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1章 一路順風喲

第701章 一路順風喲

攣鞮奕當下重重一拍桌子,『啪』地一聲,給桌子拍兩半了。

百里筠嘆了口氣,指揮倆侍衛過來趕緊給桌子抬走,又換了個新的,這才溫聲安撫道,「單于,先消消氣。」

「消不了!」攣鞮奕氣的眼珠子都快紅了,「把人綁了,帶過來!」

侍衛們沒敢動,拿眼直瞅百里筠。

那意思,去還是不去啊?

百里筠點了點頭,別說攣鞮奕,他現在都挺生氣的。

不一會兒,帳外有人咋咋呼呼的,「哎?哎!你們綁我做什麼?我,張景澄啊!前兩天來過,你們…」

「兩國交戰不綁來使啊!」張景澄嚷嚷了半天,發現自己還是被綁了,直接冒出來一句這個。

攣鞮奕指了指門外,「聽見沒,他也知道兩國交戰,就是要跟老子打仗的!」

攣鞮奕氣的又一巴掌拍桌子上了,這次換過的桌子明顯比較結實,沒散架。

五花大綁的張景澄被帶了過來,因為出使過北狄的緣故,所以秦皇除了派大隊人馬前來支應北狄外,又將他這個使臣派了出來。

畢竟得有個說話的人嘛。

經歷過和東黎的合作,這次秦皇愣是沒敢親自出面,萬一北狄不敵天祁,那西秦也不至於被天祁給包圓了,至少自己這個皇帝還在西秦境內。

但有一節,是秦皇萬萬沒想到的。

夏侯襄竟然派兵在半路上截胡!

本來自西秦至北狄的路途就不遠,結果快到北狄境內時,大批天祁將士從樹后、石后,如雨後春筍一般冒出頭來。

上來一句話都不說,就是砍人吶。

給西秦大部隊都給砍蒙了,但是,到底西秦的將士們還曾打過仗,被別的國家侵略時,他們積累了極其豐富的作戰經驗。

然而,和天祁相比,還是有點不夠看。

就這樣,西秦大部隊直接損失將近一半。

西秦的將領心都涼了,他們不知道天祁這是鬧的哪出?

怎麼就這般神通廣大,明明自個兒這一路走的很小心,而且和北狄的結盟工作都是偷偷進行的,天祁如何發現他們這支隊伍的呢?

張景澄東躲西藏都要瘋了,他就是一文官,使臣!

平時動動嘴皮子遊說各國君王,怎麼就讓他碰上這麼糟心的事了?

天祁的將士們一到,二話不說就開打,嚇的張景澄連馬都不敢騎了,找了棵大樹後面藏著,外面的混戰還不知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老天保佑,一定要給他們西秦剩點人吶。

不然,他一走出去,會很被動的…

天祁將士來勢洶洶,就在西秦將領們以為自個兒在劫難逃之時,人家突然不打了。

「誰是頭領,出來談談。」天祁一小將騎於馬上,收起兵刃好脾氣的說道。

西秦剩餘眾將士:「……」

大哥,你要談早說啊!

砍人砍的差不多了,說要跟我們談談?

你這是要談談的樣子嗎!

「我是。」西秦這邊一個將軍打扮的人出列,看鎧甲就像個頭領。

金盔金甲,你是去打仗,還是去顯擺?

也不怕到了北狄給你扒了。

天祁這支派來截胡的小將心裡不住吐槽,面上倒是不顯,「你們要去北狄?」

西秦將軍想了想,委婉地回到,「之前是。」

「現在呢?」

西秦將軍嘴角抽了抽,你們天祁都埋伏在半路打我們了,我們還往北狄跟前湊,是不是就有點太不識時務了?

西秦將軍鄭重地說道,「準備回去。」

「別呀,兄弟,」截胡小將指了指身後,「繼續往前走。」

「啊?」西秦將軍覺得自己幻聽了,「您說什麼?」

「我讓你繼續往北狄走啊。」

西秦將軍:「……」

那你打我們幹啥?!

「你也別多想,」截胡小將笑了笑,「大膽往北狄走就行了,你放心,前面絕對沒我們的人了。」

「這…」西秦將軍猶豫道,這話他不知該怎麼接,其實他想說的是,現在你讓我們往前走我們都不敢走了啊。

誰知道你們到底憋著幹什麼呢?

現在天祁明顯已經知曉他們西秦要和北狄聯手,就這樣還放他們過去…到底是自己瘋了,還是面前這小將瘋了?

「讓你走就走,哪兒那麼些廢話!」截胡小將明顯不樂意了,「給你兩條路,要麼走要麼留,敢往回退?打你丫的信不信?!」

西秦將軍:「……」

說的好像你剛剛沒打過似的。

現在看來,他好像只有一條路可以選,只能往北狄走,或留或退,他們都得死這。

「那我們走了?」西秦將軍還有些猶豫。

「走吧走吧,」截胡小將樂了,說完還揮了揮手,「一路順風喲。」

這話,怎麼聽怎麼不懷好意。

西秦將軍別無選擇,準備帶著剩餘部隊走,就在這時打一棵樹后默默走出一個人來,接著默默找到自己的馬,最後默默上了馬。

西秦將軍無語的看著張景澄,他剛剛就奇怪怎麼不見張景澄的人,還以為他趁亂跑了或者是被打死了,現在看來,挺會給自己找地兒呀。

西秦將軍沒吭聲,帶著隊伍走了。

張景澄一路上都沒想明白天祁是什麼意思,反正西秦已經跟北狄結盟,他得跟盟友商量商量,看看接下來該怎麼做。

結果還沒等商量呢,到門外剛一讓人稟報,結果出來就被綁了。

這事怎麼鬧的?

他們可是盟友啊!

五花大綁的張景澄被帶了進來,攣鞮奕雙眼『噌噌』冒火,都是這廝!

「你還有臉來!」攣鞮奕直接吼道,就這麼一玩意兒,將他精心培養的隊伍給折進去了。

攣鞮奕都恨不得直接吃了他。

張景澄被吼的一哆嗦,他咋了?

之前還好好的,怎麼轉眼就成這樣了。

張景澄偷眼觀瞧,發現攣鞮奕氣的不清,他在心裡暗自盤算,是不是嫌棄他來晚了?

「單于息怒,在下這不是帶著人來了嘛,」張景澄舔著臉開始樂,「比咱們約定的時間,還早了一些。」

張景澄這是在暗示,他們可沒有遲到,攣鞮奕那這個借口做筏子綁他,可不合適。

「呵,」攣鞮奕冷笑一聲,「你們還真是遵守約定哈?」

「那是自然,出門在外,誠信第一。」張景澄覺得自己開對了頭。

「拉出去,砍了!」攣鞮奕一拍桌子,桌子『咔嚓』一聲,又成兩半了。

之前換桌子那倆又進來了,他們挺想勸勸單于的,北狄能工巧匠不多,會做桌子的不少,可做的精緻的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

他們抬來這第三張桌子,和之前兩個想比,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若是單于再拍碎了,用不了幾次,他們就得抬個木墩上來。

攣鞮奕說要砍張景澄,被百里筠攔下了,他覺得先問問比較好,若是張景澄回答的不對,再砍也不遲。

「你之前說,天祁戰王還在東南?」百里筠看向張景澄。

張景澄連連點頭,他不知道北狄單于發什麼瘋,竟然讓人砍他?

多虧人家軍師相助,他現在對百里筠可真是感恩戴德。

「沒錯,我們皇上之前就是從東南回來的,而且後來又派了人過去盯著,戰王打敗聯軍之後,我們派出去的人便傳信回來,說聯軍首領臣服天祁,正寫文書呢。」

「那依你之見,戰王絕不可能出現在涼州城,是不是?」

「那肯定的,」張景澄連連點頭,除非戰王有分身術,將聯軍國土收入囊中不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嗎?

再說戰王跑涼州幹啥?

「你們帶了多少人來?」百里筠換了個話題。

一提這事,張景澄頓時委屈了,他可憐巴巴的看著百里筠,「您要不問,我們可不說…」

張景澄擦了擦眼淚,「天祁那邊不知從哪兒得到了消息,知道咱們兩國聯手,半道上就給我們打了啊。」

「哦?」百里筠挑了挑眉,「然後呢?」

「然後…然後打了我們一頓,就把我們放了。」張景澄概述了一下路上的經過,說實話,後面這點兒他有點兒迷。

百里筠點了點頭,沒出聲,他在判斷張景澄話中的真實性。

西秦到底是不是跟天祁一夥的,他不確定。

但就目前來看,天祁若是不跟西秦一夥兒,為什麼半路上堵了西秦,又給放了?

這明顯說不通啊。

還有西秦,若非與天祁一夥,明明被天祁打了,為什麼不往回撤,反而一往無前的來他們北狄?

難道說西秦和北狄異常親近?

百里筠自認兩國還沒親近到這個地步。

所以…

「暫且壓至牢房吧。」百里筠下令,西秦插在中間就是個變數,現在不論西秦到底可不可靠,都不適合再參與北狄和天祁只見的戰爭。

萬一用了西秦,他們在戰場上反咬自己一口,那才是大大的不妙。

反正北狄已於天祁對戰多年,多西秦一個不多,少西秦一個不少。

還是選擇最為穩妥的法子吧。

張景澄被拖下去的時候都傻了,他想不通,為啥他們西秦明明是帶兵來幫北狄,怎麼就落了個牢獄之災?

從西秦境內出發,半道上被天祁打,投奔盟友又被關…他們西秦,到底做錯了什麼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1章 一路順風喲

8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