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泥潭

第65章 泥潭

第65章泥潭

「是,」陸太醫一個哆嗦,他弔書袋的毛病總也改不了,「以微臣之見,針刺可有希望讓其恢復一二。」

「那就去辦。」夏侯銜揮了揮手。

「可…」陸太醫哆哆嗦嗦的又開口。

「有什麼話一併說完。」夏侯銜眉毛跳了跳。

「是,可依唐氏現在的情況來看,並不適宜施針,所以,臣等認為方葯更適合治療其現在的病症…只是效果不確定。」陸太醫終於將自己的意思說完了。

夏侯銜深吸一口氣,「那還不去開?」

提高的嗓音,還是暴露了他的火氣。

這些個老頭,一次話不說完,真是不耐煩跟他們交流。

夏侯銜起身回了內室,再跟他們待在一起,他實在擔心自己會被氣死。

陸太醫幾人老老實實的開了葯,又被人送回宮裡。

慕雪柔在後面等著,待夏侯銜進來之後,連忙迎了上去,「爺,怎麼樣?」

「唐氏是瘋了,太醫已經開了葯,不知效果如何。」夏侯銜走到桌邊坐下,慕雪柔連忙給他到了杯茶,又站在他身後幫他輕輕按著。

「爺,依柔兒看,唐妹妹身邊伺候的人也太不仔細了,這瘋病豈是一天得的?若是細細留意怎麼會一點兒端倪也看不出?」慕雪柔輕聲和夏侯銜說著話。

「這些下人是太大意了。」夏侯銜閉著眼,慕雪柔的手不輕不重,按的他很舒服。

「此時唐妹妹病著,若是再由這些人服侍,柔兒認為著實不妥,不如將唐妹妹院子里的下人都換了,再由柔兒找幾個妥帖的人照看著,說不準唐妹妹的病,能好的快些。」慕雪柔將自己的想法說了,等待夏侯銜的下文。

「還是你想的周到,就這麼辦,只是辛苦你了。」夏侯銜拍了拍慕雪柔的手,她就是心細,什麼都能安排妥帖了。

「爺跟柔兒道外不是?你我本是一體,何談謝不謝的。」慕雪柔撒嬌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夏侯銜低低一笑,回身將慕雪柔拉到懷裡,「是,你我用不著道謝。」

接著便重重吻了下來。

——沐芙院——

小桃清晨去拿取飯食的時候,路上碰到了交好的姐妹倚翠。

倚翠一臉興奮的將小桃拉住,並低聲道,「小桃,你知道咱們府里出什麼事了嗎?」

「什麼事?」小桃平日並不愛出門,所以知道的事情也不多。

倚翠就不同了,她在大廚房做事,什麼小道消息沒有,這不唐姨娘剛出點事,她就聽到了風聲。

「我跟你說啊,」倚翠四處看了看,確定沒人後才道,「唐姨娘瘋了。」

「什麼?!」小桃嚇了一跳,唐姨娘和自己主子交好,前兒些日子還來沐芙院找過主子呢,怎麼說瘋就瘋了?

「你小點聲,」倚翠趕緊掃了兩眼周圍,怕有人看過來,「我就跟你一個說了,你可別亂傳啊。」

小桃獃獃的點了點頭,實在想不通啊。

倚翠將秘密跟小桃分享后,便樂顛顛的走了。

小桃一路都有些迷茫,好好的人怎麼說瘋就瘋了呢?

待回到院子中,還有些魂不守舍。

「小桃?」容離看見小桃兩眼放空,一副不在狀態的樣子向她走來,便叫了她一聲。

接著就看到小桃連應都沒應,從她身邊走過。

……

這丫頭是怎麼了?

「丫頭?」容離拍了拍小桃。

「啊?」小桃這才回過神來,「主子您跟著我幹嘛?」

「我不跟著你,你就該被絆倒了,」容離指了指她腳下,「台階。」

「哦,」小桃趕緊抬腳,「多謝主子。」

「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出去一趟成這樣了?」容離奇怪的問。

「主子…」小桃包子般的臉皺了皺,倚翠不讓她亂傳,可跟主子說應該沒事吧?

「怎麼了?」容離看她話說一半,還一臉的為難。

小桃深呼吸了一下,湊到容離跟前,「主子,唐姨娘瘋了。」

「哦。」容離點了點頭。

哦!

完了?

「主子,唐姨娘不是經常來咱們院嗎,奴婢看您和唐姨娘還挺投緣的呀?」小桃有些不解,怎麼主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奇怪唐姨娘會瘋。

「丫頭啊,你還太小,等以後就明白了。」容離拍了拍小桃的腦袋。

她總想把小桃護起來,不讓她接觸那些陰暗的事情,端王府後院太亂,每一個人都帶著不止一副面具,絲毫沒有真心可言。

容離突然感覺有些厭惡,身處這樣的泥潭,她只想儘快脫身,片刻也不多待。

小桃本想繼續追問,可看主子的表情似乎有些…蒼涼。

她便不再出聲,在小桃心裡,現在的主子無論知道什麼都不奇怪,她只要在主子煩惱的時候逗主子開心就好了。

「主子,今天大廚房做了您最愛的桃酥,先嘗嘗?」小桃不想容離不開心,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

容離當然明白小桃的意思,她笑了笑,「好,咱們進屋。」

主僕二人,向屋內走去,小桃嘰嘰喳喳的說些什麼,容離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唐瑩安會瘋,當然是容離的傑作。

當初唐瑩安接近容離本就帶著目的,雖然起先容離不知她到底為什麼接近自己,但她知道一點,就是這端王府的人,不會有人真心的想和她這麼一個不得寵的王妃親近。

後院的派系很明顯,慕雪柔和容離。

明眼人都會跟慕雪柔站在一起,除了小桃和古娘子,其他人怎麼可能和她一條心。

尤其是夏侯銜的女人。

眼睛最是騙不了人的,容離在現代可不是白混那麼多年的,特種兵什麼人沒見過,就唐瑩安那點兒斤兩,她一眼便能看穿。

雖然唐瑩安的目的不明朗,但有一點是一定的。

她是慕雪柔的人,接近自己只是為了除掉自己。

之後容離裝作沒有防備的樣子,讓唐瑩安以為她放下了戒心。

更是順著唐瑩安的話音,提到了慕雪柔,也提到了她想引得夏侯銜注意的意思。

果然,唐瑩安動了。

給了她有問題的香膏。

香膏雖然看起來無害,香氣襲人,可唐瑩安送來了,容離怎會不加上小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下堂王妃逆襲記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下堂王妃逆襲記 下堂王妃逆襲記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章 泥潭

7.71%