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再戰

第703章 再戰

眾將士想起玄甲騎揮斧子砍馬腿的情形,好像隱隱約約有些明白容離的意思,卻又覺得有些地方想不通。

容離也不藏著掖著,直接將該如何打詳詳細細的給他們說了一遍,最後一個字兒的話音落,底下坐著的眾將士無不目瞪口呆。

還能這麼打嗎?

「你們先試試,有什麼不明白的,去問紀隊正和嚴隊正,他倆知道我的意思。」容離指了指紀明輝和嚴邈。

嚴邈又挺了挺胸脯。

「軍師大才,我等佩服。」李虎當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若是此法能成,那困擾他們多年的問題,可能就真的解決了。

「誒,別佩服我,」容離擺了擺手,「要佩服就佩服岳…岳大大吧。」

「岳大大,是誰?」李虎蒙了,他沒聽過這號人物啊。

「一位神人。」容離頗為崇拜的說道。

夏侯襄將『岳大大』記在了心裡,等沒人的時候,他得問問離兒,『岳大大』是誰?

是她們那個時代的嗎?

天祁和北狄的第一次交手落下帷幕,以北狄告退結束。

涼州知府在第一次交戰結束時,便寫了戰報發往京城:北狄發兵攻打涼州城,幸而戰王帶兵及時趕到,暫時打退北狄蠻夷。

涼州距離京城很近,兩日後夏侯贊手裡便收到了戰報,他看過後眉頭皺了起來,沒想到北狄真的發兵了。

之前以為夏侯襄信口胡扯的謊話,沒想到竟是真的,夏侯贊不得不往深一層次去想——為什麼夏侯襄,能比他先接到北戎要發兵的消息?

夏侯贊別的不行,在猜忌之事上,他認第二,就沒人敢認第一。

比如,關於夏侯禹和夏侯銜彈劾對方的摺子。

他的這兩個兒子不知怎麼回事,最近這段時間突然杠上了,原本溫厚的夏侯禹竟然接二連三的上摺子痛斥夏侯銜欺人太甚。

小到生意,大到夏侯贊交給他的政事,夏侯銜都要橫插一杠子,而且極其囂張。

一開始夏侯禹還能忍,可忍著忍著就忍不了了,人家都明擺著騎到他頭上了,他若再忍,可就不是什麼忠厚,而是蠢了!

而夏侯銜之所以如此,並不是知曉皖月和夏侯禹的私情,只是他突然發現,夏侯禹竟然派人跟著他!

夏侯銜瞬間就覺得不對,夏侯禹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是不是要抓他錯處,上報給父皇?

夏侯銜眼看得就要入主東宮了,在事成之前,他得將任何妨礙他的人或事情都掃乾淨。

於是,兩個人便對上了。

當然,他們能對上,完全要感謝容敬。

若不是他出手,夏侯銜那個傻子還美滋滋的以為,自己入駐東宮乃是四平八穩的事情,沒人敢給他下絆。

現在好了,夏侯銜和夏侯禹鬥了個不亦樂乎,而容敬在和夏侯杞聯手后,便找到了在街邊趴活的小六。

容敬向來心思縝密,他不相信當日皖月去往白麓閣,中間停下來打賞小六,是真的可憐他。

這個少年,一定是其中的關鍵。

比如,皖月和夏侯禹是如何傳信兒的?

夏侯杞那邊也沒閑著,先是派了人去夏侯禹屯兵的西郊處盯著,以防他突然發兵攻城。

然後他親自去寧王府踩點,找了個機會夜探寧王府,想看看有沒有什麼其他新發現,多找些夏侯禹想謀朝篡位的證據,便更有說服力。

畢竟王爺可不是說抓就抓的。

只要不是夏侯禹親自領兵逼宮,就算是以屯兵的罪名將夏侯禹抓了,他也能推脫個乾淨。

然而,這一探不要緊,卻讓夏侯禹探出個驚天秘密來。

——————

攣鞮奕在皇城運了兩天的氣,他覺得自己這次太憋屈了,往日他們北狄和天祁打,再次也沒打到如此地步。

他的重甲騎兵團啊!

攣鞮奕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手中的法寶丟了,接下來的對戰,怕是費上一番力氣。

不過還好,幸虧他手上也不止重甲騎兵團一個底牌,現在只能在左右兩翼的輕騎兵隊伍里使勁了。

他們單兵作戰能力強,進可攻退可守,用他們削弱天祁兵力也是屢試不爽。

攣鞮奕將手中的戰書一扔,明日,他定要殺天祁個片甲不留!

百里筠也沒閑著,現在戰場上出現了一支他們從未見過的奇襲軍,看情況很是不妙,他們能毫髮無損的殲滅重甲騎兵團,就說明他們絕對不簡單。

若是知曉他們的作戰方式,百里筠還能分析出一套應對法則來,然而他們出現的毫無徵兆,令他無從查起。

這便有些棘手了。

既然天祁下了戰書,百里筠覺得,這次對戰,其他人不重要,就連最難應對的伏虎營都不重要了,雙方打過太多次,對於伏虎營百里筠可以說是了如指掌,這次,他得仔細觀察觀察那支新隊伍。

於是,第二日,天光大亮,北狄大軍兵臨城下,而在涼州城外,夏侯襄早已率兵等在了那裡。

北狄大軍中並無西秦旗幟,夏侯襄勾了勾唇,想必西秦派去的人,應該已經被攣鞮奕或關火殺了吧。

渾水摸魚,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容離依舊來到城牆之上,溫婉等人跟在她的身後,她們女子小分隊又壯大了一些,再叫女子小分隊有點不大合適,因為申老爺子和雲老爺子倆人也加入進來了。

申老爺子完全是看熱鬧,而雲老爺子是因為…病了,沒辦法帶兵打仗,只能坐到觀戰席。

這還是雲耀找申老爺子再三確認,自個兒父親病情來得快去得快,已經在好轉了,這才同意的。

紀明輝和嚴邈二人被派了任務,軍師說的方法,他們已經大致和他們說了,待一會兒雙方交戰時,他們先一步行動,給大軍做個示範。

按軍師的方法來,錯不了。

戰事一觸即發,既然雙方首領已到,就不存在什麼叫不叫陣的說法了。

軍旗被西北風吹得獵獵作響,天空飄起了雪花,寒風夾雜著雪花打在人臉上,生疼。之前已經下過一場大雪,卻早已融化的沒了蹤影,現如今大雪再降,要比之前大了許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3章 再戰

8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