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她是本王的王妃,容離

第713章 她是本王的王妃,容離

攣鞮奕要瘋,什麼他就服了?

他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呢!

容離見他不吭聲,那甭問,肯定是不服,於是拿著自製大紙喇叭吼了一嗓子,「繼續炸。」

吼完,又把紙喇叭別後腰上了。

爆炸聲復又在戰場上響起,把攣鞮奕和百里筠炸的一點脾氣都沒有,大部隊已經都躺地上了,剩下他們萬餘人,根本就不夠看好嗎?

和天祁打了這麼多年,從來都是他們主動出擊,攣鞮奕覺得自己應該是想明白了,怪不得夏侯襄這次主動出擊,敢情隊伍里有了會邪術的人,普普通通的箭怎麼就又響又冒火光的,妥妥的邪術啊!

第二次轟炸結束,攣鞮奕和百里筠的隊伍就跟被拔了毛的公雞一般,也就腦袋上還剩點毛,其他地方…全禿了。

容離發了停止的號令,再次從腰后拿出自己的大喇叭,「服嗎?」

攣鞮奕和百里筠已經不懵逼了,完全就是崩潰,攣鞮奕哆嗦的嘴唇,他身邊可就是千餘人了,其他的都在地上『哎呦、哎呦』不是捂胳膊就是捂腿兒的,他還能不服嗎?

其實在之前的轟炸中,北狄還是有不少吊在尾部的已經跑了,前面剛炸的時候他們也蒙了,根本沒明白怎麼回事。

不過看前面人的慘狀,不跑是傻子啊。

原本百里筠也在隊伍後面,他要跑也不是不行,可寸就寸在,他受傷了,身子比平時還虛,車尾的隊伍扭頭就跑,這時候可不管什麼軍銜高低了,保命要緊。

是以,百里筠被衝擊的馬都控制不住,原地來迴轉圈,轉著轉著,就把攣鞮奕轉到眼前了,然後大伙兒就一起被包圍。

那能咋辦,頂著唄。

百里筠百思不得其解,他也沒看懂天祁往他們隊伍里扔什麼了,殺傷力實在太大了啊!

容離皺了皺眉,都炸成這樣了,攣鞮奕還不鬆口,看來是要給他炸成光桿司令才行?

「再…」

「別炸了!別炸了!」

攣鞮奕沒吭聲,百里筠先吭聲了,只不過他的聲音不大,容離聽不太清,拿著紙喇叭沖他大喊,「你說什麼?我聽不清。」

百里筠在對面玩命兒交叉揮手啊,他那意思:別打了。

容離點點頭,「不服是吧?」

攣鞮奕瞬間不蒙了,拿眼瞅百里筠,幹啥呢?

不服還得打知道嗎?

「服了!服!」攣鞮奕嗓門多大,而且他還是用了全力的。

這東西太嚇人了,他實在不敢再打了。

容離點了點頭,「下馬!」

對面千餘人老老實實的下了馬,站在一起,容離繼續拿著紙喇叭后,「手抱頭,蹲下。」

一種警匪片的既視感。

北狄那邊有點不理解,蹲下就蹲下,你讓我們手抱頭幹啥?

可是,不理解也得照做,誰讓人家能炸呢。

「攣鞮奕和百里筠,你倆不用,手拉手過來,」容離見這倆也要蹲,連忙開口,「先過去個人,給他倆手綁一塊。」

容離可不傻,攣鞮奕會功夫,萬一過來打架怎麼辦,阿襄還得費勁,有百里筠這個拖累,他就是出手也出不利索。

墨陽應了一聲,拿著繩子顛顛兒的去了,貼心的把攣鞮奕的右手和百里筠的左手綁在了一起,然後順手拿走攣鞮奕的佩刀。

攣鞮奕:「……」

你們心眼是不是也太多了?

夏侯襄自上戰場后,除了剛開始的說了一句,再也沒開過口。

今兒是他家夫人的主場,他只要保護好夫人就行。

怎麼也得讓她把心裡的氣出了,不然對她和孩兒都不好。

只見攣鞮奕和百里筠尷尬的『手拉手』走過來,天祁的將士無不抖著雙肩,軍師怎麼想出來的招,倆大男人手拉手,很彆扭的。

哦,他們忘了,王爺和軍師就老拉手…

攣鞮奕心知如今已經翻不了身了,被打成這樣還是頭一次,他們倒霉,認栽!

然而,比他們更倒霉的是西秦。

之前被天祁半路攔下的那個金盔金甲的將軍,現如今就擱地上躺著呢。

至於,為什麼…

之前百里筠受傷,北狄將士也有所損失,補充了一些新鮮血液進去,成效並不算太大。

這時候,攣鞮奕想起來被他關起來的西秦將士了。

反正現在北狄需要人,西秦不是說來幫忙的嗎?

攣鞮奕讓人將張景澄放出來,直接用刀抵著他的脖子問,西秦到底是不是和天祁一夥的。

張景澄都要嚇尿了,他們西秦自始至終也沒跟天祁一夥過啊,北狄單于老這麼問他,他特別不理解。

指天立誓保證,西秦絕對和天祁沒有任何瓜葛,攣鞮奕這才放了他。

當然也不白放,攣鞮奕警告張景澄,若是敢騙他,他直接劈了張景澄。

張景澄連道不敢,這才算是過了關。

今兒發兵天祁,攣鞮奕讓西秦的所有人都參加了,這樣便顯得他們的隊伍比天祁的壯大了不少,攣鞮奕表示很滿意。

百里筠沒說什麼,反正沒他們,北狄也沒打過天祁,左不過上當了去先把西秦滅了唄。

這樣一來,之前沒參與過北狄和天祁任何戰爭的西秦,英勇的上了戰場。

那金盔金甲的將軍並沒有被扒了衣服,攣鞮奕看了一眼,覺得太丑了,所以不感興趣。

他想的很好,只要這場仗他盡全力打,北狄單于一定會明白西秦是真心實意來和北狄結盟的,往後若能佔了天祁的城池,給他們一個倆的也行。

他們不貪心。

抱著美好希望的西秦將軍上了戰場,結果就碰到容離憋著火的要收拾北狄。

這下…全炸了。

要說倒霉,誰有他們西秦倒霉?

攣鞮奕和百里筠手拉手走到容離面上時,只見容離拍了拍大白的腦袋,「他倆要是有什麼不對,直接咬,知道嗎?」

攣鞮奕:「……」

百里筠:「……」

你想讓我們老實點就直說,這麼嚇唬人有意思嗎?

還有,跟個老虎說人話,就好像它聽得懂似的。

結果就看到大白重重點了點頭,它早就想咬人了。

攣鞮奕:「……」

百里筠:「……」

容離可不管他們怎麼懵逼,打袖口裡掏啊掏的,掏了半天。

夏侯襄輕笑開口,「是不是找這個?」

手中,遞過來了張紙。

容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忘了,早上給你了。」

夏侯襄遞過來的是降書,她覺得打完了趁熱讓攣鞮奕簽比較保險,省的那廝再反悔,她可不想反反覆復的炸人。

火藥,用一次就夠了。

「看一眼,同意就把字簽了。」容離把降書遞給攣鞮奕,上面是攣鞮奕戰敗后的北狄歸屬問題,還有他的權力和義務。

權力基本忽略不計,義務倒是挺多。

畢竟他們家打了天祁那麼多次,不能這麼輕易放過,而且,還有小黑的帳呢。

攣鞮奕接過來掃了一眼,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過這小白臉可給他留了個活話啊。

「我要不同意呢?」

「看著那了嗎?」容離指了指他們走過來的地方。

攣鞮奕以為容離要說,你要不同意,我就把他們都炸了。

結果,容離悠悠開口,「不同意,就再站回去,我不就不讓他們避著你倆了。」

攣鞮奕:「……」

所以,同不同意,都得簽字,你說那麼客氣幹嘛?

攣鞮奕看了看綁著的右手,「我也拿不了筆啊。」

「哪那麼些廢話,」容離白了他一眼,「左手湊活寫,寫完按手印,再廢話,炸了你信不信?」

攣鞮奕瞬間沒話說了,你橫你有理!

簽字畫押,相當順利。

容離滿意的將降書遞迴給夏侯襄,沖攣鞮奕一樂,「成,公事了了,下面,該咱們私事了。」

攣鞮奕沒明白,什麼私事。

百里筠卻咽了口唾沫,他大概猜到了。

只見容離翻身下虎,手腕腳腕活動的咔咔作響,劈頭蓋臉的拎過來攣鞮奕和百里筠就是一頓胖揍。

攣鞮奕右手雖然還綁著,不過左手還能還手,可容離哪兒能給他那個機會,追著攣鞮奕和百里筠滿場打。

夏侯襄著實捏了一把汗,出來前容離特地問了申老爺子自個兒能不能跑,申老爺子回道已經四個月了,只要不是特別劇烈的運動,都沒問題。

即便如此,出來前夏侯襄還一個勁兒跟她念叨,不能太劇烈,得悠著點。

容離點頭應了,反正回京的時間還長,也不是非得一次打完嘛。

可持續發展,她懂的。

涼州駐地有好多沒見過容離功夫的,現在看著容離追著攣鞮奕打的樣子,大家都是練家子,窺一斑而知全豹,容離是個什麼底子,他們心中大概有數了。

心下不禁感嘆,原來一開始大伙兒都誤會軍師了啊,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白臉…

幸虧他們沒當著軍師的面如此說。

收拾完攣鞮奕和百里筠,容離心裡痛快了點,騎到白虎身上后,伏虎營和玄甲騎的小夥子們,齊聲高喊,「軍師威武!軍師威武!」

漸漸地,越來越多的天祁將士加入到吶喊的行列,不一會兒西北全部天祁將士全都大呼,「軍師威武!」

夏侯襄挑唇一笑,忽而攬起容離,飛身登上城牆。

容離疑惑的看著他,這是幹嘛?

夏侯襄眼中滿是深情,唇邊的笑意越發張揚,解開她的盔纓,抬手取下她束髮的簪子。三千青絲瞬間散落,原本英氣的容離,瞬間變的柔美,夏侯襄將髮絲勾到她的耳後,牽著她的手,轉向眾人,驕傲的說道,「她是本王的王妃,容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3章 她是本王的王妃,容離

8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