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冰蝶相救

第708章 冰蝶相救

聲音,是從容離胸前發出來的。

容離手忙腳亂的將胸前的錦囊掏了出來,裡面是之前一直在沉睡的冰蠶蠱。

錦囊口剛一被打開,晶瑩透亮的小蝴蝶從裡面飛了出來,並嫌棄到,「濕死了。」

容離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急吼吼地說道,一手指著天空,「我求求你救救小黑,你以後想要什麼我都答應你,你幫我…」

冰蠶蠱已是紫金蠱王階,破繭成蝶,殺人都輕而易舉,更何況是海東青。

容離話還沒說完,冰蝶動了動翅膀,忽而飛向天際,速度極快,空氣中只留下兩個字,「麻煩。」

未見它如何閃動翅膀,卻瞬間飛到海東青的身邊,陽光下,它的身體越發透明,若是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它的蹤跡。

它輕盈的在海東青的上方飛了兩圈,之後便直接飛了回來。

而天上那隻本來想用另一隻利爪撕裂小黑身體的海東青,突然間胡亂飛了起來,痛苦的嚎叫,身體上冒著縷縷青煙。

它痛苦的擺動著身體,在小黑身上的那隻利爪胡亂蹬著,小黑無意識的被它甩了出去。

空中的變故不止吸引了夏侯襄的目光,攣鞮奕和百里筠同樣看著天上,此時見他們精心飼養並熬了好久才馴服的海東青,竟然不止怎麼回事突然在半空中自燃了起來。

只冒煙,卻未見任何明火。

夏侯襄在小黑被甩下來的瞬間飛身而起,接住了下落的它。

戰場上的大白看到小黑被咬成那個樣子,當下便怒了,之前它咬的還是馬,現在大白直接轉身朝攣鞮奕便撲了過去。

變故就在一瞬間,然而攣鞮奕竟然躲了過去,他多年來經過戰爭的犀利,對於危險的感知已經是身體本能。

大白只咬下了攣鞮奕甲衣的一角,並未真正傷到他。

夏侯襄接到小黑后,並未再落在大白的背上,而是直奔辰逸而去。

辰逸帶著人一直在戰鬥圈外圍,天空上的變故除了容離和夏侯襄幾人,他們看得最清楚。

此時見夏侯襄捧著小黑回來遞給他,辰逸連忙小心翼翼的接過來,並有些不明所以。

然而,接下來,夏侯襄直接拿過他的弓和箭,立於馬上瞬間將弓拉滿,『嗡』地一聲,箭上帶著夏侯襄無匹的戾氣一往無前。

那劍羽彷彿被注入了無盡的力量般,穿過整個戰場,沒入百里筠的左肩,慣性直接將他帶下了馬。

鮮血瞬間便流了下來。

百里筠當時就蒙了,他和夏侯襄站的位置可以說是整個戰場的一頭一尾,即便這麼遠的距離,夏侯襄的箭還能準確無誤又帶著無盡的力量飛向他。

百里筠不會功夫,當他看到箭矢朝他飛過來之時,他就是想躲也躲不過去。

攣鞮奕大驚,立馬下令撤退,一刻不留。

在北狄,攣鞮奕把百里筠看的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若是沒有百里筠,治國之事,他知之甚少,都是百里筠一點一教導他。

百里筠對於攣鞮奕來說,亦師亦友。

城門上的容離,在看到夏侯襄接到小黑后,立刻下了城樓,出城去看,她還要確定小黑是不是還活著。

夏侯襄一箭射中百里筠后,跳下馬匹,看到涼州城的城門被打開,容離打頭跑了出來。

夏侯襄自辰逸手中接過小黑,快步向容離走去,見她眼睛都要哭腫了,不禁心疼不已,連忙說道,「它還有呼吸。」

在遞給辰逸之前,夏侯襄先確定了小黑還活著,這才朝百里筠射去了那一箭。

那箭原本是沖著百里筠心臟去的,卻因為距離過遠,加上風的緣故箭的軌跡被吹偏,即便如此,還是射中了百里筠的肩膀。

正是左肩,算是先幫小黑出氣。

容離伸出去的手都是抖的,她看著它小小的身子,正微弱的起伏著,身上一塊塊的傷痕,讓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再次流出。

「餓。」夏侯襄這才看到,容離手背上落著冰蝶,剛剛若不是有它相助,他們可能就真的眼正正看著小黑被海東青殺死。

他們本事再大,卻沒有飛行於天的本事。

「吃飯,馬上吃飯,」容離抹了把眼淚,「小桃,你們去準備飯食,多準備些。」

「是。」桃蹊柳陌四個丫頭剛才也心疼的不行,現在小黑能死裡逃生,她們別提多高興了。

冰蝶這才心滿意足的回了錦囊,剛才施救不過就是為了它這張嘴,還有天空上那個鳥兒一直跟在它主子身邊,它自是認識,既然是自己人,救一救倒也無妨。

那時候它看小黑情況危急,所以沒先提要求,現在,它都快要餓死了。

夏侯襄和容離趕忙將小黑送去醫治,軍營里的軍醫,除了給將士們治病,給傷員包紮,有時候還得給戰馬看病。

駐地里的軍醫,向來是身兼多職的,反正一通百通,總不會治壞。

可是,當軍醫看到小黑的時候,不禁有些麻爪,鳥他可沒治過。

可是看到軍師緊張的樣子,他也說不出口,在這軍營里,他若治不了,就真沒人能治了。

小黑身上的傷處太多,有的地方剛開始結痂,卻又被新傷口處流出的鮮血沖開,這樣便造成它血流不止的狀況。

無論怎樣,先止血總錯不了。

軍醫用白酒給小黑傷口上消了消毒,哪怕小黑現在還沒有意識,卻疼的一抽一抽的。

容離咬著牙不讓自己哭出聲,怕打斷軍醫的救治,夏侯襄把她把在懷中,擋住她的視線,現在小黑的樣子他看著都心疼不已,更何況離兒了。

容離抽了抽鼻子,對他搖了搖頭,深呼吸一口氣,靠在他的身上看軍醫給小黑消毒、上藥、包紮。

小黑幾乎全身都纏滿了紗布,軍醫最後將紗布打好結后,才深深鬆了口氣。

他最怕這隻鳥在包紮途中死去,這是第一次,待後日換藥,它若還能挺過來,便真的沒事了。

軍醫將情況告知夏侯襄和容離,這兩日喂些水,其他吃食不必喂,它吃不下去。

兩人點了點頭,溫婉和沐蓉語趁軍醫包紮的時候,去弄了個小籃子,裡面墊了厚厚一層軟墊,此時將包好的小黑放在裡面,以防移動的時候,碰到它的傷口。

容離想起來夏侯襄曾給她的金翅草,那東西對人來說有奇效,不知對於小黑有沒有作用。

反正這兩日也是要給小黑喂水的,容離索性取了三分之一的金翅草來熬水,這兩日就用它來喂小黑。

回到主帳內,容離也不聽什麼彙報了,提著小黑就去了後面的內帳。

今日軍師在城樓上哭的有多悲慟,他們其中有不少人看到,這些將士有當時看到的,有事後聽人說的,小黑一直跟在王爺身邊,他們雖不知道小黑會說話,可也知道王爺對小黑極好。

伏虎營和玄甲騎的眾人就跟不必說了,小黑到底是怎樣的存在,他們早就知曉。

容喆和雲耀都二人知曉小妹(嫂子)和小黑有多親近,現在小黑還未醒來,小妹(嫂子)的心裡肯定不是滋味。

今日打的中規中矩,夏侯襄也沒什麼心思聽,索性讓人都回去修整。

鳳九玄和顧芸等在帳外,他倆身份不夠,開會時不能進去,卻都擔心小黑和容離,只能等會開完了。

這會兒見人都出來了,他們連忙進去。

溫婉和沐蓉語一個去熬藥,一個去給容離熬藥,申老爺子給她開了些葯安神補氣的葯。

申老爺子在小黑飛出去時就想到了阿紫,奈何阿紫在冰蝶沉睡沒多久后也進入沉睡,現在根本醒不過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黑在半空中挨打,卻沒有辦法。

容喆四人跟夏侯襄去了內帳,一進去就看到容離坐在桌旁,桌子上擺著那個放著小黑的籃子,她目光一瞬不瞬的看著小黑,連眼睛都很少眨。

夏侯襄、容喆和鳳九玄看著心疼不已,雲耀和顧芸心裡也不是滋味,幾人都不知該如何開口。

最後容喆四人一言未發出了帳子,夏侯襄走到容離身邊坐下,將她抱在懷裡。

「小黑一定會沒事的,對不對?」容離眼睛看著的小黑,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她輕言出聲,生怕驚擾到昏迷中的小黑。

「一定,一定會沒事的。」夏侯襄拍了拍容離的背,他眼圈也泛著紅,說出的話既是給容離聽的,同樣也是說給自己聽的。

「你保證。」容離眼睛依舊盯著小黑,話卻依舊是對夏侯襄說的。

夏侯襄心中輕嘆,出言卻是堅定無比,「我保證。」

容離點了點頭,夏侯襄明顯感覺到她鬆了口氣。

夏侯襄輕拍著容離的背,「歇一會兒吧。」

容離搖了搖頭,「我不累。」

夏侯襄又勸了幾句,容離卻是一副一點商量餘地都沒有的架勢。

夏侯襄拗不過她,只能依著她的性子來。直到晚上,容離終於抵不過困意,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她雙臂將籃子圈在中央,臉頰貼在籃子的邊緣,讓小黑微弱的呼吸打在她的臉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8章 冰蝶相救

8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