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你說「女」

第724章 你說「女」

「你自己吃,還是我讓你吃?」夏侯襄也不再廢話,離兒跟他長途跋涉都沒怎麼休息,趕緊解決完他好早些帶離兒休息。

夏侯贊被噎的不清,「你怎麼不吃?」

「你自己吃,還是我讓你吃?」夏侯襄根本不回他,只是定定的看著他。

「要吃你…」

夏侯贊的話還沒說完,只見眼前突然飛過一道人影來,待他反應過來時,蠱已經進肚。

而夏侯襄,也已落回馬上。

因為飛身而起的緣故,之前坐在他身前的容離沒了大氅罩著,只穿了常服單獨坐在馬上,微隆的小腹顯現出來。

大家到是沒注意,全部被夏侯襄喂夏侯贊服蠱的一幕吸引了,但他騎回馬上之時,大家的眼神就跟著他回去了。

這一看,容離有身孕的事情便落入大伙兒眼中。

夏侯襄飛回去后,細心的重新將容離攏進大氅中,避免她受涼。

夏侯銜看到容離微微隆起的小腹時,就跟被雷劈了一樣。

離兒懷孕了!

她懷孕了!

夏侯銜整個人都不好了,手腳冰涼身體微微發抖。

離兒怎麼能懷孕?!

只不過,現在誰都沒心情關注他一個王爺怎樣,大傢伙兒將注意力重新放在夏侯贊身上。

這會兒,他正努力往外吐呢。

蠱蟲一旦服下,他便必須要說真話了。

「別摳了,」容離看著都有點反胃了,「那玩意兒入口即化,好好回答問題,完了給你解蠱。」

容離這就屬於睜著眼睛說瞎話了,而且這蠱蟲最多存活三五天,服完根本不用管,反正沒幾天就跟著排泄物出來了,對人體沒啥損害。

當然,是在說實話的前提下。

夏侯贊徹底懵逼了,他沒退路了?

「姓名。」

容離一張口,夏侯贊更懵逼了,是他不明白,還是這世界變化快?

問的是什麼問題?!

容離咳了一聲,她是不是問的太現代化了?

「名字。」

這下總該聽懂了吧。

夏侯贊皺眉,氣的不輕,「朕的名諱可是能…」

話還沒說完,原本已經好久沒看他的大白,緩緩扭過頭去,張開血盆大口,沖他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當然,夏侯贊看不出它在打哈氣,就是以為它在嚇唬他。

大白也是這個意思。

容離無奈的嘆了口氣,「蠱都服了,問什麼答什麼好嗎?老虎脾氣可不好,我說話它都不一定聽,現在咱們再來一遍,名字。」

「夏侯贊。」這下他可不敢再廢話了。

「性,呃,是男是女?」容離直接翻譯成大白話,省的夏侯贊聽不懂。

這問題問的,可真是個好問題。

圍觀的人沒有一個不樂的,這麼明顯的事情,還用問嗎?

「男。」夏侯贊吸取教訓,回答的相當順溜。

「你說"女",」容離提了個不成熟的小建議,「是男是女?」

夏侯贊鬧不准她要幹嘛,可不聽又怕有什麼不可預估的後果,於是他猶猶豫豫的開口來了個,「女?」

話音落,夏侯贊眉頭緊鎖,一手捂著肚子,挺直的腰背瞬間彎了下來。

他肚子疼。

容離樂了,「看到沒,這就是不說實話的下場。」

夏侯贊:「……」

眾臣子:「……」

圍觀群眾:「……」

所以,你就是為了給我們展示一下後果,是嗎?

夏侯贊一腦門汗,這次不是嚇的,而是疼的。

接下來,容離又挑了幾個無傷大雅的問題問他,夏侯贊一一答了,完全沒有問題。

對於腹中蠱蟲的理解,夏侯贊更加深刻,倒真是說實話沒事,不說實話…

他該怎麼辦?

現在看來,唯有閉不做聲這一條路可行了。

熱身結束,容離接下來顯然要問重點了,因為,大伙兒聽到她是這麼說的——

「大白,接下來若是他不說話,你就直接咬他,知道了嗎?」

「嗷!」

夏侯贊:「……」

還給不給留條活路了!

之後的小半個時辰里,夏侯贊先後經歷了:欲言又止——一言半語——言不由衷——苦不堪言之後,終於說出了肺腑之言。

他不說實話頂不住啊!

圍觀的百姓已經完全明白,人家月華祠長老說的全是實情,一點兒水分都沒有。

夏侯贊老老實實交代了自己的犯罪過程,只不過其中有一點小瑕疵。

謀害先皇后時,夏侯贊說他沒做,他腹中蠱蟲也沒有動靜。

可以證明,他說的是真話。

那麼問題來了,先皇后的死和誰有關?

接下來,就該是皇后表演的時段了。

之前後宮嬪妃都在宮門裡站著沒敢出去,皇后自是站在了頭裡,打夏侯贊被夏侯襄審問時,皇后便覺得不妙。

可她沒想到,竟然這麼不妙。

現在夏侯贊全招了,唯有先皇后的事情沒有著落,先皇后和先皇是先後腳過的世,要說其中沒有皇后的影子,任誰都不會信的。

皇后本來是想撤的,雖然她無路可退,可人遇到危險時,本能的便想要逃,她也不例外。

可後宮里都是什麼人?

大家彼此被對方當做眼中釘肉中刺啊,皇后想跑?

怎麼可能!

貴妃顧盼瑤打頭就站出來了,一聽要請皇后,那不用旁人費勁,她就能把事給辦了呀。

後宮中,除了皇后,最大的就是貴妃,現下貴妃動手,大伙兒自然齊心協力。

她們心裡都清楚,戰王鐵了心要扒當年的事情,皇上就得不了好,她們雖然都是皇上的嬪妃,受牽連是免不了的,但這裡面屬皇后最翻不了身。

無關乎皇上,只是她有個好兒子——夏侯銜。

戰王妃曾是端王的王妃,這事是人盡皆知的,現在皇上謀害先皇的罪責是逃不了了,皇上生還的希望微乎其微,那麼誰是新皇,便有待商榷了。

不過,誰當皇帝,夏侯銜也當不了皇帝。

戰王不傻,沒必要扶這麼個人給自己添堵。

所以,即便是位分低的嬪妃,都不再懼怕皇后的身份,過了今日,等待皇后的絕對不是什麼好結果。

就這樣,圍觀的眾人眼睜睜的看著皇后被一群衣著華麗的女子推了出來,這些可都是後宮嬪妃,等閑時候哪裡能看得到?今兒一見就見了這麼多,當真是來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4章 你說「女」

8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