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重甲騎兵團,團滅

第699章 重甲騎兵團,團滅

就在伏虎營疑惑的當口,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大喊,「馬上馬邊的人都躲開!」

伏虎營眾將士下意識的回頭,便見玄甲騎全數的人馬出動,手裡都舉著一把…斧頭?

也不能說每個人,隊伍的前面大部分是拿斧子的,后少數扛的是砍刀。

這是什麼造型!

伏虎營雖不知他們寓意何為為,可架勢就是沖這一隊重甲騎兵來的,他們瞬間飛身而起,騎於自己的戰馬之上,給玄甲騎讓出一條路來。

甭管幹啥,先看看,等他們這波人撤了,自個兒再繼續工作。

主要是玄甲騎手裡拿的兵器太奇葩,誰家正經上戰場是拿砍柴的斧子的?

伏虎營的將士一旦讓開地方,手持砍柴斧的前半部分玄甲騎突然提速,而後面手持彎刀的部分則放慢了速度。北狄重甲騎兵手中並無兵刃,他們只是穿著厚厚的鎧甲在馬上坐著,就已經很費力氣了,況且他們的任務就是橫衝直撞,厚重的鎧甲更是他們的保護層,一般兵器還傷不到他們,也就伏虎營的這些人

才真能與他們對抗。

是以,當馬上的重甲騎兵看到這一隊新兵,竟然讓伏虎營的眾將士讓開,還直衝著他們就過來了,被甲衣包裹住的他們露出一絲微笑,這是要瘋啊!

別看他們的任務是撞步兵,但遇上輕騎兵一樣撞,沒看伏虎營為了降他們,戰馬上都加了重嗎?

真要被撞翻在地,連人帶馬都逃不過他們的重踏!

就在重甲騎兵團洋洋得意之時,那直衝他們而來隊伍,由一隊分成兩隊,突然個個向馬側劃去,整個人掛在馬身或左或右,手持砍柴斧子,眼睛唰唰放光。

每兩隊人馬,便將一列重甲騎兵夾在中央,每經過一組,他們手上的斧子輪的呼呼作響,直接砍上馬蹄!

玄甲騎的速度極快,砍過一斧根本不做停留,繼續向前沖看向第二組的馬蹄。初用時,斧子自然鋒利,一斧砍下馬蹄根本不在話下,就是砍不斷,身後第二排、第三排…的隊友們會給馬蹄再補上一刀,他們的任務就是將每組重甲騎兵,左右兩匹戰馬或左或右側的前後腿砍掉至少

一隻。而之前鎖鏈的作用,一是用來將三匹馬的前腿控制在一個小範圍誤差的水平線上,二來稍微限制一下碼的速度,三來,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讓三匹馬連在一起,一匹馬失去平衡到底,其他兩匹馬也會

受到牽連,轟然倒地。

馬若倒了,人也就倒了,若是馬術高超的騎兵,能穩住自己中間騎著的馬繼續往前沖也不要緊,前面不是還有大刀隊等著他們呢嗎?

方法一樣,還是砍馬腿,不過他們就是機動部隊了,逮著漏網之魚就砍的也是馬腿。

重甲騎兵團憑藉著自身的重量和嚴密的防護可以一往無前的衝鋒,可他們也有很大的局限性。

而局限性就是他們一直以來所依仗的優勢——重量!

若是安安穩穩的,重甲騎兵團自然所向披靡,肉身根本撞不過他們,可一旦倒地再想起來…你當鬧著玩兒呢?

只鎧甲就近千斤不說,他們可還騎著馬呢。

馬一旦倒地,別管是壓著腿,還是直接將人壓住,那都是九死一生。

退一步講,若馬在倒地時將人甩了出去,他們就算想爬起來都得費膀子力氣,更別地還有人拿著刀虎視眈眈的等著他們了!

到時不用別人動手,他們自己就得想辦法將厚重的鎧甲脫了,一旦身無重甲防護,再遇上手持砍刀的玄甲騎,就是步兵對騎兵的存在。

戰場上為什麼步兵打不過騎兵?

人家高度上有優勢啊!

騎兵打步兵低頭就是一刀,步兵打騎兵除了仰頭,還得往上蹦…

所以,無論從哪個角度出發,漏網的重甲騎兵都逃不過前面堵他們的砍刀隊。

伏虎營的眾將士在一旁都看傻了,玄甲騎的打法與他們完全不同,他們是先制住馬上騎兵,而玄甲騎直接奔著馬腿就去了。

畢竟對付馬比對付人要簡單的多。

對於身裹重甲的戰馬,射手是沒辦法的,那得多精準的箭法才能射中馬蹄上那唯一一小塊裸露出來的地方,早在十幾年前,雲老將軍就想用射箭遠程射擊戰馬,可根本行不通。

夏侯襄帶兵以來才開始讓伏虎營使用近身戰,成效也是不錯,最起碼多半數的重甲騎兵能被他們拖住直至消滅,可這也是極費人力的。

伏虎營無論放到哪邊的戰場上都是一支所向披靡的隊伍,而到了北狄就只能和這幫防禦滿級,殺傷力也接近滿級的隊伍較勁,極大的限制住了他們的能力。

領頭的墨堯四人無不震驚的看著那群,砍馬腿砍的極利落的玄甲騎,墨陽和墨白倆人都快樂瘋了,心中大呼王妃威武。

這法子簡直就是天生克制重甲騎兵團的,既省時又省力,還沒什麼人員損傷。

本來伏虎營對付重甲騎兵團也不會出現人員死亡,但或多或少的傷還是要受一些,最主要的是讓他們衝進步兵隊伍里,後果簡直不堪設想。手持斧子的玄甲騎開心的收割馬腿,一旦手中斧子卷邊,對於馬腿起不到攻擊作用,他們就會直接策馬離去,將剩下的馬腿交給身後的隊友們,他們則抽出平日里用慣的兵刃回歸砍刀隊,等著收割漏

網的重甲騎兵們的性命。

墨陽小聲感嘆,「上戰場能隨身攜帶兩種兵刃,這是什麼樣的存在?」

墨白小聲符合,「這是王妃帶出來的存在。」

兩人對視一眼,覺得兩人好有默契啊,不愧是王妃的忠實追隨者。

墨堯四人觀察了半晌戰況,覺得這邊玄甲騎一隊應付的綽綽有餘,四人一商量,他們就別在這傻站著了,往別地兒打吧。

墨堯與紀明輝說了兩句,帶著伏虎營的隊伍離去,其他地方就交給他們伏虎營吧!

嚴邈跟在紀明輝身邊,倆人是指揮玄甲騎的首領,在行動之初便把控玄甲騎的行動方向。

現在眼見得這邊收拾的差不多了,嚴邈按捺不住自個兒激動的心情,對紀明輝說道,「紀大哥,我下場玩玩,這裡交給你了。」

他得去找北狄將領打打,看看自個兒的本事到底有多大長進了。

「去吧,一切小心。」紀明輝點了點頭,一會兒他也過去。

「放心吧。」嚴邈打馬向前,直奔戰場上混戰的方向去了。

暮楠和辰逸並沒有參與圍剿重甲騎兵團的戰鬥,他們個人作戰能力強,放到這兒有點兒屈才,是以雙方一開打,兩人就直奔對方將領。

戰場上,一旦隊伍的最高領導者身亡,下一階的便要頂替上來只會隊伍。

天祁的武將官階是將軍——副將——校尉——朗將…依次類推,直到所有能領兵的將領身亡只剩兵丁的時候,戰役也就算接近尾聲了。

無論剩下的兵丁有多少,他們都無法自發進行有效進攻。

所以,打仗重中之重便是打將領,將領都沒了,隊伍也就散了。

此時的暮楠,正在和北狄左將呼延兆對戰。

二人的特性一致,均是力大善使雙錘者,倆人剛碰上的時候皆是一愣,沒別的,連兵刃都一樣,是不是緣分吶。

雙錘太過特別,呼延兆還真沒見過能和他一樣帶雙錘上陣的,如此有緣不打一場簡直白瞎了這一趟。

暮楠和呼延兆的想法一致,是以,二人幾乎同時掄起了雙錘砸向對方,動作出奇的一致。

這打起來就比較有趣了,雙錘本就不是取巧的兵器,所以打起來章法不重要,力氣才重要,誰有勁兒誰佔上風。

問題是,倆人都挺有勁兒的…

一時間誰都奈何不了誰,倆人算是黏上了。

兩人旁邊的兵丁們默默往外撤了撤,看著剛剛沒來得及撤出戰鬥圈兄弟們的躺地哀嚎,他們默默為自個兒兄弟們點了根蠟。

那麼重的鎚子,速度還特別快,倫身上他們看著都疼,實在是太倒霉了。

暮楠和呼延兆打起來管不了太多,一個不小心讓對方找到空子,疼的可是自個兒。

兩人四隻鎚子,揮舞的虎虎生風,一下一下的撞擊聲,聽到人耳朵里就很受不了了,可兩人就想根本不受影響似得,手上動作絲毫不見弱。

打著打著,兩人的左手都有點吃力,原本右手就是慣用手,所以左手時間長了,出招的速度便慢了。

倆人眼睛同時一亮,暮楠快呼延兆一步,率先用右手的重鎚打在呼延兆的鎚子上,只見呼延兆左手中的大鎚瞬間脫手,轉著圈的飛了出去,連帶著傷了好幾個打在一起的兵丁。

呼延兆也不是吃素的,重鎚脫手的瞬間,他的右錘也到了,直接擊上暮楠的左錘,幾乎一模一樣,暮楠左手中的鎚子也是平行著轉著圈的出去了,順帶打了幾個兵丁。

呼延兆和暮楠對視一眼,輕夾馬腹上前一步,同時掄起右手的重鎚順勢向對方砸去,並舉起左手準備搶奪對方手裡的手裡的重鎚。

倆人動作太快,又幾乎是同一時間,是以當兩人都抓住對方手裡的鎚頭後面的鐵棍兒時,異口同聲地喝到——「鬆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99章 重甲騎兵團,團滅

8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