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我還會回來的!

第700章 我還會回來的!

兩人大喝之時,他二人之前被打出去的鎚子轟然落地,揚起一地的沙土灰塵,嗆的人直咳。

周圍的兵丁們都快哭了,兩位大人打就打,傷及無辜做什麼?

你們倆倒是有力氣能拿得動這鎚子,可有沒有為被砸的兵丁們想一想,瞅瞅這一路牽連的無辜者,不是被打中了背部吐血,就是被打中了前胸吐血,他們真的很委屈啊。

原本跟同量級的對手打了個不相上下,誰知道轉臉一記重鎚呼嘯而來,他們連躲的時間都沒有。

知道為什麼鎚子落地了嗎?

那是錘了多少可憐又無辜的兵丁,才停下來的呀。

以暮楠和呼延兆倆人為中心,方圓五十米為半徑,斗在一起的兩國兵丁不打了,全部對馬上僵持住的倆人行注目禮。

沒別的,他們得看看下回重鎚往哪兒飛,他們好讓開點。

正在僵持中的倆人此時誰也奈何不了誰——

呼延兆:「讓你鬆開,聽見沒!」

暮楠:「不松,有本事你先松!」

呼延兆:「先松?那我不就成傻子了!」

暮楠:「嘁,說的好像你不傻似的。」

呼延兆:「你說誰傻?」

暮楠:「誰問說誰。」

呼延兆:「你給我鬆開!」

暮楠:「不松,要松你先松!」

……

圍觀的兵丁們此時很想問一句,二位大人此時鬥嘴…你們是認真的嗎?

可誰也沒那個膽子出聲,鐵鎚不長眼呀!

暮楠和呼延兆就這麼保持著雙手上舉的姿勢,手裡握著對方的重鎚,既搶不過來也都不撒手,就這麼保持著搶奪的姿勢,企圖令對方先鬆手。

不過,還是呼延兆說的對,傻子才先松呢!

既然倆人旗鼓相當,這會兒就當中場休息吧,反正輪了半天鐵鎚也挺累。

紀明輝帶領的玄甲騎已經將重甲騎兵團悉數殲滅,看著散落一地的馬蹄、馬匹、盔甲、騎兵,玄甲騎眾人大聲歡呼起來。

今日是他們第一次正式在戰場上露面,並運用這段時間所學,斬殺了這樣一支殺傷力極強的隊伍,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戰鬥帶來的熱血,直到此時,他們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可謂是——開門紅!

這邊的歡呼聲驚動了與夏侯襄對戰的攣鞮奕,和並未上戰場的百里筠。

二人皆是滿目震驚,重甲騎兵團是他們的殺手鐧,如今竟然被破,而且無人生還,這對於君主二人的衝擊力著實太大。

攣鞮奕當下大喝一聲,「撤!」

今兒這仗,不能再打了。

眾將聽到單于下的命令,立刻調轉馬頭往北狄方向撤退。

攣鞮奕咬了咬牙,格開夏侯襄的刀,憤然說道,「我還會回來的!」

夏侯襄挑了挑唇,「你就是不來…」

攣鞮奕眯了眯眼,只聽夏侯襄慢悠悠的說了下半句,「本王也會帶兵打過去的!」

「哼!」

攣鞮奕轉頭撤退,夏侯襄並不打算乘勝追擊,今日之戰已經打得差不多了,他得給北狄留點兒人,收拾即將到來的西秦。

場上正和暮楠對峙的呼延兆聽到撤退的命令,沖暮楠直瞪眼,並收回右手上的鐵鎚,「下回我再跟你打!」

左手一直保持著奪錘的姿勢,都要沒勁兒了好嗎?

他就不明白,松個手怎麼就這麼困難,太死心眼兒了吧!

可巧,暮楠和他的想法一樣。

現在北狄要退,他頓時鬆了口氣,但氣勢依舊,瞪著呼延兆說道,「等著你!」

北狄將士如潮水般退了,夏侯襄回身看向城樓上的容離,運起輕功直接飛身而上。

大白:「……」

旋即邁著貓步往回走,正好省了它的勁兒往回駝他。

容離在北狄撤退時,便站了起來,唇角微楊,看著飛身而來的夏侯襄。

夏侯襄甫一落地,容離便迎上前去,「回來了。」

「嗯,」夏侯襄微笑著將她擁在懷中,「咱們下去吧。」

「好。」

城門樓上的兵丁都是輪班更替的,出征之時的場景他們沒看到,現在見王爺擁著軍師往下走,一個個不禁目瞪口呆。

果然,同性才是真愛呀!

夏侯襄直接飛走了,剩下組織將士回城,打掃戰場的事情就交給容喆和雲耀了。

伏虎營的眾人直接去找玄甲騎的小夥子們了,他們就想問問,這麼神奇的法子,他們是怎麼想到的。

墨堯四人正配合容喆、雲耀二人組織隊伍呢,一轉眼手下的人沒了,接著看到他們奔去的方向,墨陽和墨白笑的一臉高深莫測。

他們王妃,估計又多了一隊的忠實追隨者。

伏虎營向來敬佩強者,王妃帶出的人來這麼一手,他們想不佩服王妃都不可能。

玄甲騎的小夥子看到伏虎營的眾人,全都激動不已,哪怕是嚴邈帶下山的那群匪兵,一個個也都倆眼放光、臉頰通紅、呼吸急促。

不知情的人若是看到此場景,必定以為小夥子見到了心上人,心中悸動不已啊。

然而,一群小夥子面對另外一群小夥子露出如此表情,就不止是悸動這麼簡單了。

看著近在眼前的伏虎營,秦勇更是激動的渾身發抖,站在他身旁的前土匪狗剩兒杵了杵他,「小勇,你是冷嗎?」

秦勇搖了搖頭,怎麼會冷?

他是熱好嗎!

伏虎營除了墨堯四位隊長作為領導,其他人都是平級,但身上都是帶著軍銜的。

他們跟著夏侯襄出生入死,對於自己人,他一向會幫他們考慮的很周全。

伏虎營七嘴八舌的開始問他們如何想到的法子,玄甲騎眾人七嘴八舌的答,一時間氣氛相當熱烈。

當玄甲騎的小夥子們提到軍師時,他們這才想到那個被大白依依不捨拉著的人。

說實話,一開始王爺跟他們介紹軍師身份之時,伏虎營大多是當耳旁風聽的。

他們王爺需要軍師?

這不跟他們開玩笑呢嘛!

他們覺得,可能是王爺的兄弟,富家子弟總以為戰場好玩,掛個文職看熱鬧倒也便宜。

可誰知,到了西南駐地,竟然發現王爺和軍師竟然是那種關係,他們這就不得不重新思考了。

軍師是王爺的…相好啊。

這原本大伙兒以為靠『色』相上位的軍師,誰知倒是有真本事,想出的計謀這麼精妙,這就讓人佩服了。

這時,伏虎營中有個人問,「王爺是不是告訴軍師北狄有重甲騎兵團,軍師特地研究出來的?」

簡直就是全心全意為王爺考慮啊。

「沒有啊,」嚴邈奇怪的說道,「軍師是捎帶腳讓我們練的,沒說要用來對付北狄,其實對付重甲騎兵還有其他招數,就是剛才軍師沒讓我們用。」

「剛才?」出聲發問的人想不明白了,軍師一直在城門樓子上坐著呢,沒下來過呀。

「哦,小黑來傳的信兒。」嚴邈解釋道。

「小黑?」這下不止一個人出聲了,幾乎半數的伏虎營將士都奇怪的問出聲。

半空中,下來遛彎的小黑看到伏虎營和玄甲騎,本想過去打個招呼。

然而,這一聲『小黑』直接讓它剎住了車,轉身就飛走了。

它的一世英名啊!

之前出言發問的人,嘴角一抽,「你說的,是拂雲吧?」

嚴邈認真想了想,「那隻鳥叫拂雲嗎?我們軍師管它叫小黑。」

「哈哈哈哈哈!」伏虎營眾人直接笑炸了,這名字…自持身份的拂雲,怕是要氣炸吧。

不得不說,伏虎營的小夥子們,真相了…

兩隊人越交流越親切,最後勾肩搭背的往駐地走。

搭在秦勇肩膀上的伏虎營小夥子劉浩之前看他眼熟,一問才知道是秦政的兒子,這下子更親切了,秦大哥的事他們都聽說了,當時也是惋惜不已。

現在碰到秦大哥的兒子,自然親切萬分。

秦勇一直抖啊抖,劉浩奇怪的看著他,「親兄弟,你冷啊?」

「不是,我激動的。」說完,秦勇繼續抖。

另一方的北狄快速撤退,攣鞮奕越跑心裡的火越往。

這次出兵一點好處都沒撈著,不止如此,他引以為傲的重甲騎兵直接被團滅。

那可是他和他父親好幾十年的心血,還是頭一次被滅的這麼乾淨。

還有那些重甲,都是他是費了多大的人力物力才打造出來的,現在可好,全留涼州城外了。

那些東西他們根本來不及收,以前雖然也有損失,可還能回來一部分,甚至有時是大半部分,被捅壞的地方修修補補還能用。

現在好了,全得重做!

關鍵時間緊迫,留給北狄的時間能有多少?

夏侯襄明顯有備而來,就算自己不找他麻煩,他也會上趕著來找自己麻煩。

說到底,都是那個可恨的西秦!

重甲騎兵團的損失,徹底激怒了攣鞮奕。

然而攣鞮奕的怒火併不是奔著天祁去的,反而轉向了西秦。

他認為若不是西秦作餌兒引他攻打天祁,他的損失也不會如此嚴重。

只是攣鞮奕忘了,他原本就打算近期攻打天祁,只不過西秦比較倒霉,恰巧這個時候來結盟。

而夏侯襄又順手陰了他們一把。

攣鞮奕正運氣呢,突然侍衛來報——西秦,來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0章 我還會回來的!

8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