堆砌起來的有關父親的雕塑,轟然倒塌。

失望,是一定的。

「你閉嘴!」夏侯銜實在受不了夏侯禹的叫囂,他瞪著夏侯禹目眥欲裂。

都是他!

若不是他帶兵逼宮,夏侯襄就不會這麼早回來,夏侯襄若不回來,便有死在邊疆的可能,到那時父皇做的那些事情根本不會暴露。

今日之事,誰都不怨,就怨夏侯禹!

夏侯銜的腦迴路向來清奇,他只知道自己完了,父皇母后是謀害先皇和先皇后的兇手,他這個由皇后誕下的皇子,後果…不言而喻。

要說眾皇子里,誰最慘,非夏侯銜莫屬了。

夏侯禹被夏侯銜吼的一愣,之後,夏侯禹『哈哈』大笑,若他不出聲,自己還險些忘了。

夏侯禹本著自己已經廢了,那就在最後時刻,再給夏侯銜添添堵吧。

「不知,端王妃現下,一切可好啊?」夏侯禹臉上滿是邪肆的笑意。

夏侯杞、夏侯襄、容敬和容離這幾個唯數不多的知情者,心下瞭然。

容離覺得此時若有人給倆人報個幕,那才真是…再好不過。

報幕詞她都想好了:接下來,請欣賞年度大戲——綠帽王。

逼宮哪有綠帽好看?

容離瞅著夏侯銜的腦袋頂,那裡已經綠油油一片,狀似那廣袤的呼倫貝爾大草原…

容離開始抖啊抖,夏侯襄緊了緊大氅,輕聲問道,「冷了?」

容離搖頭,「沒有,激動又有點想上廁所。」

夏侯襄因為解決了困擾他多年的事,有些空落落的內心,立馬就不空了,他忍不住有些想笑,「那先回去?」

「別,」容離連忙制止,「等看完戲了再回。」

這種事情,錯過了不要太可惜哦。

夏侯銜被問的一愣,好端端的問皖月幹什麼?

夏侯銜沒吭聲,只見夏侯禹笑的越來越不懷好意,「不知三弟替為兄養的孩兒,可好?」

圍觀群眾:!!!

今兒真是來著了嘿!

之前還低著頭的幾個王爺,瞬間抬起頭來,眼睛唰唰放光,什麼情況?

與夏侯銜交好的夏侯宇瞬間就罵街了,這話可是能胡說的?

夏侯禹怕不是瘋了吧?!

夏侯銜咬牙切齒,呼吸都有點不順暢了,「你什麼意思?說清楚!」

夏侯禹現在哪怕什麼說清楚,他就怕夏侯銜不讓他說清楚。

今兒已經這樣了,大傢伙兒誰都別想好過!

「你還不知道?你等我笑完給你詳細講講。」夏侯禹不住的笑,都快停不下來了。

圍觀群眾心急的不行,你先說完再笑行不行?大夥都在這等著呢!

當真是,端王不急他們急啊!可,誰說端王不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5章 接下來,請欣賞年度大戲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