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我帶你出去

第717章 我帶你出去

夏侯杞一愣,總覺得要是答應了,一定會聽到什麼不得了的內容。

於是…

「好,沒問題。」夏侯杞點頭應了,這又不是大事。

按理說,夏侯禹意圖篡位,要判的是誅九族的大罪。

可他本身就是皇家人,皇上大義滅親也不可能連自己都斬。

所以,葉家更不必說,葉嵐臻這些年小心翼翼慣了的,也沒少被夏侯禹威脅,能提出這樣的要求不奇怪。

「你來。」葉嵐臻將他領到北苑一角,那裡有些樹木掩蓋,就算有人來了,不會第一時間發現他們。

葉嵐臻也沒藏著掖著,直接將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給夏侯杞聽,毫無保留。

夏侯杞越聽嘴張的越大,他以為自己上次在白麓閣撞見夏侯禹和皖月有私,就算挺勁爆的了,沒想到大嫂不但知道,竟然還被夏侯禹脅迫從中牽線。

夏侯禹還是不是個人呀?!

葉嵐臻敘述時的表情很是平靜,彷彿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而是她聽來的故事。

這可是比說書人口中,還要荒唐的事情。

不過說出來后,埋在心裡的那口怨氣,倒是出了一些。

「大嫂,你跟我走,我帶你出去。」夏侯杞覺得不能讓葉嵐臻再在王府里待下去了,夏侯禹就是個變態啊。

葉嵐臻愣住了,她將事情告訴夏侯杞是想讓他告訴皇上,定夏侯禹的罪,她自己早就不想活了。

現在夏侯杞要帶她離開,是什麼意思?

「你放心,葉家的人不會有事,我跟你保證,而且你不也說了嗎,夏侯禹除了讓你邀皖月進府,其他時間根本不會來找你,再說,他也活不了多久。」

「你…你讓我想想。」葉嵐臻有些猶豫,夏侯禹真的不會發現嗎?

原本只想一死了事,沒想到竟有活下來的希望,葉嵐臻也是個人,若能逃離夏侯禹好好的活著,她當然也想。

只是…她還有這樣的機會嗎?

「大嫂,你跟我說的這些,我雖能轉述與父皇聽,可若你能親自對父皇說,父皇才更容易相信。」夏侯杞勸道,京城有御林軍守衛,夏侯禹養的兵他也見了,數量上頂多與御林軍分庭抗禮。

再說,夏侯禹養的那些兵,還能和守衛皇城的御林軍相比了?

夏侯杞還是年紀小…

「可是,這裡還有個照顧我…」葉嵐臻還沒說完,便見一名老嫗步履蹣跚的自檐下走出,手裡拿了個剪刀。

老婆婆不能說話,耳朵也不大好,可眼神還是不錯的,她晚上起夜,看到了葉嵐臻和夏侯杞二人,老婆婆並不知曉夏侯杞是誰,見他半夜出現在小院,以為是什麼壞人。

所以趕忙回屋去找個東西,保護王妃。

老人家平日縫縫補補的,也就個剪刀還能當做武器,她手腳本就輕,葉嵐臻給夏侯杞講的事情要緊,他二人誰都沒注意到老婆婆。

老婆婆拿著剪刀在廊下站了半晌,她見葉嵐臻和夏侯杞二人只是說話,夏侯杞並沒有傷害葉嵐臻的舉動,所以一時間握著剪刀,不知要不要出去。

後來看見夏侯杞邊說邊指著外面,葉嵐臻卻一臉的猶豫,老婆婆也就不猶豫了。

她抱著剪刀,出現在月光下,直接把夏侯杞和葉嵐臻嚇了一跳。

她看到夏侯杞,會不會誤會什麼?

葉嵐臻知道她聾啞,便一個勁兒的搖頭擺手,示意她不是她看到的那個樣子。

老婆婆突然笑了笑,那笑容里滿是慈祥。

只見她抬起右手,反手朝葉嵐臻擺了擺,那意思,竟是讓她走。

葉嵐臻震驚的愣在原地,手都忘了放下來。

老婆婆見她只愣著,並不動,不禁有些著急,又朝她擺了擺。

老婆婆耳朵是近幾年才逐漸聽不見的,府里王妃突然消失,在她們下人堆中也傳過一陣。

王爺對外宣稱王妃重病,可卻瞞不過府里的人。

關於王妃的傳言,府內就沒有斷過。

老婆婆是府內的粗使婆子,各處都要打掃,因為她不會說話的緣故,關押王妃的院子便派給她一個人打掃。

小院里的發生的事情,她撞見過幾次,不知是王爺覺得她不會說話所以放心,還是壓根就覺得不用避諱府里的粗使下人。

反正,她是為數不多的知情者。

老婆婆無兒無女,一輩子就在王府效力,她每次去掃院子都能聽見王妃在裡面哭,不過,她一個下人也幫不上什麼忙。

後來她被引泉帶著來了北苑,伺候王妃起居。

時隔多年,再見王妃,她有種莫名的心疼,本應是風華正茂的葉嵐臻,卻還沒有她這個年近古稀之人有生氣兒。

自打進了北苑,她一直盡自己所能的照顧葉嵐臻,雖然,葉嵐臻除了初見她時,叫的『婆婆』外,再沒開口說過話。

王妃,苦啊…

今日見有人仿若要帶葉嵐臻走,她自是欣喜,能有人拉王妃逃出這苦海,她願留在這為王妃祈福。

她也該有新的生活了。

不管這個男人是何種身份,但看樣子是真心為王妃著想,這院子,王爺不怎麼來,她一個又聾又啞的老婆子,王爺還能拿她怎樣?

怕是葉嵐臻看不懂似得,她又使勁揮了揮手。

葉嵐臻本以為自己除了淡漠,不會再有其他情緒了,然而此時她的眼淚卻流了下來。

閉了閉眼,葉嵐臻重重舒了口氣,她朝老人家深施一禮,轉頭對夏侯杞說,「我跟你走。」

「嗯。」夏侯杞點了點頭。

老婆婆欣慰的笑了,回身緩緩行至屋內,將門關上,再沒出來。

夏侯杞將葉嵐臻自寧王府帶了出來,次日便去找容敬,夏侯杞氣的不輕,沒想到看著人五人六的夏侯禹,辦的事竟然這般…他都不知用什麼詞來形容了。

頭一次,夏侯杞覺得自己語言匱乏,按理說埋汰人的詞兒他學了不少,愣是找不出一個能形容夏侯禹的。

容敬聽罷心下便有數了,他們之前搜集到的證據,雖然能一定程度上的指向夏侯禹,可他要是矢口否認,他和夏侯杞也沒有強有力的證據。

現在有了寧王妃,想讓皇上相信,可就容易多了。最起碼,逼宮篡位,夏侯禹可是自五年前就著手開始準備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7章 我帶你出去

8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