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繼續你的表演

第723章 繼續你的表演

大白的威力顯然不同凡響,況且容離話說的多清楚,『不說話不許咬』,那說話就可勁兒咬,是不?

夏侯贊瞬間連呼吸都放輕了,連個標點符號都不敢再說。

宋堯坐在地上開始陳述前情,一點兒隱瞞都沒有,將夏侯贊求的什麼蠱、求蠱害誰、他怎麼幫忙下蠱還有因為自己的失誤,贈送的倆蠱全都禿嚕出來了。

站在夏侯贊身後的文武大臣都聽傻了,這消息也太勁爆了吧?

到底真的假的?

朝中老臣有了解先皇和賢王的,倒是覺得此事八九不離十,因為先皇和賢王去世太過蹊蹺,尤其是賢王。

好好一大小夥子,說病就病,還病的那麼重,藥石無靈,他們也曾以為天妒英才。

現在看來,哪兒是天妒,是夏侯贊妒忌才對。

說來,想當初的夏侯贊就跟現在的夏侯禹差不多,都是平日蔫不吭聲,到了關鍵時刻心狠手辣的主兒。

宋堯講述之時,有好幾次夏侯贊都忍不住要打斷,不過大白自打蹲在他身邊后,便一直虎視眈眈的瞅著他,但凡夏侯贊要張嘴,它就跟著張嘴。

別人也就只是聽過『虎視眈眈』這個詞兒,而夏侯贊就厲害了,他可是親身體驗過。

就這樣,直到宋堯講完,夏侯贊都沒敢出聲。

圍觀百姓已經聽明白了,敢情天祁皇位是被夏侯贊給奪過來的,現在再看看夏侯禹,真是有什麼樣的爹就有什麼樣的兒子。

待宋堯說完,夏侯襄自懷中掏出夏侯贊寫給月華祠的求蠱文書,那泛黃的紙直接被展示在人前,「認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麼可辯駁的?」

大白扭過頭去沒看他,那意思:現在你可以狡辯一下了。

夏侯贊冷汗直冒,指著夏侯襄色厲內荏地吼道,「朕看你是想要謀奪皇位,串通外人蠱惑百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容離『撲哧』一樂,「皇上這老愛先給人定罪的毛病,怎麼就改不過來了,你若是覺得宋堯所言不實,何不找證據反駁?再說這文書上可蓋著你隨身的印信吶,這東西一驗便知,做不得假吧?」

「怎麼做不得假?若是他偷盜寡人印信呢?」夏侯贊指的是夏侯襄。

「皇上這話從何說起?那時候,我家王爺可在京城?」容離挑了挑眉。

夏侯贊被問住了,夏侯襄自小便跟隨雲啟先征戰南北,他暗害大哥時,他並不在京。

「你夫妻二人自是一心,現在弄出個假印信來,也不是難事。」夏侯贊換了個思路。

容離點了點頭,「這倒像句人話。」

夏侯贊:「……」

容離這麼大膽跟誰學的?

有人管沒人管了!「不過,印信乃私人隨身之物,」容離看著夏侯贊道,「這說的是一般王爺,自打皇上坐上皇位后,用的可就是玉璽了,試問五年前我家王爺不常在京,五年後倒是被你召回京城,可那時你已經不用印信

,我家王爺從何偽造?」

夏侯贊想要辯駁辯駁,卻被容離抬手制止,「若說你以前用過,我家王爺記性好,給記了下來也成,不過每個人刻印之初都有自己的習慣,若是皇上一味說阿襄偽造,那不如找人驗驗又何妨?」夏侯贊又要辯駁,容離還是沒給他那個機會,「可千萬別說印信丟了,這就太假了,找理由煩請找個像樣的,再說就算印信丟了,你往日不可能不給先皇上摺子吧?那上面可是留有印記的,照樣有跡可

循。」

這次夏侯贊沒準備辯駁,他要說的話都被容離堵了回來,現在他得想個其他令人信服的理由,不過容離又做了個補充說明,給他氣夠嗆。

她說,「最後補充一句,我家王爺若要反,何故這麼費勁,直接打了便是,你覺得他打不過你的御林軍嗎?」

「他要的是名正言順!」夏侯贊覺得自己找到突破口了,立刻反駁。

容離嗤笑一聲,「名正言順很要緊嗎?或譽或毀都是後人評說的身後事了,當朝,誰敢妄言?」

無論是夏侯贊身後的文武百官還是圍觀百姓,大家都覺得很有道理啊。

關鍵有一點戰王妃說錯了,戰王若想當皇上,他們絕對擁護啊。

反對?不存在的!

最完蛋的是,夏侯贊竟然也覺得很有道理。

他覺得自己應該還可以,鑽鑽空子,宋堯說的事,他不能承認。

容離將夏侯贊寫的文書遞給墨陽,墨陽帶了倆人直接將此文書貼到平日皇家張榜的地方,甭管別的,大家先來參觀參觀。

夏侯贊突然反應過味兒來,臉上終於帶了一絲笑意,「若他所言是真,為何這文書還會存在,不是丟了嗎?」

多大的破綻!

他剛剛怎麼就沒想到呢?

「問的好,」容離象徵性的給鼓了個掌,「都說是丟了,又不是毀了,這文書被他仇家搶了,正好他仇家還挺欣賞我,你說巧不巧?」

夏侯贊:「……」

所以,你們不止認識宋堯,還認識宋堯仇人?

沒坐一桌整倆菜,大伙兒嘮嘮嗑?

容離笑眯眯的看著夏侯贊,「要是沒什麼問題,可以繼續你的表演了。」

夏侯贊:「……」

他特別想問問夏侯襄,你媳婦這樣你管不管?

有這麼跟一國之君說話的嗎?

夏侯贊憋了半天愣是想不出來要說啥,夏侯襄看著自個兒媳婦懟夏侯贊相當開心。

所以說,這人吶還得娶個媳婦兒,跟人辯駁的事他不擅長,可他媳婦兒擅長啊。

看給夏侯贊堵的,那是相當難受。

「若想證明你沒有,」夏侯襄開口了,「便將此蠱吃了。」

「你休想控制寡人!」夏侯贊都要差點蹦起來,讓他服蠱?

他是瘋了才會吃!

那可是要人命的東西。

容離在一旁解釋,「放心,服了這蠱只要說實話就沒事,不說實話才會死。」

那就更不能吃了!

夏侯贊心說我又不傻,實話說完不還是個死嗎?

只是,現在可能由著他嗎?

夏侯襄微一挑唇,「你有兩個選擇,要麼老老實實吃了,要麼我讓你吃。」

結果很明顯,無論如何,都得吃。

夏侯贊當時就不樂意了,「朕堂堂一國之君,你膽敢威脅寡人?這是殺頭的大罪!」

夏侯襄:「哦。」

夏侯贊:「……」說實話,要是他打得過夏侯襄的話,現在一定過去抽他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23章 繼續你的表演

8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