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與本王何干?

第672章 與本王何干?

這些想法若是被嚴邈等人知曉,怕是要給他們點蠟的。

畢竟,大家都是挨過容離打的人,她的能力到底有多變態,他們可是深有體會。

至於現在坐馬車,那不過是大哥不願意騎馬而已,其他因素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

只是王爺對大哥的關心之意,著實令人汗顏,一個男人能對另一個男人關心至此,實屬罕見。嚴淼因為之前調侃容離,曾被訓練折騰的死去活來,嘴欠的毛病倒是改了一些,再加上容離不常出馬車,而王爺又時刻在身旁守著,所以,嚴邈也不太敢上前耍欠,這給他憋得,只想著到了正地方,

再好好調侃大哥一番。

夏侯襄唇角微彎,看著容離一手撥弄下巴,一面朝他抱怨,他不禁捉過她的手來,在她唇上落下一吻,「我家娘子,一點兒都不胖。」

這下,容離維持抱怨的表情都做不到了,傻乎乎的一樂。

自打她懷孕后,這笑容總比之前帶了一抹嬌憨,看的夏侯襄喜愛不已,攬過她細細品嘗她唇瓣的滋味,馬車裡的溫度瞬間熱了起來。

半晌過後,容離輕輕推了推夏侯襄,他這才不舍的抬起頭來,看著不斷深呼吸的容離,大手連忙在她的後背幫她順氣。

容離不禁嗔了他一眼,「給個換氣的機會啊大兄弟。」

對於大兄弟這個稱呼,夏侯襄是又著惱又想笑,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又鬧。」

「嘿嘿,」容離笑眯眯的往夏侯襄懷裡一靠,「你說,咱們孩子跟著咱倆老往戰場上跑,會不會直接生一女中豪傑出來啊?」

說著,彷彿都能看到她家閨女肩抗一把大刀,大殺四方的樣子。

在現代,大家都知道胎教很重要。

可…瞅瞅她給她閨女做的是什麼胎教喲。

「以後怕是沒人敢娶吧…」容離小臉忽而一皺,等到了北狄大概場面慘不忍睹,她要不要給閨女換給溫和點的胎教場所?

容離現在間接性的多愁善感夏侯襄已經適應了,只見戰王爺輕柔的摸了摸她的發,嗓音極其柔和的說道,「沒事,咱們女兒長大后看上誰,我給她搶回來。」

「你當自己是山大王呀,」容離直接笑出聲來,「要是人家小伙兒不願意呢?」

「他敢!」夏侯襄那是說一不二的主,只有他閨女不願意的,別人還敢不願意,找死吧?!

容離笑個不停,不禁為未來女婿鞠了一把同情淚,攤上這麼個老丈人,算他倒霉,可是,「若是咱閨女沒有喜歡的人呢?」

沒地兒搶了吧?

「那我就養她一輩子,」夏侯襄低頭看著容離的雙眼,滿目笑意,「反正她娘我已經養的這麼好了。」

容離皺了皺鼻子,「那是我自己爭氣。」

「是是是,我們離兒最有本事了。」夏侯襄笑了起來,現在的離兒多了些小脾氣,比以往還要可愛。

夫妻倆就孩子未來有沒有人娶的問題討論了半天,卻忘了肚子里的娃娃到底是男是女可還沒確定呢。

終於在行軍的第四日,夏侯襄帶領的大軍與送糧的隊伍終於面對面碰上了。

押送糧草的御林軍首領尹初年,在看到如此壯觀的一隊人馬之後,目露疑色,戰王明明在東南邊疆打仗,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了呢?

因為行至官道的原因,再加上夏侯襄帶領大軍行進的方向,很容易便聯想到他們是要回京。

他們押糧出來,可是接到戰王八百里加急送回來的信兒,皇上在京里著急上火的。

現在戰王好像沒事人一樣的要回京城,是什麼道理?

尹初年眉頭皺了起來,眼見大軍越來越近,他下令讓押糧的隊伍稍作停歇,自己打馬前去,與夏侯襄進行交涉。

他心中不免有些惱怒,明明跟皇上說了邊關戰事吃緊,現在竟然不好好守著邊疆,反而往京里跑,難不成是被聯軍追著打過來的?

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自戰王征戰沙場以來,戰績擺在那裡,戰無不勝不是徒有虛名,所以他得問問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

問明原因后也好向皇上報備,另外皇上可是交給他任務的,若是能拿下夏侯襄或是抓到他的把柄,能進京時交給皇上定罪,那自然是最好。

尹初年行至大軍前,翻身下馬,抱拳行禮揚聲道,「御林軍統領尹初年,參見戰王。」

他的身份瞞不過戰王,還是自己報出來的好。

「上前說話。」夏侯襄騎於馬上,越過頭兵,看到了尹初年。夏侯贊能派他來運糧,及是情理之中也是預料之外的事情,夏侯襄目光看向尹初年身後不遠處,那一隊停在原地的押糧隊伍,一個個都是普通兵丁的打扮,然而站立的姿態和手扶兵器的動作暴露了他

們的身份。

夏侯贊派給他們的任務,怕是不只押運糧草這一項吧?

能將守衛京城的中堅力量派出來,夏侯贊膽子倒真是不小,就不怕萬一這隊人的行蹤暴露在有心人的眼中,他屁股下的那把椅子,可是有隨時易主的危險。

夏侯襄心思微動,表情絲毫沒變。

頭兵們讓出一條道來,尹初年走到近前,抱拳剛要說話,夏侯襄先他一步開口,「尹大人可是皇上派來送糧的?」

尹初年到嘴邊的話先咽了下去,點頭道,「回王爺,正是。」

夏侯襄輕輕揮了揮手,墨堯、墨陽二人帶了一小隊,直奔押糧的隊伍,尹初年大驚,正要開口,夏侯襄淡淡然的說道,「糧送到了,尹大人回吧。」

「慢著!」尹初年下意識的手按在了刀鞘之上。

「嗯?」夏侯襄的嗓音不大,可愣是讓尹初年打了個哆嗦。

他重重的吞咽了一下,心想著自己代表的可是皇上,戰王膽子再大也不能不將皇上放在眼裡,尹初年握著刀鞘的手緊了緊,感覺心中有了些許底氣,這才再次開口,「王爺,微臣有一事不明。」

按照常理來說,對方一定會問『何事』,可夏侯襄一向不安常理出牌,只見他緩緩看向尹初年。「你有事不明,與本王何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2章 與本王何干?

79.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