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那個,我是不是沒說清楚?

第679章 那個,我是不是沒說清楚?

京中,夏侯贊剛命人將給宿州知府的信送出去,便收到宿州傳來的捷報,戰王爺率領大軍攻破撫州城,天祁大獲全勝,並將東黎在內的十餘個君王全部擒獲,寫下降書歸順天祁。

夏侯贊高興了,敢情丟了的城池給要回來了,還順帶著將東南周邊的小國全部收歸天祁,天祁版圖得以壯大,往後見了列祖列宗他臉上有光啊。

算夏侯襄識大體,若是將撫州城丟了,他非得氣死不可。

這麼一來,夏侯贊便覺得自己被騙了。

之前夏侯襄怎麼跟他說的?

現在結果又如何?

等夏侯襄回京,必須得問他個欺瞞的罪責!

夏侯贊心頭的石頭落了下來,注意力又跑到奏夏侯銜的密報上。

他頓時頭疼不已,一個兩個都沒省心的。

夏侯銜的所作所為,已經在夏侯贊心裡留下了不可磨滅的陰影,對他的江山根本可謂是虎視眈眈。

夏侯贊一絲猶豫都沒有,便將他從太子的人選中剔除了。

夏侯禹平庸,生母出身又不好,夏侯贊從沒將他作為太子的人選考慮過。

四五六三個皇子,一個個的本事不大脾氣不小,老四老五尤甚,性情暴烈不適合為君王,六子夏侯宇根本沒有主意,把江山交給他,相當於變相的給了夏侯銜。

這怎麼能行?

夏侯讚歎了口氣,唯一個出身能和夏侯銜媲美的,也就是七子夏侯杞了。

可這個最小的兒子,當真是…一言難盡。

夏侯贊覺得這麼些個兒子都白生了,沒一個能擔大任的,難道他還真從那些剛出生的嬰孩兒里挑個儲君嗎?

誰知道大了會不會歪?

夏侯贊突然變得特別鬱悶,也不知道這一個個的都像誰?

實在不行,還是培養一下夏侯杞吧。

夏侯贊覺得,瘸子裡面拔將軍,大概說的就是他此時的想法。

然而,夏侯贊眼中瘸子里的將軍,並不想當皇帝,他現在正在丞相府中,一臉崇拜的看著容敬。

「找到了送信之人,坐實這件事豈不是輕而易舉?那咱們現在就動吧。」夏侯杞摩拳擦掌,一臉的興奮。

「不急,」容敬瞟了他一眼,「再等等。」

七皇子不常出現在宮中,市井間倒時常有他的身影,名聲稱不上好,飛揚跋扈是一定的。

半個多月前,容敬在夏侯杞找上門來的時候,很是詫異,兩人根本不是一路人,這位小王爺不知要做什麼。

夏侯杞一點架子都沒有,見了面就準備摟容敬肩膀,一副哥兒倆好的模樣,容敬眉頭一皺,很生硬的往旁邊一避,顯然沒給他什麼面子。

容丞相夫婦低頭的低頭,喝茶的喝茶,他們家大兒子這脾性,實在是…太直接了。

等閑王爺見了這種情況,哪兒能忍下這口氣?

我跟你好是給你面子,你還敢躲?

那就不給我面子了吧!

可偏偏這個飛揚跋扈的小王爺愣是忍了,他面色微哂,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兄弟,不好意思啊,習慣了。」

容敬眉頭皺的更緊了,夏侯杞身份尊貴他不管,自個兒比他可年長足足五歲,跟誰倆兄弟呢?

容敬和容丞相下朝之後,回府就看到了夏侯杞在正廳跟容母聊天,容敬還以為他是來找父親的,正準備迴避便見這小王爺直衝他來了。

來就來,還動手動腳,成何體統!

容敬明顯不悅,夏侯杞縮了縮脖子,這動作倒是讓容喆的眉頭稍微展了一些,容喆小時候看見他生氣,也總是下意識的縮脖子,倆人倒是如出一轍。

既然是來找容敬的,夏侯杞便被容敬帶到了書房。

夏侯杞一到書房就開門見山,道明他是來尋求合作的。

容敬不禁警惕起來,皇子間的紛爭他不想參與,站隊這件事在他們容家根本就不存在。

合作二字一出,容敬準備送客。

夏侯杞看見容敬眼色一變,他就趕緊解釋。

多虧他觀察的細,不然容敬總是沒什麼表情,想從他臉上看出變化,實在太難了。

「你別忙趕我,我今兒說的這事,可和,」夏侯杞指了指天,「沒什麼關係。」

容敬依舊沒什麼表情,目光稍微帶了些狐疑。

夏侯杞一看有戲,連忙繼續說道,「今兒我來,是因為端王妃和旁人有私的事,我說的端王妃可不是你妹啊,你別誤會。」

容敬原本淡定的表情,突然有了一絲皸裂,這話說的真稀奇,他小妹現在還是端王妃嗎?

這句說的多不多餘。

再說,端王妃和誰有私,關他什麼事!

夏侯杞不應該去找夏侯銜嗎?

夏侯杞沒想那麼多,繼續說道,「就那個南楚公主端王妃,上回我在茶樓看見…不對,聽見…也不對,還是看見…」

夏侯杞一個人在那『看見聽見』搗騰半晌,容敬無語的看著他,甭管『看見』還是『聽見』能不能說下文?!

「反正就是又聽見又看見,端王妃和夏侯禹倆人,」夏侯杞兩個拇指對了對,然後滿臉跑眉毛,「你懂吧?」

容敬沒吭聲,先不說夏侯杞話中的真實度,就他說話這些個零碎能不能改改?

太鬧心!

夏侯杞正打算跟容敬互動呢,但看容敬半天只看著他,一點表情都沒有,而且不說話,夏侯杞咳了咳,尷尬的將手放下來。

這讓他很被動啊!

「後來我又蹲過點,他倆商議著如何對付夏侯銜,你說咱們要不要摻和一下?」說完,夏侯杞搓著手,一臉興奮的看著容敬。

這消息夠勁爆吧?

是不是應該給點回應了?

「睿王若是無事便請回吧。」若說一開始容敬只是想要下逐客令,現在可是直接開口趕人了。

有病吧夏侯杞?

誰跟他咱咱的?

再說人倆要對付的是夏侯銜,那個混蛋可是取過他小妹的心頭血,這口氣至今沒出,他心裡說不憋火是假的。

若不是小妹後來嫁給戰王,又一次次親手整治,他這個做哥哥的沒處下手。

現在有倆人要對付夏侯銜,又不是善茬,他幹嘛要阻止?

老老實實的看戲不好嗎?

真是多此一舉!

夏侯杞一看風向不對,想了想自己說的話好像沒什麼問題呀。

他猶豫的看著容敬,「那個,我是不是沒說清楚?要不我再給你說一遍?」容敬嘴角抽了抽,「不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9章 那個,我是不是沒說清楚?

8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