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8章 臣妾有要事稟報

第718章 臣妾有要事稟報

不過,容敬並沒有著急讓夏侯杞帶著葉嵐臻去找夏侯贊,依照皇上的性格,在知道之初可能就要下令去抓夏侯禹。

可夏侯禹兵力與夏侯杞相當,若此時去抓,兩敗俱傷倒是小事,萬一御林軍不敵怎麼辦?

容敬一向是以最壞的打算來猜測,所以,按兵不動,拖到戰王回來,才是最保險的。

可常言道,計劃趕不上變化。

現在眼瞅著夏侯禹有異動,容敬來找葉嵐臻就是來確定一下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畢竟葉嵐臻曾經是夏侯禹的枕邊人。

對於夏侯禹的了解,比他們要深。

很快,葉嵐臻來了,身邊跟了個廚娘。

王府沒有丫鬟,滿府清一色的侍衛小廝,伺候葉嵐臻的任務便光榮落到了廚娘身上,幸而葉嵐臻已經不是嬌滴滴的大小姐,能自由她已經心存感激。

畢竟她從沒想過,這輩子能離開夏侯禹。

「大嫂。」夏侯杞和容敬連忙起身。

葉嵐臻自打來到夏侯杞的府邸,就沒出過院子,她往常習慣待在屋裡,現在有了屬於自己的小院子她已經很滿足了。

夏侯杞一個大小夥子為了避嫌也沒去過,倆人的交流基本通過廚娘…

葉嵐臻對於容敬是沒有印象的,她回身避了半禮,現在的一切,對於葉嵐臻來說,都需要重新適應。

「你不用緊張,」夏侯杞解釋道,「我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你先坐。」

葉嵐臻點了點頭,在下首挑了個椅子坐下。

夏侯杞悄悄跟容敬聳了聳肩,他大嫂是被嚇怕了。

「參見寧王妃,微臣國子監司業容敬,」容敬先做了個自我介紹,「今日前來,是想問您一些有關寧王的事情。」

聽到『寧王』這二字時,葉嵐臻便下意識的一抖,哪怕是稱她王妃時,帶的那個『寧』字。

「您說。」葉嵐臻對誰都很客氣。

夏侯杞氣兒還有點不順,心裡不住的唾罵夏侯禹,好好一姑娘,看讓他給禍害成什麼樣了。

容敬盡量把自己的語氣放輕放緩,這位寧王妃著實被夏侯禹嚇破了膽子。

與其是問,倒不如說是容敬問,她來聽。

寧王最近最大的動作,大概就是和賢妃有關的了,而賢妃到底有沒有年前去寺廟祈福的習慣,曾經作為兒媳的葉嵐臻表示,後面的幾年她不清楚,她做兒媳的那兩年,賢妃並沒有這樣的習慣。

容敬點了點頭,雖然從一點上來推論有些草率,但若是夏侯禹準備逼宮,絕對不可能讓生母陷入到這樣的危險中去。

他起身對葉嵐臻深施一禮,「恐怕,此次要煩請王妃進宮一趟了。」

現在戰王沒回來,若是夏侯贊還不知情,怕是真的要壞事。

夏侯杞備了馬車進宮,他們三人得分兩次入宮,萬一夏侯禹在宮裡,還能避一避,別還沒見著皇上,先把葉嵐臻暴露了。

寧王府一直沒有動靜,葉家夏侯杞找人暗中看著,至少到現在為止,葉嵐臻離府的事情,夏侯禹還不知情。

夏侯禹下了早朝便去西郊府邸,他在和軍師商議,到底什麼時候動手才好。

夏侯禹想要待夜深人靜時動手,而他的軍師有不同的意見,所以兩人一時間還沒談攏。

進宮時,夏侯杞打前陣,為了掩人耳目,他還專門去給自己母妃請了安。

當然,這安也不是白請的,夏侯杞從自個兒母妃那要了身宮女穿的衣服,可給顧盼瑤氣壞了。

其實也不怪顧盼瑤生氣,問他做什麼他死活不說,愣要,顧盼瑤下意識的便覺得是夏侯杞自己要穿…

那能不生氣嗎?

不過,這當母親的就沒有能倔的過自己孩子的,顧盼瑤再三叮囑,不許自己穿之後,才不情不願的讓宮裡伺候的宮娥拿了套衣衫出來。

在宮裡,還是穿宮裝保險,別人不會注意。

夏侯杞回來后,便讓容敬先去找皇上,找兩件政事先嘮嘮,他和葉嵐臻馬上就到。

就這樣,三人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入了宮。

夏侯杞帶著葉嵐臻進來時,容敬和夏侯贊的談話也告一段落。

「兒臣給父皇請安。」夏侯杞還是平常一樣,笑嘻嘻的請了安。

夏侯贊瞟了他一眼,主要是瞟了他身後的宮女一眼,一個王爺進宮來,身後跟個宮女。

怎麼的,當自己是娘娘呢?

當下夏侯贊就沒好氣,也沒搭理他,以為他跟平時一樣,沒正經事瞎胡鬧。

夏侯杞擎等著被問呢,結果夏侯贊半天沒動靜,他瞅了瞅夏侯贊,「那個…父皇,兒臣有點事想跟您說。」

「說吧。」夏侯贊也沒攔著,他聽聽夏侯杞想跟他說什麼?

在夏侯贊心裡,他就沒正事。

「那您讓他們下去唄。」夏侯杞指了指夏侯贊身後的陳進忠還有屋外的小太監們。

夏侯贊有點懵,要下去不應該讓容敬下去嗎?

「行,你們先下去吧,容卿,你在外面等會兒,一會兒朕再傳你。」剛才關於國子監學生的事還沒說完。

「不用,他不用出去,」夏侯杞擺了擺手,「兒臣要說的,事關朝政。」

那意思,大臣能聽,別人就算了。

陳進忠很有眼力見兒的領著小太監們退下了,之後,夏侯杞表情瞬間變的很嚴肅。

容敬本就如此。

夏侯贊覺得事情不對,能讓他不著調的小兒子這麼嚴肅的事情,可著實不多。

「怎麼了?」夏侯贊沉聲問道。

「兒臣帶來個人,您先看看。」夏侯杞側身,將葉嵐臻讓了出來。

葉嵐臻還是低著頭,此時她前行兩步,直接跪地行禮,「臣妾葉嵐臻,參見父皇。」

夏侯贊沉吟一瞬,葉嵐臻是夏侯禹的王妃,不是重病在床嗎?

「起來吧。」

葉嵐臻並沒有起身,而是重重的叩了首,「臣妾有要事稟報。」

夏侯杞一撩袍子也跪下了。

夏侯贊這就看不懂了,什麼意思?

容敬覺得腦仁兒疼,你說你這個時候跪啥?

跪就跪,還一臉的大義凜然,就跟…算了。

容敬也跟著跪下了,不然葉嵐臻和夏侯杞跪那,實在太奇怪了。

夏侯贊看著地上跪著的仨,「你們,誰說?」夏侯杞一指葉嵐臻,「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8章 臣妾有要事稟報

8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