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西秦來使

第684章 西秦來使

這回攣鞮加提是真的怒了,等級再不嚴苛,他也是一個部落的頭領,哪兒有人這麼拿話遛著他玩兒的?

他很沒面子的啊!

百里筠心道要壞,還沒等侍衛來抓,他就連忙解釋,「用兵有術!用兵有術!」

他是真怕攣鞮加提將他砍了,連忙先說重點,見攣鞮加提一愣,揚了下手,身後倆侍衛立馬停了。

百里筠鬆了口氣,繼續說道,「草民雖不會帶兵打仗,可草民自認熟知兵法,師父曾讓草民潛心研究,如今已然大成,遂來邊疆尋王爺,任王爺差遣。」

一番話說完,百里筠心跳似鼓點,他是真怕皇上再讓人砍了他,那他就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攣鞮加提眉頭一皺,百里筠悄悄往上瞟了一眼,看見攣鞮加提的神色心道要壞,難道真的是天要亡他?

短短十幾載的光陰,他就要喪命於今日,當真是天妒英才啊!

就在百里筠瞎感嘆的時候,只聽攣鞮加提疑惑的聲音在他頭頂上方響起,「你當真會用兵?」

他們北狄現在和天祁打仗,缺的是什麼?

經驗呀經驗!

若是有了經驗,他們還會被天祁追著打嗎?

別的不敢保證,最起碼能稍微翻翻身吧!

所以攣鞮加提在聽到百里筠說『用兵有術』時,才讓侍衛停下,他想聽聽百里筠的『術』。

「是。」百里筠重重的點了點頭,他這些年基本學的就是用兵之術。

終於,百里筠通過自己的努力留了下來,攣鞮加提父子有意考他,將北狄與天祁打過的仗跳出來幾場,讓百里筠從中找找毛病。

這些戰爭,北狄一方在百里筠看來簡直漏洞百出,當即用自己學識將攣鞮加提父子說的一愣一愣的。

倆人對兵法研究不深,基本都是靠自己總結經驗,現在聽著那一個個高大上的名詞,父子倆終於相信百里筠是專業干這個的了。

有了這個幫手,何愁不贏天祁!

百里筠的地位一下子得到了質的提升,不是說來助攣鞮奕打仗的嗎?

雖然攣鞮奕還年幼,正好現在開始直到,等以後攣鞮奕能獨當一面,好帶領北狄百姓過上好日子。

北狄的未來,就交給百里筠了。

之前百里筠交出去的玉牌攣鞮加提也還給他了,這東西攣鞮奕不認識,也不值錢,他們留著沒什麼用,既然要用百里筠,收買人心的道理他們還是懂的。

不是不認識嗎?

從現在開始認識也不晚!

就這樣,百里筠正式入駐北狄,攣鞮加提多年來想要建城的想法,百里筠得知后也利用自己的知識儲備,在北狄建了座小城。

皇城仨人誰都沒見過,能有個簡易版的,他們已經很滿意了。

後來一次次與天祁對戰中,百里筠的作用越發凸顯,攣鞮奕漸漸成長起來,與夏侯襄在戰場上數次交手。

以往北狄總是堅持不了多久便戰敗,在百里筠的輔助下,堅持的時間越來越長,甚至有時能對天祁大軍造成不小的傷害。

雙方正式杠上了!

直到五年前,玉陽之戰時,天祁軍隊中有一個老兵拚死拖住了攣鞮奕的行動,北狄的隊伍損失過半,夏侯襄瞄準攣鞮加提,一箭射穿了攣鞮加提的肩膀。

自此北狄元氣大傷,攣鞮奕迅速整合軍隊撤退,攣鞮加提重傷在身,回到北狄再也沒有起來過。

現在攣鞮加提死了,攣鞮奕又將目光放在了天祁上。

他的父汗被打怕了,之前的戰役打的太慘烈,看著自己身後的將士一個個倒下,加之攣鞮加提上了年歲,已經不復年輕時的那般雄心壯志。

所以在之後的幾年,北狄一直安安靜靜。

不是攣鞮奕不想動,而是父汗不讓他動。

即便攣鞮加提重傷在卧,他也沒有將單于的位置交給攣鞮奕。

不是他信不過自己的兒子,而是他太了解他的兒子,一旦放權,攣鞮奕可能當即便會發兵天祁。

那樣,北狄的實力會進一步縮減的。

祖輩好不容易建起的國度,不能這麼輕易就給毀了。

攣鞮奕說不急是假的,他是那種別人打他一下,他能直接將人打死的存在,之前吃虧也就罷了,最起碼傷亡不算太多,跑的也及時,北狄沒有傷筋動骨。

然而玉陽之戰後,北狄軍隊損失將近一半人馬,並重傷父汗,這便讓攣鞮奕心裡堵了塊大石,他和夏侯襄也算老對手了,對方能將他打成這樣,他怎能不回擊?

可是父汗不準,攣鞮奕根本沒有辦法,沒有單于的指令,軍中將士是不會聽他指揮的。

攣鞮奕想著待父汗傷好了,便可以繼續和天祁作戰。

但誰知攣鞮加提一躺就是好幾個年頭,攣鞮奕鬱悶的和百里筠喝酒,提過此事,這麼耗下去什麼時候才能擴大北狄的領土,什麼時候才能在舒適的環境中生活?

他們北狄的生存環境太嚴苛了。

百里筠也是喝多了,他隨口說道,若是老單于駕鶴西去,攣鞮奕繼位,不就不用頭疼了?

攣鞮加提只有攣鞮奕一個兒子,下一任單于必是攣鞮奕啊。

攣鞮奕撫掌樂了,指著百里筠直說他腦瓜是怎麼長的,當真是自己的智囊,倆人喝了一晚上酒,到了第二天酒醒時,兩人不知回憶起多少,也沒人提及當晚到底說了些什麼。

又過了大半年,攣鞮加提終於頂不住駕鶴西去,北狄的新任可汗便是攣鞮奕。

攣鞮奕登基后第一件事,便是組織軍隊,並派出探子去探一探涼州駐地的情況。

畢竟兩國已經多年未曾交手,攣鞮奕不知涼州城內的駐軍實力到底如何了,還有他的老對手夏侯襄在不在軍營里。

攣鞮奕派出的探子第一時間就被涼州駐地的斥候隊發現了,這批人是夏侯襄離開駐地進京時留下的。

五年前當夏侯襄率兵大敗北狄,並重傷北狄單于的事情傳回京城的時候,夏侯贊再觀察了一段時間,確保北狄不再發兵后,便急急將夏侯襄給召回了京。

夏侯贊怕夏侯襄羽翼太過豐滿,在邊疆他又不好找機會下手,本想著將夏侯襄召回京后,奪了他手裡的兵權。

卻不想夏侯襄猜出夏侯贊本意,直接將先皇遺詔拿了出來,夏侯贊無法只能將夏侯襄先困在京城,邊疆已穩,夏侯襄留在京城他才好慢慢找機會下手。

結果機會找了好幾年都沒找著,夏侯贊也是頭疼。

夏侯襄早就將北狄看做重中之重的敵人,西北邊疆的駐軍也是他親自換過血的,凡是貪生怕死沒有真本事的人,根本別想待在駐軍里。

是以,攣鞮奕派出的人第一時間就被夏侯襄的人發現,天祁這邊的偵查手段比北狄要高出一截來,北狄既然出了人,他們自是得去探探。

攣鞮奕想要發兵攻打涼州城的事情,一下子便被探了出來。

這些年來,即便北狄一直安安靜靜,可王爺的命令就在耳旁,對於這種兇狠的敵人,無論對方安靜多久,都要時刻保持警醒。

夏侯襄能成為戰神並不是偶然,除了他剽悍的作戰方式,用人的方法的手段也是不容忽視的。

攣鞮奕沒想到自己的意圖那麼早就暴露了,他將北狄能打仗的小夥子全部聚集起來,北狄本就是馬背上興起的部落,人人會騎馬,各個能打獵。

既然能打獵就能上戰場,左不過一個殺動物、一個殺人罷了。

從大面上來看,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就這樣,新鮮的血液加入,之前經歷過戰爭的將士雖然損失慘重,但經過這些年的修養不僅完全恢復,氣勢上甚至更強了一些。

攣鞮奕對他們很滿意,整個體上看至少沒有五年前差,如此便能發兵了。

然而就在發兵前夕,北狄境內突然來了一位使臣。

這位使臣,竟是西秦皇帝派來的。

攣鞮奕有些奇怪,北狄一直單打獨鬥慣了,從沒和誰結過盟,和誰都不熟就跟天祁熟。

現如今西秦使者猛然來訪,攣鞮奕拿不定主意,是殺還是見。

多虧百里筠在一旁,兩國交戰還不斬來使呢,更何況和平時期,先看看西秦派人來是做什麼的吧。

西秦使臣被請了過來,按照地理位置來看,西秦距北狄沒有多遠,至少比到東黎要近的多。

之前跟著東黎屁股後面白跑了半天,結果就在前些日子接到東南聯軍戰敗的消息,西秦皇帝無比慶幸自己跑的及時。

若非如此,他們一點好處沒撈著,還得陪著東邊那些小國歸順天祁。

之後,西秦皇帝猛然間想出一主意,東南那些個國家是戰王帶兵打的,收繳戰利品組織他們歸順並回京,可是個大工程。

眾所周知天祁北面可還卧著一頭猛虎呢,若是此時與北狄聯盟,打天祁個措手不及,豈不美哉?

北狄的實力誰不知曉,那是能與戰王幾乎打成平手的存在,自然不容小覷額。

西秦皇帝心裡想著,既然東南那邊聯軍能組織到一起,那他何不跟北狄來個聯盟?

與北狄聯手,可比和東黎聯手勝算大多了,是以,西秦派出時辰想要遊說北狄出兵攻打天祁,並與之聯合。這樣一來,瓜分天祁,倒不再是那個不可完成的任務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84章 西秦來使

8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