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塌了

第652章 塌了

夏侯贊找來兵部尚書,按照夏侯襄信里要求準備糧食,這次他可不敢弄虛作假,補的糧食數目不能和第一次比,他要是在這上面糊弄夏侯襄,那就真的太傻了。

順便,夏侯贊特意找來御林軍侍衛長,讓他領著一隊精銳人馬,扮作普通士兵的樣子,壓糧至邊關。

他們的作用可不止是運糧這麼簡單,夏侯贊命令他們,找機會將夏侯襄殺死,不論是在邊關還是在路途中。

總之,不能讓夏侯襄回京!

夏侯贊心裡憋著火,這次可是夏侯襄自找的,有之前派去的兩個監軍做接應,御林軍的功夫本來就不弱,希望能一舉將夏侯襄拿下。

他這也是冒著極大風險的,本來鎮守京城的事御林軍和禁衛軍兩隻軍隊,將其中一隻派出去,京城的守備便有了空子。

不過,幸好現在京中都是讓他放心的人。

御林軍當天下午便壓糧出京,走的是官道,行蹤很少會暴露。

這天,可能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天,也可能是老天故意可著勁兒的為難這夏侯一家。

原本一直平靜的鐘雲院,聚集了許多大夫,陸陸續續的還有太醫前來,南廂房內,夏侯銜一陣白一陣紅的,看不出喜怒。

他身旁的錦瑟,低著頭目光微閃,不知在想些什麼。

前兩日罕見的下了雨,雨水充沛,這在入冬時節是很少見的。

雨後天氣便會一天冷過一天,可能過不了多久,初雪便要來了。

接連兩日的大雨,帶走空氣里的污濁,第三日清晨,天光大亮,空氣里全是清新的味道,煞是好聞。

兩日前,夏侯禹約皖月府外相見,說是有好消息要告訴她。

皖月急急忙忙的收拾好,奈何下了大雨,她無法赴約,只能等天氣好了,再約夏侯禹相見。

這一等就等了兩天。

兩天後,皖月打扮好,從破敗的院牆處爬了出去,依舊在白麓閣相見。

兩人碰面后,夏侯禹將所謂『喜事』講與皖月聽。

夏侯銜最近做事太張揚,讓他的人拿住了把柄,正是犯了皇上忌諱的,雖說不會有大的懲罰,但被皇上責罰一番是一定的了。

皖月聽了夏侯禹的描述,不能說特別滿意,不過也算是有所行動,不再總是口頭給她承諾了。

若總是說空話,她真會發飆的。

念著夏侯禹還算努力的份上,皖月的臉色便緩和了不少,接下來自是一番溫存,夏侯禹調笑她今日在端王府生活不錯,身上豐腴了許多,他很是喜愛。

皖月輕哼一聲,不置可否。

只要見不著夏侯銜,她在哪兒都能過得不錯。

將近巳時末,皖月和夏侯禹才從白麓閣出來。

一前一後上了馬車,各自回府。

皖月原路返回,邊走邊回頭,以便確認沒人跟著她,轉過彎來她一轉頭,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

那裡,站著好多人,領頭的竟是夏侯銜和錦瑟。

原來,她早上跑出來的那處,不知為何竟然坍塌了。

皖月的心涼了半截,她一手扶著幕籬,想要轉身離去,卻聽身後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等等!」

王府的院牆都建在偏僻處,自洞口出來后,需走一小段,轉彎進入一條筆直的小道,再轉一道彎才能來到街市之上。

皖月自小道拐進來時,並沒有想到會是如此場面,是以,她的身形已經完全暴露了。

夏侯銜抬腿邁過殘垣斷壁,徑自向皖月的方向走去。

這裡是王府的院牆外,一處死胡同,等閑人根本不會從這裡過。

今日他得知院牆坍塌,還是離兒命人來報的,原本一處廢棄的院落,他沒怎麼在意,但離兒一直堅持讓他來看看,並著人修葺,他拗不過她,這才陪著她一起過來的。

錦瑟自打上次被皖月無端端找茬,心裡便一直不痛快,雖說她身份低微,可自打進府一直得王爺寵愛,王妃一點不顧王爺的面子對她責罰,當真是不講道理。

況且,她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一次意外事件,讓錦瑟本來平靜不爭的內心起了些許波瀾。

如若正妃不是一國公主,再或者她的身份若能高些,那正妃是不是就不敢隨意拿捏她了?

錦瑟心裡不順,就喜歡四處走走,也是機緣巧合,有一日,她正巧看到身著侍女衣著的皖月,鬼鬼祟祟的行至這一處廢院,她遠遠地看著,也不敢上前。

直到廢院里半天沒有動靜,她才敢偷偷將門打開一條縫,向里望去。

裡面有一處雜草正在晃動,沒多久,便重新歸於平靜。

錦瑟耐著性子又等了一盞茶的時間,這直奔那處雜草,她覺得皖月是從這裡出去了。

事實證明,她猜的沒錯。

錦瑟順著洞口也爬了出去,直起身來一看,竟然已經出了王府,她目光閃了一下,皖月為了出府竟然不惜鑽狗洞!

怎麼一府的王妃,不能大大方方從正門走呢?

錦瑟沒有多待,自廢院中出來,她得想辦法打聽打聽,皖月到底是什麼情況。

從小丫鬟的嘴裡,一向能打聽出來不少東西,木鳶沒有費太多的力氣,就將王妃被禁足的事情給套出來了。

這下錦瑟明白了,原來皖月不是不想從正門走,而是不能!

那麼,她為何要出去以及出去要見誰,這就不是她要關心的了。

錦瑟笑了,她只要將夏侯銜引過來,那接下來她只要看好戲便成了。

既然皖月找了她的麻煩,那她沒理由不回禮呀?

更何況,這次可是實打實的證據。

錦瑟並沒有因為激動而沖昏頭腦,她特地暗中觀察了兩次,確定每次皖月都會自廢院狗洞中爬出,一個時辰左右才會迴轉。

這次,錦瑟決定出手,正巧老天也在幫她,那處皖月爬過的狗洞,牆體已經被腐蝕的很嚴重了,錦瑟並沒有費太多力氣,便將牆體直接弄的散架。

跟在她身邊的木鳶本來看的就目瞪口呆,在知道她接下來要做什麼之後,更加佩服錦瑟。是以,當皖月回來,她第一時間便被夏侯銜發現,錦瑟看著直挺挺立在原地的皖月,心下嗤笑,皖月這次啊,恐怕…凶多吉少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2章 塌了

7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